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 体内- 塞着 不许取出 太大了

钟晓的私密处完全暴露在连俊宇的面前,这是她第一次在男人面前暴露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在梁凯面前,她完全没有想要和他亲近的欲望,梁凯每次的求欢,她都是直接或间接的拒绝了。被拒绝几次后,梁凯也没再提过,反正他们也快结婚了,结婚以后她就没理由拒绝了。 连俊宇看着她粉嫩的大腿内侧,忍不住伸出手碰了一下,钟晓的大腿也随之动了一下,好敏感的小家伙,连俊宇心里想,看着她这么嫩,应该没什么性经历。 这么想着忍不住深了一只手指进去翻弄了一阵,没有多深入就碰到了一层阻隔,还是处女呢。 帅哥医生在盯着她那里,还把手伸进去,好害羞,钟晓的身体一阵情动,一股热流涌出,感觉到自己羞耻的反应,钟晓条件反射地想合上双腿,被连俊宇按住了,“别动。” “怎么流水了?这么骚的小处女还真是第一次见,你的处女膜不会是做的吧?” “你……”钟晓感觉自己受了侮辱,想骂他,却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image.png

精彩内容:

“咳咳……”叶浩然闻言,脸上只觉得一阵火烧火燎的。

叶沧澜看到他的样子,忍不住咯咯而笑。

吃完早饭,由于叶沧澜的工作一般是在晚上,因此白天没什么事。

叶浩然想要去找宋子豪,不过却被叶沧澜阻止了。

“宋子豪的势力在海州可不小,”叶沧澜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你这样着急忙慌的冲过去,估计你没报仇,就被人家搞死了。”

“别跟我说你学了点武功就可以为所欲为,在这个世界上,有时候拳头并不能解决一切。”

叶浩然闻言坐了下来,他知道叶沧澜所说的都是实话。

“报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你这几年都熬过去了,这几天还熬不住吗。”叶沧澜说着,伸出右手,在叶浩然的脸庞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很温柔,很光滑。

“想要报仇你最起码得知道他在哪里,以及他身边的安保情况,我可不希望你冒打冒撞冲了进去,然后留下一具尸体。”

“这几年我都一直在找你,我不想再失去你。”

叶沧澜的话语刺到了叶浩然的心扉,感觉到心窝里面有一股微微的酸痛。

两人四目相对,温情脉脉。

只不过这个时候秃老六来了。

“澜姐,”秃老六看了一眼旁边的叶浩然,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冷光,“权哥中午在天上人间订了包间,想请澜姐,叶兄弟赏个脸,不知可否。”

叶沧澜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光芒,对于这个马福权她是有些了解的,典型的笑面虎,喜欢搞些阴谋诡计,越是这样的人越难纠缠。

“如果我说不呢?”叶沧澜要订这一场饭局一定不会那么简单,她不想让叶浩然掺和着其中。

“澜姐,这也是豪哥的意思。”秃老六依旧不卑不亢的说道。

夜苍澜的脸色微微冷了下来,如果只是马福权的话,她也需可以拒绝,但是赵国豪她肯定是拒绝不了的。

虽然叶沧澜并不想承认,但是这些年她能够在海州混的风生水起,那些地痞流氓并不敢招惹她,这其中很大的原因就在于赵国豪这个城南王。

“姐姐,既然有人请吃饭干嘛不去。”叶浩然已然明白叶沧澜的心中担忧,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旁边的秃老六,看到叶浩然的亲密动作,眼中的冷光更深了。

叶沧澜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但见到叶浩然坚持,也不再说什么。

“那好,澜姐,中午我们在天上人间不见不散。”

秃老六退了出去。

“你这个小混蛋,马福权这人就是个笑面虎,他宴请我们肯定没好事儿。”叶沧澜回过头,面对微怒,“我想赵国豪一定是知道了我们之间的事情,按照他的性格,他肯定不会容许你的存在的。”

“他不容许我的存在,难道我就容许他的存在吗?”叶浩然的眼中猛然爆发出一股精光,挺了挺自己的胸膛,右手轻轻地拉住叶沧澜的手,“姐姐,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任何人想把你从我身边抢走都是不可能的。”

叶苍澜的身子猛然一震,眼中微微泛着光。

“小混蛋,你真是让姐姐不省心啊,可是姐姐就喜欢你。”

时光飞逝,正午时分。

叶沧澜和叶浩然两个人携手来到天上人间,原本站在外面迎接的秃老六看到这一幕,眼睛里面豁然闪过一丝精光。

“澜姐,叶兄弟,里面请。”

进入到包间,叶浩然轻轻的瞟了一眼,在包间的门口站着两个保镖,这两个保镖穿着统一的黑色着装,戴着墨镜,太阳穴凸起,看样子是两个练家子。

在包间里面还坐着三个人,最中间的是马福权,叶浩然之前见过。

在马福权的左边坐着一个穿着唐装的男人,戴着一个圆形墨镜,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身上散发着一股阴柔的气息。

马福权的右边坐着一个约么20多岁的青年男子,皮肤白皙,穿着一身洁白的豪华品牌, 目光停留在手中的手机上面。

“澜姐,请上座,叶兄弟,你也请坐。”

叶沧澜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马福权轻轻的打了个响指,外面早已经准备好了,服务生开始陆续上菜。

“嗝——”

叶浩然坐在那里,看着满桌子的丰盛菜肴,忍不住打了一个嗝,拿起筷子夹起一块儿肉,吧唧吧唧开始大快朵颐。

“真是没见过世面。”旁边的那个白面小生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厌恶的神色,放下手中的手机,“主人都还没有说话,你就开始动筷子,难道你爸妈没有教过你礼数吗?”

“呵呵,这顿饭既是请我们吃的,我现在正好饿了,为什么不吃呢?”叶浩然头也不抬的说道,“我就讨厌你们这些虚伪做作的人,既然是请客吃饭,难道不让我吃吗?”

叶浩然说着,手中的筷子停顿在半空中,抬起头看着马福权,“您说呢?”

“哈哈,叶兄弟果然豪爽,性情中人,”马福权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异色,反而是站起身来给叶浩然斟了一杯酒,“叶兄弟,昨天在酒吧的事情,手底下的人多有冒犯,还请你不要见怪,这杯酒算是我敬你了。”

叶浩然端起酒杯,轻轻的环绕着,然后慢慢的放下来:“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我不喜欢弯弯绕,这不明不白的酒,我可不想喝。”

夜苍澜眉头一皱,叶浩然还是锋芒太甚了。

她正想说话,叶浩然却伸出手阻挡了她,“姐姐,我想权哥这次肯定是怀有目的吧,既然是有目的的饭局,那就先把目的说出来,不然我吃不好这饭。”

“好,”马福权哈哈一笑,放下手中的酒杯,“叶兄弟果然豪爽至极,既然这样的话,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昨天我在酒吧见叶兄弟身手了得,实不相瞒,如果叶兄弟不嫌弃的话,可以来我这里,我给豪哥做个引荐,我相信,凭借叶兄弟的身手,在豪哥的手底下一定会大展身手……”

“我知道了。”叶浩然微微一笑,“就是想拉我入伙呗,我想知道,如果我加入你们有什么好处?”

“不要给脸不要脸,”旁边的那个白面小生嗤笑一声,“能在豪哥的手底下工作,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你竟然还在这里推三阻四,如果不是权哥说你有点儿本事,信不信我能现在捏死你。”

这个白面小生叫做钱超,是马福权的左膀右臂之一,而另外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唐装男人叫做胡建,是典型的人狠话不多的代表。

“哦?”叶浩然瞟了一眼旁边的马福权,后者的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并没有阻止的意思。

“什么叫给脸不要脸?”叶浩然把目光停留在钱超的身上,忽然间露齿一笑,“就算给脸,我也是给正常男人的脸 ,但是我不明白你这个娘们儿脸的男人为什么在这里叫嚣呢?”

“啪!”

此言一出,钱超眼中的怒火瞬间升腾了起来,猛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霍然站起身:“小子,你他妈的再把刚才的话说一遍。”

“怎么没听清楚吗?我说你这张娘们儿脸的男人有什么资格在我这个阳刚男人的面前叫嚣呢?”叶浩然微微一笑,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菜,然后吧唧吧唧嘴,“我就不明白了,好好的男人不做,非要把自己娘化,娘化也就算了,还把自己搞得高人一等似的,典型的狗仗人势。”

“好,好,好,”钱超气的脸色发白,不过片刻之后,嘴角便勾起一丝冷笑,“小子,我听权哥说你很能打呀,我倒是很想会会你。”

“怎么,想打架吗?你不够格儿。”

“如果加上我呢?”在旁边的胡建终于说话了,轻轻的摘掉自己的墨镜放在桌上,“我是一个大老粗,但是我知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权哥想要把你招进来,那是权哥看得起你。”

“但是作为权哥的左膀右臂,我们有义务替他考核一下他要招收的新成员。”

“权哥,这就是你请我们吃饭的目的吗?”旁边的叶沧澜终于忍不住了,“你们这是……”

“姐,”叶浩然微微一笑,“我可以接受你们两个人的挑战,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马福权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精光,他搞不明白叶浩然想干什么。

“我如果打败了他们两个,我可以到你手底下混,但是他们两个必须得听我的话。”

“小混蛋,你想干什么?”叶沧澜的脸上流露出担忧的神色,“你没事儿就当什么混混啊……”

“姐,”叶浩然回过头看了一眼叶沧澜,“这事儿我回头再跟你细说。”

赵国豪不是省油的灯,叶浩然不相信他可以轻易放弃叶沧澜。

当然,叶浩然更不可能放弃,但是他身在海州,这是赵国豪的地盘。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叶浩然不傻,他还要报仇,要报仇就得有实力。

虽然暂时委身城南王,但却也能暂时站住脚,摸清海州的情况,再做打算。

“怎么样,这个条件你可答应?”叶浩然想到这里,眼中闪烁着精光,定定的看着马福权,“既然你们想招拢我,也得让我的能力和我的地位相匹配吧。”

“如果你们只是想要一个打手的话,还不如去大街上找些流浪汉呢。”

“权哥,答应他吧。”钱超的眼中闪烁的冷光,右手紧紧的攥着,“我倒想看看这小子到底有多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