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轻戳肿胀的前端(周天浩秦晓曼)含着学长的巨龙

“啊,我的手怎么了?”周天浩有些遗憾,还想多摸一会儿呢,不过他感觉到秦晓曼并没有生气,便假装不知道的样子,在秦晓曼提醒他的时候,还趁机在秦晓曼的那里多抓了一下。“唔,啊……”秦晓曼的身体下意识的扭动了一下,那种难受比刚才更加明显,让她有一种不舍得让周天浩挪开,想要继续的感觉。

2020-1-22 13-46-54.png

精彩内容:

场地已经布置完毕,婚礼马上就要开始,朱小粉站在人群里,看着秦敬寒和刘晓喋招呼着客人,高兴的脸上都快要开出花来了。

真是*子配狗,天长地久!朱小粉恶狠狠的在心里骂了一句。

她今天可不是为了来给这对狗男女送祝福的,既然他们如此情投意合,朱小粉今天一定要让他们有一个终生难忘的婚礼。

随着一切布置妥当,秦敬寒和刘晓喋站在幕后,调乐师按下开关,播放婚礼进行曲,原本一切顺利,毫无瑕疵,可是让人惊讶的是,秦敬寒和刘晓喋刚刚从幕布后面走出来,原本欢快的婚礼进行曲却突然变成了“小白菜呀~地里黄呀~三岁死了爹,四岁没了娘呀~”

凄婉哀转的音乐顿时传遍全场,大家目瞪口呆,全都将目光投向了婚礼现场的秦敬寒和刘晓喋。

秦敬寒的脸色一黑,皱着眉头看向调乐师,压低声音骂了一句,“混蛋,怎么回事!”

调乐师也吓了一跳,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明明记得音乐设置的好好的,怎么一按下开关就变了。

说完,他赶忙调节开关,切换乐曲,可是没想到,调节过后的乐曲居然又变了一个画风,变成了微博上酷酷的滕那一口东北大碴子味的方言,“王哥,请问你那有加特林吗,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那种……”

“哈哈哈哈……”顿时,全场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大笑。

“这也真是太搞笑了,这婚结的,这新郎新娘是不是脑子有洞啊,居然连自己的婚礼都能搞成这样?”

“是啊,一出场就放小白菜,这是以后不想好了吧?”

全场议论纷纷,只以为这是新郎和新娘故意调节气氛搞的一个玩笑,却没有几个人能吃得消这样的恶趣味。

秦敬寒此时脸色已经黑成了锅底,刘晓喋也低着头气的心跳加速,脸色很不好看,秦敬寒转身走到调乐师旁边,愤怒地一把将他推到一边,“混蛋,这点事情都干不好,要你来是什么用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胡乱拨弄了几个开关,可是拨来拨去不是哀乐就是一些搞笑段子,哪里有一点婚礼的气氛。

秦慕言愤怒地指着调乐师大骂,“你们婚庆公司是故意来逗我的吧?是不是把结婚和丧葬的音乐U盘拿错了!”

一边说着,他愤怒的敲了一把音响上的开关,却不小心按到了视频,“啊~啊~老公不要~”

顿时,原本秦敬寒和刘晓喋婚礼上特意拍的MV居然变成了苍老师的AV!看着苍老师一脸享受的样子在巨大的屏幕上娇喘,秦敬寒终于忍不住了,狠狠的一脚一下子把调乐师踹倒在地。

“该死的东西!你们婚庆公司是吃屎的吗?回去告诉你们老板,一分钱拿不到,让他马上来给我赔钱,赔钱!”

秦敬寒愤怒跺着脚,台下哄笑声震耳欲聋,秦父秦母也坐不住了,“丢脸,丢脸啊!真是有伤风化!混蛋还不快点把那玩意关掉!”

秦父气的手都颤抖了,指着秦敬寒大吼,他本来就有高血压,现在更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差点站立不稳,还好秦母在一旁扶住了他。

秦敬寒直接飞起一脚把音响踹了个稀巴烂,连同控制屏幕的开关,脸色涨得通红,刚想上前拉着刘晓喋离开,这时候意外又发生了。

只见朱小粉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溜到了幕后,看着秦敬寒和秦家的人手忙脚乱心中一阵大呼痛快,勾了勾嘴角,突然伸手一把拽住了长长的一直伸着到幕后的红地毯,然后猛的一拽。

“哎呀!”只听一声尖叫,站在新娘旁边帮新娘托着裙摆的伴娘突然脚下一滑,猛的往地上扑去。

下意识的,伴娘攥紧了手中的裙子,只听哧啦一声,刘晓喋身上的裹胸婚纱居然被她硬生生地拉了下来。

刘晓喋就那么赤身裸体目瞪口呆地暴露在了众人面前,尤其显眼的正是她那绣着黑色蕾丝花边的胸罩以及一条新款的诱人丁字裤!

“嘶——”台下的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气,震惊得无以复加。

“这真是这真是……尤物啊!”台下的一个男人率先发出一声,忍不住将目光盯紧了刘晓喋的秘密地带,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啪!”那个正在对着刘晓喋想入非非的男人突然被自己老婆一个耳光打醒,“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去偷看别的女人!”

“好一个骚浪贱,居然结婚都这么明目张胆的**其他的男人,真不知道是个什么货色,居然还有脸正大光明的办婚礼!”

“我看这一家都不是什么好人,从婚礼开始到现在哪有一件事情是正常的!他们根本就不是为了办婚礼,这简直就是来哗众取宠的!”

随着那一对夫妻的尖叫,台下顿时乱成了一团,眼睛都看直了的男人以及女人们的尖叫声,叫骂声混成一片。

刘晓喋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砸到脚面子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好好的一场婚礼居然转瞬之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只见她一双丹凤眼中一抹怨毒像是要溢出来一样,脸色一阵红一阵青,就像是刚刚熟了的紫茄子,然后她狠狠的踢了一脚旁边的伴娘,提着裙子捂着嘴巴就跑回了幕后。

这时候朱小粉早已经混到了人群中,笑的肚子都快笑岔气了。

“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活该,让你们尝尝背叛本姑娘的下场!”

朱小粉的狠狠的骂了一句,趁着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偷偷地朝着场地外面溜去。

场地很大,要出去必须要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朱小粉一边跑一边笑,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却是突然一阵酸涩,眼泪差点掉出来。

别哭,为这么一个渣男,不值得!朱小粉咬了咬嘴唇警告自己,加快了脚步,可是她才刚跑到走廊的拐角,一不小心却和迎面而来的一个人撞了一个满怀,口袋里的一个东西砰的一下子被撞到了地上。

“哎呦!”朱小粉没有察觉到自己掉了东西,捂着酸痛难忍的鼻子大叫一声,这下可算是好了,刚刚是眼泪差点掉出来,这下是真的掉出来了!

她捂着鼻子愤怒的抬头,白皙的小脸上已经挂上刚刚撞出来的泪珠,却只看到一张黑沉的寒冰脸正冷冷地站在那里,神色莫名的看着自己,似乎还有几分熟悉!

“哎哟,小妹妹,是不是把你撞疼了?”

那个寒冰脸背后的助理赶忙走上前来,有些关切地对着朱小粉说到,才刚刚说完,又感觉好像哪里不对,连忙回头,有些害怕的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寒冰脸,被那寒冰脸冷冷的瞪了一眼,就立刻躲到了他的身后。

秦慕言抬起眼皮冷冷的看了看朱小粉,“真是没用,撞一下居然就哭了。”

朱小粉本来还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一听这话顿时心中一阵气结,天下居然有这么不讲理的男人!把自己撞哭了,还敢说自己没用。

要知道招惹自己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比如说婚礼现场的那一对狗男女就是榜样!

“你说什么?撞了人你还有理了,马上给我道歉!”朱小粉使劲揉了揉鼻子,对着秦慕言大吼一声。

管他是谁,认不认识,欺负了自己就必须要道歉!

秦慕言却是愣了一下,这个小女孩看起来年纪不大,怎么这么凶,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

“算了,不和你一般见识,赶快离开这里。”秦慕言皱了皱眉头,并没有打算难为朱小粉。

朱小粉哪里肯干,这个人寒冰脸简直是越说越不像话了!

朱小粉伸手撸了撸袖子,刚想和他舌战群儒,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吵闹,“肯定是那个该死的丫头干的!”

“对,肯定是她,她肯定还没有跑远,我们赶快到门口去堵着,别让那个死丫头给我跑了!”

完了,不好了,后边的追兵追上来了,没想到他们的反应都是挺快的,朱小粉心中大呼一声,顾不上跟秦慕言理论,扭头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