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把电动棒放在我-上面和下面同时喂饱你

那天,家里突然停电了。我提前下了班,刚刚回家,儿媳妇就从后面抱住了我:“你咋才回来啊,人家都着急死了。”儿媳妇娇喘着,一双雪白的玉手伸进了我的怀里,就乱摸了起来。她的手滑滑的,非常的软,摸在我的身上,不一会儿,我就硬了。

2020-1-25 13-23-45.png

精彩内容:

徐思淳这一出门,直到中午也没有回来。

薄苏菱猜想他应是与千金阁的人联络去了,便对宋大婶随意寻了个由头糊弄了过去。

在房中休息了片刻,想到第二日就要出发回那千金阁,她免不得有些忐忑。心里想是一回事,真的做是另一回事。到目前为止,那千金阁中的人,她只认识了一个徐思淳而已。

今日被她说了这么一句,不知那呆子又该如何窘迫了。

她抬头看向窗外,午后日光充沛,驱散些许寒意。远处青黛也多了几分柔和之感。明日就要离开这个村子了,她忽然生出些不舍,兴之所至,跳下床穿好鞋就出了门。这回,特意跟宋大婶报备了一声。

走着走着,便来到了当日所见的潭水旁。

距那处还有些距离,便听水声潺潺,免不了让人心生愉悦。薄苏菱信步往前走,却在转过弯时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呆子!

徐思淳坐在水潭边上,正赤着上身,从布巾沾了水擦拭身体。

想来是被薄苏菱那话刺激到了,又不好意思在宋大婶家中洗澡,便来了此处。薄苏菱心道,真是呆子,也不知道冷。

或许是习武之人耳力比较好,薄苏菱才走到转角那处,徐思淳就转过了身。

四目相对,薄苏菱心中赞叹道:真真有料!

徐思淳生得白净,却不显书生气,眉宇间自有一股浑然正气。眼光下,水珠自他的胸膛往下滑落,滑过他健壮的胸肌,往下是八块腹肌,薄苏菱看得口干舌燥,浑然不觉徐思淳的脸红了个透彻,更不知他何时扯过了一旁的衣服遮住自己的身体,手足无措地站了起来,不知该说些什么。

薄苏菱只觉那衣服碍事,下意识道:“不要害羞嘛,已经被我看光啦。”

徐思淳的脸立刻又红了几分。

他如同小媳妇一般飞快地背转身去披上了衣服,只留给薄苏菱两只红透了的耳根。

薄苏菱可惜地盯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忽然却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感。

与上次不同,这回的,竟像是某种力量流窜于血脉之间,迫不及待想要抒发出来。

她一惊,愣愣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自然是看不出什么异样。但那奇怪的力量却像是迫不及待,她忽然短促地惊叫一声,惊得徐思淳转过了头,薄苏菱的眼中却闪现出异样的光采来。

像是漆黑的夜空一望无垠,却又点缀着点点繁星,每一颗都闪烁夺目。

薄苏菱惊讶地发现,自己正朝徐思淳走过去,无师自通般,为那力量找到了宣泄口。一举一动皆有序,她走得稳当,动作之间却妩媚万分。分明没有做什么出格的动作,偏偏连她自己都觉出了几丝媚态。

更为直观的是,站在她对面的徐思淳,看得眼睛都直了。喉结明显地动了一下,薄苏菱身不由己地勾了勾手指,便见徐思淳如同失了魂魄一般朝他走过来,两眼直勾勾的,像是燃着两团火,迫不及待要将两人燃烧殆尽。

薄苏菱暗自心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若说上次她疑心是被人下了药,那这次,却不像了。

她分明头脑清醒,只是身不由己,像是被另一个人附体一般,她看不到自己的动作,但却清清楚楚感觉到了自己的每一个细微变化。

她的灵魂游离于身体之外,清清楚楚地看着自己酣畅淋漓地行一场……勾引。

对,是勾引。

越来越近的徐思淳便是最好的佐证。他向来自持,便是那一日在潭水边,薄苏菱那般作态,他都不曾动摇,反而将她丢进了水里……

想到水里,薄苏菱眼中闪过一抹恶意的笑。

徐思淳像是失了自我,随着她的动作而动,那越来越红的脸,时刻彰显着他内心的波动。薄苏菱试探性地伸出了手,徐思淳立刻接过,将她的手抓地紧紧的,薄苏菱不及他力气大,瞬间被他拽到了怀里。

薄苏菱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也媚得入骨:“你是谁?”

“徐思淳。”

“你想做什么?”

“我想……要你。”

薄苏菱唇角勾起一抹笑。

这究竟是什么奇怪的功力,竟能让人迷失至此?

感受着徐思淳迅速升温的身体,她唇角的笑意更深,对徐思淳道:“去水边。”

徐思淳像是疑惑地盯着她看了一会,但仍是选择了听从,一边看着她,一边走到了潭水边。他的眼神不解而无辜,更多的是直勾勾的渴望。

薄苏菱笑容未变,音色甜腻媚人,道:“下去。”

扑通一声,水花四溅,徐思淳竟真的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人已在水里了,眼睛却还是盯着薄苏菱,像是在等待她的下一步指示。

薄苏菱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隐隐觉得,自己身上有某种奇怪的力量,可以蛊惑人心。她想了想,走到岸边,居高临下地对徐思淳道:“在水里泡一个时辰,然后,忘了这件事。”

徐思淳愣愣地看着她,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看着。他长长的发丝在水里飘散开来,如同本就长在水中的水草。

薄苏菱最后看了徐思淳一眼,转身就走,留他独自泡在潭水中,一直目送着她远去。

心里似有不舒服的感觉丝丝缠绕起来,薄苏菱没有在意,径直朝着宋大婶家去了。

一个时辰,她要看看,这妖术究竟是不是灵验。

徐思淳回来的时候,薄苏菱已在屋里呆了许久,昏昏欲睡之中,听到门口传来动静,一个激灵就走了出去。

徐思淳满头满脸的水,身上也湿透了,脸上满是迷茫地站在门口。

她故意惊讶地道:“你怎么弄成这样?这么冷的天,掉水里了?”

徐思淳愣愣地看着她,像是在努力回忆,但终究什么也没有想起来。依稀记得自己是在那潭水边擦拭身体,怎么就到了水里?

他皱着眉想了半晌,诚实地道:“我也不知道。”

他眼神真诚不似说谎,确实也没有必要说谎。薄苏菱又是放心,又是惊奇,面上却不动声色,道:“你快去换身干衣服吧,别又染了风寒。”

徐思淳眼中感激,应了一声,回房了。

一室烛光下,薄苏菱脱了外衣,细细查看自己的身体。

左肩处的纱布上还残留着暗色血迹,除此之外,皮肤细腻,莹白如玉,在灯光下晕开柔柔的色泽。

她举起右手,闭上眼想感知身体里的某种力量。

没有反应。

这就是一具普通至极的身体,白天的一切,仿佛都是她的错觉。

可薄苏菱知道不是。

徐思淳的反应她是看在眼里的,当时那身不由己的感觉也还留存在记忆中。那究竟是什么?难道自己这具身体也身怀某种绝世武功?她隐隐地有些激动,以往电视剧看多了,总是很羡慕电视中的人所拥有的“内力”。她不由得想起那日在潭水边自己的失控,当时她误以为是自己被人下了药,如今想来,处处透着古怪。

莫不是,也与自己的身体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