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渴男女办公室激战(萧雅方鹏)两个人一前一后的

当他发现萧雅正在默默哭泣,忍受着莫大的疼痛时,方鹏也停止了自己的动作。他低下头来,一下下亲吻着萧雅的眼角,将她留下来的泪珠,一滴滴含进口里。短暂的温柔让萧雅停止了哭泣,更是让她觉得,眼前的这个大男孩儿要比自己的丈夫懂得疼惜自己。半个小时后,在萧雅一阵又一阵婉转的娇啼声中,她的娇躯开始止不住的剧烈颤抖着,又是几分钟后,萧雅总算停止住了娇颤,可胸脯依旧在此起彼伏着,鼻息间传来魅惑的闷哼声。与此同时,方鹏也低喝一声,随即瘫软在萧雅那柔软温热的娇躯之上,重重的喘息着。一时间,整个卫生间都散发着一股靡靡之味

2020-1-19 11-09-41.png

精彩内容:

爷爷从小就是重男轻女。

哪怕她从小门门功课都是第一,可爷爷从没正眼看过他。

她一直都很努力很努力,就是为了证明,巾帼不让须眉。

最后,还是抵不过大伯二伯的几句话,说她年龄不小了,该找个上门女婿结婚,生孩子了。

她也想反抗,想离家出走。

可是,一看到爸爸的样子,她就不忍心。

一旦没有了家族经济来源,爸爸妈妈都会流露街头。

家里的房子都要被爷爷收走。

所以,她不能,也不敢。

“我说你们快点,磨磨唧唧的。”一个林家的亲戚开门骂道,“赶紧出来见客人。”

潘美和林涛,林朵朵走出房间。

此刻,林家大厅,宾客云集,人声鼎沸。

林老端坐正中央。

精神抖擞。

大厅,还有一个临时搭建而红色的小舞台。

挂着大红喜字灯笼。

大厅布置得喜气洋洋。

“新娘出来了。”

马上,宾客们一个个看着走出来的林朵朵。

林朵朵不仅相貌出众,气质也是极为出众,一出现,立即引起不少男子赞誉之声。

林朵朵只觉得耳膜要炸开,脑子一片空白。

她的双手紧紧捏着。

嘲笑吧,侮辱吧,只要我林朵朵不死,必有出头之日。

“爸,人已经选好出来了,名单这里,保证是最佳孙女婿。”大儿子林斌拿着一张小纸条上来,恭敬递给父亲。

林斌的嘴角露出一丝冷漠讥笑。

林朵朵啊,林朵朵,我给你选这个老公,一定会让你身败名裂的。和我斗,你还嫩着呢。

林老点点头。

林斌快速的走到了林涛一家人前面。

假惺惺的说道:“三弟,弟妹,恭喜你们啊,选了一个乘龙快婿,我儿子都没女朋友呢,老爷子这是偏心你们啊。”

潘美很巴不得上前撕了这人的嘴脸,可还是笑着说;“多谢大哥帮我们选人,我们感激不尽。”

“朵朵,你高兴地都哭了啊,没事,人生第一次,激动在所难免的。”林斌笑着说。,

林朵朵僵硬的笑容,看着眼前春风得意的大伯,不敢触及锋芒,“谢谢大伯帮我选好老公。”

“这个是我和你二伯一起选的,我们的眼光都一致,你以后也要多谢谢你二伯。”林斌说,“行,你们去那边找个位置坐吧,叫你的时候再上来。”

即便是林家一份子,但是他们就坐的地方还是边角落。

林老上台了。

“各位。”

全场安静下来。

“首选我很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来到我林家府邸参加我孙女婿林朵朵的找招贤纳婿的婚宴,谢谢大家。”

如雷般的掌声。

这掌声在林朵朵听起来,分外的刺耳。

从没有正眼看过她的爷爷,居然亲自为她找孙女婿,这真是一件可笑又可悲的事。

她的命运就真被爷爷操控了?

不,

可是,一触及爸爸那祈求的目光,林朵朵就心软。

她可以潇洒走人了,爸爸怎么办?

爸爸的身体不好,每月都要固定去医院拿药,光是这一笔开销,都足以致命。

她不能为了自己一时之快,而让父母深陷水深火热之中。

“经过了层层选拔,刷选,终于,我们林家挑选出了一个好女婿,他,即将入赘我们林家,成为上门女婿,他叫周宁,现在,请他上场。”

林老大声宣布名字。

“大哥,恭喜你帮三弟选择了一个好女婿。”

前排一个桌子。

林文对大哥双手抱拳笑着道。

“老二,瞧你说,这也是有你的功劳在里面,是你慧眼识珠啊才发现这个好女婿啊。”林斌目光残酷的笑容。

周宁,就是这些女婿之中最废物的一个。

一穷二白。

没爹没娘。

当然,这不足以打动他们。

而是,周宁患有羊癫疯,一旦发作,那样子非常的可怖。

其他人都是社会垃圾,废物,可没有一个患有羊癫疯的,只要周宁和林朵朵生下孩子,他们的孩子必然也会有羊癫疯,那个时候,就可以名正言顺把林涛一家人赶出家族了。

估计,老爷子那个时候也会气得不行,哈哈哈。

这真是一石二鸟之计。

周宁走上了舞台,一脸憨厚的笑容。

他是真的开心。

终于,可以再一次见到那个小女孩了。

她长大了,可是那那一双清亮动人的眸子还没有变。

她的善良还是没有变。

即便遭受如此的不公,为了父母,她低下头。

可是,周宁能感受到林朵朵那眼睛深处一抹火焰。

那是不甘心,不认命的火焰。

“他就是林家挑选出来的孙女婿啊,看着凑合。”

“嘘,你们这是看外表而已,我听说,这个人死爹死娘,还患有羊癫疯呢,傻子一个。”

“我去,这么狠啊,这林朵朵也真是可怜。”

“我听说不止羊癫疯呢,脑子好像被牛踢过,傻乎乎的。”

“可惜了这么一个大美女被一个废物毁了一生。”

“你们小声点。”

闲言闲语的话还是风一般传到林涛一家三口耳朵里。

林涛,潘美,气怒,却无奈接受。

林朵朵看着舞台上那个比她年长五六岁的男子,内心无比凄苦和悲凉,脸上早已经是泪水一片。

可林朵朵的泪水在很多人看起来是激动喜悦的泪水。

“林朵朵,上台。”林老也是很满意这个周宁,人长得还是可以,憨厚,老实的样子。这样的男人适合过日子。

林朵朵起身,挪着灌铅双腿。

一步一步的走上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