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鬟把奶尖送到将军口中(唐丽丽)50招口爱技巧带图

唐丽丽本来就暗恋我,现在被我一约,马上就屁颠屁颠的来了,通过岳母这件事,我渐渐的明白了,女人都是寂寞的,我相信唐丽丽不光是爱上了我功夫好,她更想体验的,是我的床上功夫。“华哥,你这么早就来了?”果然不出我所料,唐丽丽很开心,而且就在我身边坐下了,她很羞涩,脸色绯红一片。“是啊,和你这样的小美人儿见面,我能不急嘛!”

2020-1-28 21-22-06.png

精彩内容:

南风瘦削的背影在凄清的酒吧里显得格外孤独。

他头一仰,一杯酒就灌进了肚子里。

夏小汐走了过去,“哟,新郎官这是马上要结婚了,在这里一个人喝酒狂欢呢?”

南风抬眼看了看夏小汐,“小汐,你来了,坐。”他指了指自己身侧的位置。

夏小汐走过去坐在了南风旁边,翘起了二郎腿,“怎么?要结婚了,想跟我这个前女友划清界限,从此再无往来,是么?”

南风抬起头来,一双猩红的双眼透着不甘,因为喝了太多的酒,他白皙的面孔也变得红彤彤的。

跟他在一起这么多年,夏小汐还是了解南风的,南风酒量不好,喝点儿酒,脸就会红,所以,南风在外轻易不喝酒。

看到这个样子的南风,夏小汐终于把自己呛人的话收了回去,“有话就快说吧。”

“你最近住在哪里?身上还有钱吗?”

南风一开口,先是关切的话,从小到大,他习惯了,习惯了管理她的衣食住行。

夏小汐心里一阵疼,“少跟我客套,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小汐……我是真的好爱你,好爱,好爱。”

夏小汐立即把头转向一边,“你给我打住!你不觉得一个快结婚的男人和他的前女友说这个很矫情吗?”

南风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恨我,怨我,但是,我能和你说的只有抱歉,那天晚上,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鬼使神差的就……和依依,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我真的控制不了,真的控制不了……”南风拼命摇头,想起那天晚上,他都觉得自己很混蛋,竟然背叛了夏小汐!

“你说控制不了?”夏小汐满脸疑惑,南风虽然不胜酒力,但是也不至于控制不了自己吧?

他一向稳重,这是大家公认的事情,更何况,夏小汐也知道南风和自己从小就定了娃娃亲,南风从小到大也是洁身自好,和一切女生都保持着距离,为的就是不让自己吃醋。

“对,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也不知道那天怎么了,结果就……”南风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儿,“小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南风,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可你为什么答应娶夏依依?就因为上了一次床?”

这是夏小汐最不能接受的,即便是这件事注定有人要受到伤害,她和南风那么多年感情,南风是不是也应该选择自己?

南风忽然开始伸手去解自己的衬衫扣子,当一颗一颗水晶扣子被解开的时候,胸前的皮肤露了出来,同时展露出来的还有——伤口!

夏小汐张着嘴巴,失了声。

比起自己身上用鸡毛掸子打出来的伤口,南风身上的伤口才算是叫伤口吧。

一道道血印已经结了痂,看得出来应该有一阵子了,纵横交错的血印撕裂着夏小汐的心。

南风从小就听话懂事,他有一个对他非常严厉的父亲,从小学一年级开始,考试拿不到一百分就会挨打。

这一点,夏小汐比谁都清楚,她应该想到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一向要求严苛的南风爸爸不会放过他的,可她竟然一直和他在闹,丝毫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

南风猛灌了一口酒,“小汐,我爸打我,不是因为我和依依上了床,而是因为这么多年,我第一次反抗了他。”

“你反抗什么了?”

“他们要我娶依依。”

当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对夏小汐又是致命一击。

她从来没有想过,夏依依的手竟然伸的那么长,已经伸到了南风爸妈那里!

南风抬起头来看着夏小汐,“我当然不愿意娶依依,我从小就把你当成我的老婆了,但是,小汐,有些话说出来,你肯定会不高兴。”

“你说吧,我现在还有什么话是听不得的。”夏小汐垂下头去,端起桌子上的酒吧也仰头喝了一杯。

“我妈说南家需要的是一个稳重,能够勤俭持家的少奶奶,用我妈的话说,在外面能拿得出手,在家里能管得住家。”

夏小汐静静地听着,他知道南风妈妈肯定不是这样说的,她的措辞肯定要难听得多。

是啊,夏依依现在是明星了,虽然还没有大红大紫,但是,再怎么样也是个明星,将来南家努把力,将她打造成巨星也不是不可能。

而自己呢?毕了业,连份工作都没有呢。

再说性格上,她天生就是喜欢咋咋呼呼的,而夏依依安安静静,自然让人觉得将来必定是个贤妻良母。

“小汐,我是真的不愿意娶依依,和家里僵持的时候,就忽然传来依依怀孕的消息。”

夏小汐叹了口气,拿起酒瓶在酒杯里倒满酒,又喝了起来。

“小汐,其实你这些年和依依在一起,你一点儿都不了解她。”

夏小汐冷哼一声,“难道你比我更了解她?”

“依依的妈妈是妓女,其实她比任何人都讨厌这一点,所以,她要努力让所有人都喜欢自己,忘记她妈妈是妓女这件事!她真的很可怜……”

夏小汐冷笑,她可怜?

“小汐,你从小就有爸爸妈妈陪伴,你不了解那种孤苦伶仃的感受,依依……”南风抢过夏小汐的酒杯灌了几口酒,“她想要自杀。”

夏小汐再一次说不出话来,夏依依那种人会自杀?

“依依说她和我发生了关系,还怀上了孩子,别人肯定会说,是因为她的妈妈是妓女,把这种放荡的基因遗传到了她的身上,她说她从小就听见过别人是怎么骂她的妈妈,她不愿意过她妈妈那样的生活,她宁愿死。”

“哼,南风,你信吗?”

“我为什么不信?小汐,依依她是你的妹妹,她从小那么可怜,如果我没有答应娶她,她就真的死了!”

“可怜?!”夏小汐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倔强地没有掉下眼泪,有太多的人和她说,夏依依很可怜,“那我呢?”

南风垂下头去,“你从小就独立,我想即便是没有我,你也会过得很好……”

他的声音忽然很轻很轻,轻到夏小汐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夏小汐抬头看向天花板,“那我问你,如果夏依依不会死,她有另外一张不为人知的面孔,你还会娶她吗?”

夏小汐静静地等待着南风的回答。

南风已经喝了太多酒,他迷迷糊糊地看着夏小汐,“你说什么?”

“我说如果……”

“在这儿!在这儿呢!”

夏小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几个男人冲了过来,走在前面的两个人,夏小汐认得出,那是南家的人。

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将南风架了起来,认得夏小汐的人朝着夏小汐点了下头,“夏小姐,我们先把少爷带走了,要不然回去不好交代。”

南风已经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脸色也是紫红紫红的,“小汐,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小汐……”

“把他带回去吧,别说他和我在一起。”夏小汐瞄了南风一眼,重新坐了回去。

如果被南风的爸爸知道南风和自己在一起,想必南风又免不了一场毒打。

“知道了。”几个男人驾着南风离开了,留下了夏小汐一个人。

自从夏依依来到夏家,夏小汐的世界就全变了。

所有人都觉得夏依依可怜,所有人都可怜夏依依。

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服务生!再拿两瓶酒!”夏小汐喊了一声。

立即有服务生端了两瓶酒过来放到了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