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考生小飞妈妈,四个人一起换着做刺激

他的心脏猛的一跳,两人竟然没关好门?这不是天赐良机吗?怀着有些忐忑的心情,他来到了门边,悄悄地往里面看了一眼。这一看,让他忍不住屏住呼吸。房间里,儿子正在从背后疯狂的冲刺着,一次又一次的将林娟的身体撞得颤抖不已。特别是那一对雪白的大肉球,随着王刚的动作前后摇晃着。林娟在配合着王刚的动作,每一次冲击都让她忍不住叫出声音。

2020-1-27 18-15-52.png

精彩内容:

“我想你还是先跟慕言确定一下比较好,我是真的得到他允许才进来的。”

听到朱小粉竟然亲切的称呼总裁‘慕言’,莉娜直感觉自己的脑子瞬间一蒙,立马炸开了。

“你以为自己是谁,还敢在这里命令我,总裁才没有见你这种人,立马给我离开,不然我就叫保安了!”

莉娜的暴喝把朱小粉吓得眼圈泛红,只好望了一眼秦慕言的办公室,默默的往电梯口处走去。

拐了弯,朱小粉随即便给秦慕言打电话,自己被拒之门外让他立马来接驾!

接下来的一幕有些出乎莉娜的想象,秦慕言大步走到电梯口一手搂着微微啜泣的朱小粉走出来,眼神中的关切绝对不是伪装的。

“总,总裁……”

“莉娜,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你全都忘了吗?”

莉娜满脸慌张,“不是的总裁,只是这位小姐过来就要往里面闯,所以我才会把她拦下来的……”

“够了,我不需要你的解释。”朱小粉哭红的眼眶令秦慕言心疼。

弱弱的拽了下秦慕言的袖子,朱小粉小声道:“算了慕言,我不是你们公司的员工,是没有权利进入你办公室的……”

言下之意秦慕言怎么会不明白,懒得理会欲言又止的莉娜,秦慕言将朱小粉紧紧拥在怀中走进办公室。

大门刚刚关上,朱小粉一扫之前的委屈,大咧咧的往秦慕言的沙发上一坐,撕开一袋零食就往嘴里塞,下一秒却被秦慕言大力夺过去,直接扔进垃圾桶。

“啊!!秦慕言,你在干什么!”那是她最爱吃的薯片……

这些垃圾食品里面不知道有多少添加剂,简直就是垃圾中的战斗机,秦慕言是绝对不会允许这些东西出现在自己眼前的。

“唔,我最爱的薯片,秦慕言你好狠的心,我恨死你……”剩下的话朱小粉只敢在心里默默咒骂了。

迎上秦慕言足以冻死人的目光,朱小粉满含委屈的啜泣道:“好啦,我知道错了,以后我再也不吃这些东西了,我发誓!”

信誓旦旦的在秦慕言的面前发起毒誓,可在她的身后却还有三根倒立的手指表示否定,朱小粉的鬼心思这次秦慕言是绝对想不到的。

在心里得意的哼了一声,秦慕言抬起胳膊,“过来。”

朱小粉立马跟只哈巴狗似的扑到秦慕言的怀中,满脸殷勤,心里却在暗暗哀悼自己那些最爱的零食,就算是垃圾她也好喜欢。

“只要你乖乖听话,天底下的美食没有你吃不到的。”

“恩恩,我就知道你是天底下最厉害的老公了!”

这一声老公让秦慕言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他本来就不是好面子的人,可朱小粉嘴里喊出来的老公两个字,听起来却格外顺耳,犹如春风拂面,让人心旷神怡……

秦慕言的工作还在继续,朱小粉却已经无聊的睡倒在沙发上,一道晶莹剔透的口水不经意间从她微微张开的小嘴中流出,划过小小尖尖的下巴,顺着白皙的脖颈流到身下的真皮沙发上。

秦慕言看到这一幕,随即拿出手机咔嚓一声把朱小粉的人生污点拍了下来,望着照片中全然不知酣畅熟睡的朱小粉,他的嘴角竟然露出一丝宠溺的笑容。

朱小粉醒来的时候,立马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和衣领间湿乎乎的,还有从嘴角到下巴上湿哒哒的感觉,用手背一蹭,顿时心中一惊,难道自己又在睡觉的时候流口水了?

偷偷瞥了办公桌一眼,幸好秦慕言没有在办公室,朱小粉松了一口气,赶紧将尚未干涸的衣领擦干净,正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大门被人推开了。

朱小粉顿时僵硬在那里,抬头便对着秦慕言的目光,还有他嘴角似有若无的笑容。

“你下班了?”朱小粉很是小心的问道。

秦慕言顿了一下点点头,可目光始终没有移动。

就算是朱小粉再神经大条,这个时候她也能确切的感觉到秦慕言留在自己衣领上的目光,假装没看到似的凑到秦慕言的身边,主动献殷勤的想要搂住他的胳膊,却被他一把躲开了。

“你的衣领湿了。”

朱小粉一顿尴尬,抬手还想挽住秦慕言的胳膊,“没关系啦,让人家抱抱嘛。”

“那是口水。”

秦慕言毫不留情的说出真相,朱小粉直感觉自己脸上的温度直线上升,甚至都足以把鸡蛋煎熟。

“不,不是啦,你听我说,这,这是我刚才……我刚才喝水的时候不小心弄到的。”

朱小粉的解释在秦慕言的手机照片上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她只感觉一道血柱从脚底板直冲向天灵盖,瞬间所有的意识全都消失,大脑一片空白。

“啊啊啊!你怎么能头拍我呢,还,这不是……不行,快点删掉,快点给我!”

此刻秦慕言的身高优势终于显露出来,他手拿手机高高举起,娇小的朱小粉一个劲的往上跳却只能勉强够到他的袖口,眼看着自己那张照片傻到透顶,她却无能为力。

“不要这样嘛,快点删掉,好丢人……”筋疲力尽的朱小粉使出撒娇战术,她真的没力气了。

秦慕言托起她的下巴,眼神得意,“说句好听的。”

好听的?高高在上的秦慕言难道还缺巴结奉承的话吗,朱小粉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秦总裁,秦帅哥,你真的好帅好酷啊,你好有钱,好棒,简直是人中极品……”

眼看着秦慕言的目光越来越冷,朱小粉小心翼翼的吞下一口唾沫,难道自己说错话了。

“女人,我是你的谁?”

秦慕言捏紧朱小粉的下巴,强迫她和自己对视,这个傻女人是不是故意在耍自己。

朱小粉疼的眼睛都睁不开了,龇牙咧嘴的讨饶,脱口喊道:“你是我的合作伙伴。”

秦慕言眼神一冷,手中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再说一遍。”

“哎,疼疼疼……”

朱小粉心里忍不住嘀咕起来,真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