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友只留恋你的身体(林小月李二蛋)宝贝这么久了还这么紧

顺着林小月手指的方向,李二蛋拿出了手电棒,这时林小月已经跪在了炕沿上,撅起身子对着李二蛋。“二蛋,快点帮嫂子把玻璃碴子取出来,要不今晚嫂子就得疼的连觉也不用睡了。”李二蛋拿着手电棒,却有点犹豫。他虽然懂些中医的知识,但是他还从来没替人处理过伤口呢,更不要说是替一个女人处理。听着林小月疼的直哼哼,李二蛋心里也急。可这么晚了连乡里卫生所都关门了,再说这深更半夜的去乡里时间太久也来不及,李二蛋没办法,只好回忆着以前爷爷教给他的一些中医知识,希望能用得上。

2020-1-20 16-45-43.png

精彩内容;

帝都盛世酒店,顶层,总统套房。

孟葶身穿服务员的衣服,劣质粗糙的布料,却生生被她的气质衬出了时装的味道。

随着浴室哗啦啦的水声停止,她的心揪成一团,砰砰砰,紧张的快要跳出来了一样。

做,还是不做。

现在后悔,还有退路。

可是想到四面楚歌的公司,家中焦头烂额的亲人……

孟葶一咬牙,解开了胸前两颗扣子,领口开的很低。

曼妙的曲线,乍现大片春光。

“你怎么还在这里?”

秦夜川从浴室里出来,身上穿着浴袍,头发还在往下滴水,俊美的五官,完美的身材,让这画面如同广告一样。可是孟葶并没有心思欣赏。

她努力在眼眶中憋出盈盈泪光,怯生生的道:“秦先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要怎么赔偿您才能不告诉我的领导,我真的不能丢掉这个工作啊。”

秦夜川眉头皱着,显然还没挥掉刚才的不快。

今晚,是他在盛世组局。

秦家名震帝都,他这个秦家大少爷开口,自然各界名流均要赏脸到场,可这个冒冒失失的女服务员却将一盘汤洒在他身上,害得他不得不中途退场。

虽然全市的五星级酒店都为他备有套房,套房里有换洗衣服,但被搅了的兴致,又怎么能换洗。这样毛躁不合格的人,被酒店开除也是应当的。

孟葶见秦夜川不为所动,激动地扑了上去,抓着秦夜川的肩膀,挂在他身上。

远远看上去,举止颇为暧昧。

“秦少爷,您说怎么样才能原谅我,什么我都可以做的。”

秦夜川脸色一黑,一把将孟葶推开,这个女人苦苦哀求,本来他已经动了几分恻隐之心,可她这么不知羞耻的贴上来,就让他很震怒了。

“如果你是想让我饶过你,那我告诉你不可能,人做错了事就应当承担后果。如果你是还有别的心思,我劝你赶紧离开,别等我叫警卫拖你出去。”

孟葶跌落在地,衣服凌乱的更加厉害了。

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我没有其他意思,我真的只是想平息您的怒气,我真的不能没有这份工作。”

秦夜川觉得这个女服务员有些执着的失常,不过是份服务员的工作,就算丢了也可以再找,何必做到这种地步。

他动作略带一丝粗略的将孟葶从地上拽起来,孟葶却借势一下子扑进了他怀里。

“你这个女人……不知廉耻!”秦夜川将孟葶狠狠丢在床上,脸上的冰寒几乎要化为实质。

他绝对有理由相信,这个女人是别有所图,绝不仅仅是为了保住工作而已。

只可惜,这份心思打到他身上,是打错了算盘。

孟葶的确有几分姿色,可就算她貌若天仙,秦夜川也不会碰她一根指头。

想用这种方式爬上他的床,未免太看低了他。

“我……”孟葶坐在床上,忽然掩着面哭了起来,不知道是羞愧还是什么其他的情绪。

秦夜川拿起桌上的水杯,想要喝口水平息一下怒火。

孟葶听到声音,偷偷的分开手指,开始打量起秦夜川,从她干净的手指可以看出来,她根本没哭出眼泪,不是真的悲伤。

随着秦夜川举起杯子,她眼中反倒有些兴奋。

水快要碰到嘴唇的时候,秦夜川忽然停了下来。

孟葶赶忙把手指收紧,可惜还是露了马脚。

秦夜川很快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一把将孟葶从床上拎起来,“水里有东西,你算计我,嗯?”

秦夜川有一双狼一样的眼睛,深邃如渊,仿佛什么都能被卷入,黑如子夜,好像一丝光也透不进去。清寒凛凛,让人不自觉的想要臣服。

孟葶脸色惨白,“我没……没有……”

秦夜川冷笑一声,将杯子递到孟葶唇边,“没有?那你把它喝光给我看看。”

孟葶开始剧烈的挣扎,但兔子怎么可能敌得过狼呢?

秦夜川“砰”的一声将杯子摔了,薄唇勾勒起危险的弧度,“敢算计到我头上,你是活的不耐烦了,你往水里加的是什么?毒药?毒.品?还是催情药?谁派你来的,说!”

显然,秦夜川把孟葶当成了仇人派来的奸细。

孟葶被秦夜川迫人的气势压的头皮发麻,她意识到装不下去了,大声喊道:“不行了,快救我!”

窗帘后,“蹭——”的窜出一道黑影。

秦夜川没想到房间里还有人,二对一,多少有些被动。

但他脸上没有丝毫慌乱,而是对准了黑影,一脚踹了下去。

黑影被踹翻在地,是个青年男子,身上穿着参加饭局的礼服,手上拿着照相机,还是张熟脸。

秦夜川眉头一挑,“魏少晨?”

魏少晨一脸尴尬的从地上起来,“秦……秦少。”

秦夜川盯着地上的照相机,脸黑的能滴出水来,“魏家的小少爷,我饭局的客人,你不好好待在下面跑来我房间干什么?还躲在窗帘后,你在拍什么?”

联想到孟葶刚刚怪异的举止,秦夜川的眼中闪过嗜血的阴冷。

不光算计他,还合伙给他设局。

他们把他当什么?把秦家当什么!

孟葶意识到形势不对,一把抱住秦夜川,企图用整个人困住秦夜川。向魏少晨大喊道:“别管我了,赶紧跑,把照片带出去!”

魏少晨犹豫了一下,接着,冲向了门口。

秦夜川甩开孟葶,“想跑?有那么容易吗?”

然而孟葶很快又缠上来,像条水蛇一样。

而且是手脚并用,紧紧贴着他的身体。

两个人纠缠着,秦夜川感觉到下身隐隐起了反应。

“该死!”秦夜川直接带着孟葶冲向门口,然而魏少晨已经逃之夭夭,无影无踪了。

“咔哒——duang——”秦夜川愣神的空档,门上巨大的两声。

只见孟葶举着房间里的灭火器,先是把门锁死,接着狠狠将开关砸烂了。

这下,彻底出不去了。

“秦先生,您认命吧,明天早上您与酒店服务员发生暧昧的桃色新闻一定会上头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