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从哪里进具体点-租房晚上听到拍拍声

没等陈瑶有所反应,刘丰便摇摇晃晃的拉着陈瑶往浴室走。陈瑶知道刘丰这是喝醉了,但是看到刘丰走路都走不稳,她担心刘丰会在浴室会摔倒什么的,只好扶他到浴缸躺下,再帮他放水。放水的时候,陈瑶尽量的不去看刘丰那里,等水放好后,她转头再看刘丰,却发现他眼睛微眯,轻声的打起鼾声了,好似睡着了。这可怎么办呢,自己也不能任由他在这里睡,要是一个不小心滑下去溺水了,那就危险了。所以,陈瑶只好帮刘丰擦洗上身,洗到腰部,突然她发现刘丰那个地方在慢慢的变大……陈瑶羞得面红耳赤,但是这次的距离更近,明显看的更清楚……她沉静多年的心像是被点燃了一团小火苗一般,加上震惊刘丰的尺寸,莫名的想让她忍不住伸手去摸了一下,那炙热的感觉,让她心里对哪方面的渴求,如洪水般溃堤。陈瑶不断告诉自己,她只是帮姐夫清洗一下,只是照顾。

image.png

精彩内容:

苏若水问怎么是我这个窝囊废,我心里并没有生气,我早就习惯了,而且她的口气明显不像鲍雯那么鄙夷,她只是学鲍雯给我的一个称呼。

我脑子转的飞快,想要想一个两全之计,但我压根就没辙。

我很想告诉苏若水,叫她老实点,别反抗,我不会动她,我们一起想办法离开。

但我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我猜测房间里肯定有摄像头,黄三不可能真的就放任我自己来,他肯定在监控我。

想到这,我就豁出去了,刚好这时苏若水也挣扎着坐起来了,她张开了嘴,似乎想要喊救命。

我把她放倒,用手卡着她的脖子,同时用眼神示意她,敢整出动静,我就弄死她。

苏若水不像鲍雯那么强势,顿时她就慌了,她忙朝我摇头,示意我她会老实的。

我按着她,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然后我就猛的一把将苏若水给抱住了,将她搂在了怀里。

她以为我要吃了她,开始再次挣扎了起来,而我就这样装作和她厮打的样子,苏若水很快就被我给拖到了卫生间里。

我是故意这样做的,因为我觉得卫生间里应该是安全的,不会有监控。

进了卫生间后,我才突然将她给抓住了,我牢牢的用手捂住她的嘴,然后用手指头放在自己嘴上,朝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苏若水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看出来我有话要说,加上她也有点害怕,就没再反抗,而是眨了眨她那水灵的大眼睛,示意我有话快说。

于是我就打字给她看,我说:我不是对你动了心思,我是被逼的,是黄老板把我派过来的,他要我跟你那个,还拍下视频,要是我不照做,他会打死我的。房间里肯定有监控,所以我才会把你拖到卫生间里,跟你解释。

苏若水狐疑的看着我,似信非信,我继续打字说:我有必要骗你吗,要真是我想,就你刚才那样子,我早就不会留手了。

她俏脸一红,我忍不住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很快她就打字问我:那我们该怎么办?要不我报警?

我打字说:你想害死我啊?现在外面肯定有黄三的人守着,我们只有假装那啥,把视频录了,先蒙混过关,把你救出去。

苏若水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胸,然后才忌惮的看着我,问我:你让我真的跟你?我不会答应的!

苏若水的模样真的很吸引人,我忙将视线别到一旁,继续打字说:不是啊,我们就是真戏假做,拍一个假视频,蒙混过关。

她立刻就懂了,但还是有点犹豫,我瞪了她一眼,指了指外面,意思就是说她要是不答应,我们都得死。

她最终答应了下来,于是我们就是一阵‘拉扯’,最后我才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掏出手机开始录了起来。

苏若水的演技很高,她开始尖叫求饶,而我自然是假装听不到了。

而我拍摄的角度很好,看起来我们真的在那啥,其实只是表演。

我们一直演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最后苏若水才瘫在了马桶上,不得不说她演的太逼真了,还在马桶上颤抖了几下,弄得我差点没控制住自己。

结束后,我们简单整理了一下衣服,我就拎着她拖出了卫生间。

苏若水一直在那低声抽泣着,也不知道是真的委屈了,还是在演戏。不过瞧着她那幅模样,再心狠的男人都会心疼。

我把她扶了起来,然后我们就一起出了房门。

刚准备走,突然就从走廊一侧走过来一个人,居然是张浩。

我知道肯定是黄三派他来监视的,和我猜的一样,他不会轻易放我们走,是需要验收战果的。而他派张浩过来,也说明黄三这人真的很奸猾。因为他既然把这事交给张浩,说明他还挺信任张浩的,之前将张浩开除,可能只是做做样子,难怪张浩那么快又回来上班了。

张浩直接来到了我们身旁,他将早就打好的字给我看:好了没,录的视频呢?

于是我将刚才拍的视频给他看,他边看边笑,跟看小电影似的。

我拿回手机,示意他我要走。

他摆了摆手,让我走,于是我就扶着苏若水准备继续走。

不曾想张浩上来就在我后脑勺上狠狠拍了一巴掌,边拍嘴上还说着:“王八犊子,爽完了还想带走。想得美,老子我还没爽呢。”

说完,他一把抢过了苏若水,将苏若水重新推进了房间。

苏若水嗓子都有点哑了,她边推张浩,边喊道:“放开我,拿开你的脏手,别碰我。”

张浩阴笑一声,说:“给老子装什么纯啊。刚完事了,现在却反抗?一个残疾人能,老子不能?”

张浩说的真脏,气的苏若水拼命的想咬他。

眼看着张浩已经伸手出去,最终我心一狠,也豁出去了,我决定救她。这甚至无关拉拢,我真的看不过去一个女人被这样欺负。

刚好一旁就是消防栓,放着一罐子灭火器,于是我猛的就抓住了灭火器,然后冲进了房间。

当时我已经完全愤怒了,联想到之前张浩打我,我猛的就将灭火器砸在了张浩的头上。

砰的一声响,张浩的脑袋瞬间就被砸出了血,鲜血汩汩往外冒。

张浩扭头看向了我,一脸不可置信。

他张嘴想要骂我,可一个字还没说出来,他就昏倒了。

我吓傻了,大脑一片空白,我感觉这一次比上次打黄三还要狠,可能真闹出人命来了。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目光呆滞,而苏若水则快速从床上爬起,她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拉着我就往外跑。

我这才回过了神来,跟着她一起跑。

很快我们就跑到了大街上,苏若水拦了辆车,上车后她报了个地址,我们就离开了那里。

我坐在车上,心情一直得不到平静,心里害怕急了。

而苏若水比我快的冷静了下来,她第一时间打电话叫了120,我就在心里一直祈祷,希望别弄出人命来。

很快就到了苏若水说的那个地址,这是一个单身公寓,是苏若水的住处,我已经稍稍冷静下来了,迷迷糊糊的就将她送进了她家。

也许是感恩我救了她,她留我在她家待了一会,给我倒了杯水。

我依旧有点浑浑噩噩的,呆愣的坐在她家沙发上。

我喝了口水,苏若水则将手机给我看,她说:一直以为你是个窝囊废,没想到你还挺爷们的。

我依旧没完全缓过神来,端着水杯的手都在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