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训练公主塞玉柱(张岚老李)将她奶尖含入口中

张岚匆匆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老李竟然是脱光了睡的,那里也还没有消退下去,正抬着头。张岚差点惊呼出声,小手捂着微张的小嘴。“真大!”比自己老公强的不是一点半点,至少有张三两倍那么大,要是能放进自己身体里,那该是多么的舒服。张岚的双腿不自觉的微微闭拢,轻轻的摩擦起来。

2020-1-28 18-47-43.png

精彩内容:

治疗结束,林月卿已经将自己的嘴唇咬得血迹斑斑。

段泽看着屋里的宋天扬,连忙将林月卿护在臂弯中,生怕被宋天扬看到不该看到的肌肤。

可他心底也明白,自己的举动,太过幼稚。

“那些西药你先别吃,我今天再给你煎两幅中药。”宋天扬开始捣鼓他的药箱。

“一并吃吧,效果可能来得更快。”林月卿轻声说道,声音有些沙哑。

“你先别瞎吃,我中药剂量下的重,我怕两者药性有冲突。”宋天扬严肃说道。

离开宋天扬的住处,段泽这回没有再让林月卿步行回去,而是命人叫来了黄包车,将林月卿抬回梅苑。

看着林月卿有些吃力地趴在床上休息,段泽的心狠狠一痛。

“卿卿,我去医院问过大夫,你这病可以去国外治疗,我带你去吧。”他小心翼翼开口道。

“你能出国?只怕刚踏出国门,那些仇家便会争先恐后找你索命。”林月卿弱声说着,连眼皮都没力气抬起来。

“我……”段泽哑口无言,他的确没法亲自陪她出国。

战事没有平定,国家还处于动荡阶段,他没忘记自己雄心壮志。

“你放宋天扬回去吧,别为难宋家了。”林月卿睁开眼,微微皱眉看着段泽。

段泽忍住心底翻滚的情绪,沉声问道:“他跟你,真的只是大夫和病人的关系吗?”

每回只要提及那个男人,林月卿的神情就会变得柔和,看向他时才不会那么冷冰冰。

“你到底想说什么?”林月卿讨厌他拐弯抹角的提问,尽管她心知肚明他话中藏着的意思。

段泽顿了顿,一咬牙直接问了出来:“这大半年你都是当着他的面脱衣服治疗?他对你难道就没动半点邪念?你们……是不是早就睡过了?”

这些疑虑压在段泽心口,让他什么都冷静不下来。

他真真切切地知道林月卿的人在自己身边,但心,却一直都没回来。

林月卿听着他一句又一句难以入耳的质问,心底没有半点涟漪。

“还有要问的吗?”她淡声问道,脸上没有任何情绪起伏。

段泽紧了紧手心,额角的青筋一突一突地涨了起来。

“没有了。”他知道自己决不能再对林月卿大吼大叫。

林月卿挪了挪身子,有些吃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整个后背都是麻木的,不能靠不能平躺。

“我现在回答你的问题,我摔下悬崖昏迷了七天七夜,在床上瘫了一个月才能下床走路,是他无微不至照顾我,但请不要把所有男人都想得那么龌龊,更何况我还是个苟延残喘的女人,没有姿色,更没力气让他享受。”

段泽神情微滞,声音又弱了几分:“我……只是想听你亲口告诉我,这样才舒坦些。”

“那现在换我来问你了。”林月卿漠然看着他,“为什么要开那一枪?”

她知道人在冲动之下的某些做法是不受大脑控制的,不管段泽是不是为了其他女人而来伤害自己,林月卿都不在乎,她想听的,也是他的一个亲口解释。

段泽脸上的表情僵住,蓦地紧紧抓住了林月卿的手。

“不是我,开枪的是那死囚,他趁我不注意站在我身后朝你开的枪。”他连忙解释。

林月卿早猜到他会否认,继续说道:“那死囚跟我是一伙人,怎么会朝自己主子开枪呢?”

“那天是我冲动了,没有深究便说那种话,要不是那两个人死了,我一定会揪出他们的幕后主使者!”段泽脸色带着一丝愧意。

“哦,那就是死无对证了。”林月卿的眸底晃着一抹段泽读不懂的情绪。

段泽抓着她的手紧了几分:“卿卿,我们不要再提那些过去了好不好?我以后一定会全心全意对你好,像以前一样,只让你做我的唯一。”

林月卿想把自己的手挣脱出来,可她力气没有段泽大。

“大帅以为我们还能回到以前?”她嘴角噙着一丝笑意,但毫无温度。

“当然,四郎知道自己错了……”段泽听着她嘴中那疏离的称呼,心又揪得生疼。

“你让素鸢活过来,让李大夫活过来,我们就能回到以前。”林月卿收敛了笑意。

段泽顿了顿,头皮发麻:“我已经命人厚待了素鸢和李大夫的家人……人死不能复生,我保证不会再杀跟你有关的人。”

“所以,人死不能复生,那死去的感情也回不到从前了。”林月卿用力一挣,终是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段泽这才明白过来,林月卿话中的决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