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在桌上低头含住胸前的樱桃-民工强迫校花的处

“别乱摸……”妈玛声音很小,但却守着她的底线。我虽然有些失落,但并没有太坚持,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于是双手继续往上攀摸,在抚摸了她那没有一丝赘肉的平坦光滑的小腹后,终于抵达了她那傲人的双峰之上。“小飞,你再乱摸,我就真生气了。”妈玛突然睁开了眼,突然起身,满脸羞恼地看着我。我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以为她发现了我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龌龊,正在我举足无措的时候,她却只是推开了我的手,便又躺了下来。妈玛慵懒地打了个哈欠,软绵绵地说道:“今天坐了一天动车,舟车劳顿的,有点犯困了,想先睡会,你快回屋去。”我现在特别后悔,为什么非要租个两室一厅,要是租个单间,那就可以跟妈玛同床共枕了。

image.png

精彩内容:

叶欢闻言愕然,仔细消化了这番话后,他有些恼怒,就瞪着尹诗。

尹诗一下就咯咯笑了:“哎呀,不是吧?叶欢大哥呢,你居然脸红了。”

叶欢起身就走,尹诗更是得意,随手比划了一个V的手势,嘴里耶了一声,笑呵呵地说:“总算扳回一局!”

叶欢当没有听到。

可尹诗继续跟在后面,嘴里还问:“叶欢大哥,那个啥多少钱,你一个大男人去超市买这玩意,肯定难为情,我一定要退你。”

“十五元。”

“哇,真要收钱啊?”

叶欢还没有说话,忽听从大门边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然后又是一声脆响,接着一声闷响,唬得尹诗跳起脚就朝外跑,等叶欢慢悠悠走出来,尹诗已经扶起倒在地上的肖兰,嘴里说:“大黑,这是朋友,是朋友。”

见叶欢出现,眼睛还乱看,肖兰气呼呼的,急忙用一只手把她的黑色裙摆朝下扯,遮住她腿,另外一只手则使劲拽紧尹诗,尖叫道:“这是哪来的一只恶狗!?”

“大黑不是恶狗,他很乖的。”

“怎么不是!?吓死我了,还乖!?快把他牵走,我不要看见它!”

尹诗为难地看着叶欢,叶欢却无所谓地转身回了房间,大黑继续坐在那里狠狠地盯着肖兰。

“尹诗,你还不把这畜生牵走!”

“兰姐,这是叶欢大哥的……”

“哪又怎么样?”

尹诗小声地说:“可……从今天开始,这房子的使用权属于他。”

“我才是屋主!”

尹诗压低了声音:“可我们已经租出去了,除非毁约……”

“什么毁约?把钱全退给他,让他现在就走!”

就听叶欢在卧室里懒洋洋的说:“难怪有人说中国人没有契约精神,啧啧,果然……”

肖兰被噎得气急败坏,怒道:“尹诗,你看它是什么眼色?好像它是这里的主人一样?就算房子租给他了,可我是小偷吗?”

“可事实上他是主人,兰姐你忘记我们只租了这里的一个房间?!”

“我是说这只狗!”

“可打狗还看主人呢。”

“天啊,我要疯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糟糕,我的香水,肯定碎了……”

尹诗早就嗅到满房间的香味,她过去捡起那小塑料袋,为难地看着肖兰:“兰姐……”

“快找一个空瓶子来啊!唉,我就不该答应把房子租给他,这下惨了,我精心装修的房子呢,保证被这人和狗败落的。”

尹诗陪着笑脸:“有只狗也不错啊,起码夜里安全,上个月有小偷半夜翻到隔壁那一栋,吓死人了,而现在我们有大黑,小偷还敢来吗?大黑,这是朋友,你去玩吧。”

可惜大黑根本没理会,尹诗尴尬不已,好在叶欢即时在房间里吹了声口哨,大黑这才缓缓地离去。

没有大黑在眼前虎视眈眈,肖兰镇定了许多,她气恼地说:“还说盯着他,有这只大狗,我们怎么盯?唉,小诗,走吧,我们回公司,早知道我就不该上来。”

“兰姐,不介意晚上公司的聚餐多一个朋友吧?多个人添双筷子呢。”

肖兰怒气冲冲地说:“我介意,很介意!”

肖兰起身摔门而去,可听到那砰的巨响,她又心疼她的房子,长长吸了好几口气这才镇定下来,等到尹诗追上来她哼道:“只要小丫的抚养权到手,就是毁约赔钱我也要赶走他!”

“兰姐放心吧,要不了几天,姓李的肯定就乖乖地没有任何条件把小丫送回来。”

“但愿如此。”

这几个月肖兰为了那个人弄得身心疲惫,不仅没有精力来管理公司,公司的股权也是假装转给了别人,以致公司业绩明显下降,现在终于拿回公司,今天又是第一天上班,为了鼓舞士气,晚上公司全体员工聚餐,酒席间一阵勉励后,她又安排了去KTV的活动。

肖兰是老板,一贯以严厉的态度出现在大家面前,经历了婚姻破裂的教训后,她也有些感悟,就想趁这个机会,改变一些大家对她的看法,可她才进了歌厅,接了一个电话,耐着性子说了好一阵后把尹诗急急拉了出来,说:“一会张律师要来。”

尹诗惊讶地看着肖兰:“他怎么会来这里?”

“嗯。今天我喝了酒,没有精力应付他,我就先走了,等一会他来了,你就说我忽然肚子疼,回家了。”

尹诗眼里有醒悟,点点头:“好。”

“你们慢慢玩吧,大家今天都要尽兴。”

“好……兰姐,你现在回家?”

“嗯。”

“可我担心张律师知道了会追到你家去……不得不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