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伸向两个人的结合处(徐良才王秀梅)真想把你给做烂

夜风习习,西沟村笼罩在一片洁白月光之下,静谧安详。村长老张家,徐良才正与他推杯换盏。“秀梅,秀梅,快出来,把那黄鳝炖了。”一个苗条的身影从里屋走了出来,披散着头发,满脸倦意,身上穿着一件白汗衫,胸前圆鼓鼓的,走起路来一颤一颤,腿上穿着个黑短裤,两条大长腿又白又嫩,一边走一边打着哈欠:“都几点了,还在喝。”一看到王秀梅,徐良才的眼神就有点飘了,王秀梅是镇上初中老师,今年二十七八,人长的秀气可人,平时不显山露水,没想到这胸居然这么大,要是能搂在怀里揉两下,不知道有多爽。王秀梅揉揉眼,俏脸一红,小声说了句:“良才过来了啊。”同时迅速拿起黄鳝袋子,扭着小腰进厨房去了。看着她那肥硕的屁股,徐良才小腹涌起一股邪火。老张眼睛盯着自己媳妇丰腴的背影,嘴上却问徐良才:“你觉得你秀梅嫂子长的咋样,漂亮不漂亮。”

2020-1-20 16-15-45.png

精彩内容:

睁开眼,云楚梨半天也没反应过来,她堂堂影后级别的大咖,竟然穿越到青楼,成了一个徒有外表的花瓶歌姬?

这什么套路!

“来人,把这个贱人给我绑了!”

突然一声巨响,云楚梨的房门被人暴力踹开,扇子姐拎着麻绳凶神恶煞的闯进来,看到云楚梨她眉毛一拧,“还在这清闲!妈妈交代了,今天就是死也得给她扔到钱大人的床上,你们几个还不动手!”

几个手脚粗实的婆子冲上来,云楚梨眼神一寒,一脚踢开一个,“你们是什么东西?”

扇子姐没想到云楚梨平时柔弱的,竟然有这么大的劲,转眼哂笑起来,“你?一个即将任人践踏的妓,不要再徒劳的反抗了,从进了花庭舫妈妈给了你足够的时间适应,是你自己给脸不要脸的!”

话没说完,扇子姐突然感觉左脸一疼,转眼一个大红巴掌便印在上面。

“嘴巴不干净,就要打。”云楚梨揉着手腕,不等扇子姐回过神,她又是几巴掌扇过去,瞬间打的她嘴角流血,脸颊肿起老高。

扇子姐显然没防备,整个人气的跟筛子似的,“你给我等着!”

不到一刻钟,云楚梨的房门再次被人推开。这一次阵仗有些大,带头的是个穿着水流纱裙的美丽女子,身边的正是刚才被掌掴了的扇子姐,“尤萧,这贱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云楚梨猛地一抬手,吓得扇子姐直往后退。

尤萧立马变色,“云楚梨,你未免太嚣张了!在青楼装什么清高,今天我就替妈妈先给你开苞,看你还在这矫情!”尤萧手一挥,她身后钻进来几个五大三粗的男子,竟然是一脸猥琐的朝云楚梨行来。

云楚梨脑子一震,转眼被两个大汉攥住手掌,“你们赶紧放开,不然我不客气了!”

尤萧嗤笑一声,捂着嘴笑的花枝乱颤,“几位哥哥,好好招待招待我们楚梨,她可是第一次呢!”

嘶啦一声,云楚梨感觉下身一凉,身下的裙摆竟然被直接扯掉,露出雪白的一双美腿来。

两个大汉当下双眼放光,撅着臭嘴就凑了过来。

云楚梨一个回肘,将那大汉的嘴巴打歪到一侧,随后翻身而起跑到门口,却一头撞进了尤萧的怀里。

云楚梨想也没想使劲的把尤萧撞在门框上,剧痛让尤萧瞬间暴怒,“给我抓住她!”

云楚梨再次被两个人拖到床上,就在云楚梨以为自己真要落入他们手里的时候,忽然那个扇子姐慌张的跑进来,“不好了!锦锦衣卫来了!”

楼下已经被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团团包围,云楚梨一下楼,便看到最前面的那个气势不凡的男人。

王妈妈谄媚的掐着手绢,一身骚气的扑在百里夜楼身上,“三殿下!你说我这里有细作,那怎么可能呢?这里只有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个保个的都是自己人!”说完用猪蹄似的手指点在百里夜楼的胸口,却被一只钢铁是的手掌猛地攥住,“别在这耍花招,你们几个,给我搜!”

百里夜楼一抬眼,便看到楼上下来的几个人,其中便有露出一截大腿的云楚梨。

尤萧一看到百里夜楼,一身的狐媚气都被调动起来,花蝴蝶似的扑向他,“三殿下!您可想死萧萧了!”

云楚梨一身鸡皮疙瘩,没想到贪官当道,连锦衣卫都是青楼的常客了!

百里夜楼察觉到女主的表情,心里生出一股怒气,甩开尤萧的胳膊,“都站到那边去!”

尤萧冷着脸嘟囔一句“不解风情”,也只能乖乖地靠边站。

等锦衣卫从楼上下来,百里夜楼冷着一张俊脸,对着楼下的每个人道:“这里的人当中,隐藏着通敌卖国的细作,若是有人隐瞒,那就是杀头的死罪,本宫再给你们最后一炷香的时间。”

说完百里夜楼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等待时间。一炷香被点燃放在大堂中间,人群里不断有人小声的议论,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

云楚梨站的久了只觉得两腿发凉,下意识的往回缩了缩,接着她感觉自己动作太大下意识的看了百里夜楼一眼,却见他的一双冷眸紧锁在她的身上。

“一柱香的时间,马上就到了”

百里夜楼的话声刚落,云楚梨忽然感觉腰上一顶,一股大力把她从人群里推了出来。

人群猛然爆发一阵唏嘘,百里夜楼的目光瞬间停留在她的身上,“真的是你。”

云楚梨回头看了尤萧一眼,她诡计得逞的表情还没来得及收回。顿时让云楚梨心里恨意涌动,可眼下自己就要被杀头了,她也只能先想对策。

百里夜楼步伐缓慢,却每一步都带着杀气。等他靠近的时候,云楚梨几乎不能呼吸了,当下灵机一动,猛地跪在百里夜楼脚下,一双美眸瞬间眼泪直飙,“大人!求你一定要救救小女子啊!”

百里夜楼一蹙眉,看到膝下的女子腿上全是淤青,手腕也是红痕累累,顿时升起一丝气愤,“可是有人强迫你了?”

云楚梨眼泪擦到一半,心想这男人不算太笨,当下哭的更是凄惨,“大人!小女并不是这青楼里的女子,是她!她们把我强取豪夺过来的,非要逼着我去陪那个钱大人,大人,你要还小女的清白啊!”

百里夜楼猛地抬头,对上视线的妈妈和尤萧皆是摇着头摆手,“三殿下,不是那样的!这贱子是自己甘愿的,我们没有强迫她啊!”

云楚梨低着头冷笑一声,故意掀开自己胳膊上的伤痕,这都是前几天尤萧和妈妈派人下的手,此时看着新伤旧痕格外狰狞。百里夜楼的目光接触到那伤痕,忽然想起一些不好的回忆,脸色顿时漆黑下来,“光天化日,强抢民女,把她抓起来,收押待审!”

王妈妈挣扎着被人抓起来,却被尤萧一把拉住,“王妈妈!昨天李大人赏我的金锭子你还没有给我呢!”

云楚梨期期艾艾的抬起头,正对上百里夜楼冷漠的目光。

云楚梨忽然感觉心脏柔软了一下,她似乎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疼惜?百里夜楼几乎是瞬间抽回目光,语气仍然是那么不近人情,“既然是共犯,就一起抓走吧!”

百里夜楼扔下这一句,浩浩荡荡的锦衣卫才从花庭舫里流水般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