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白跑错校区喊下同名女生,厨房征服贵妇秦风英

老孙就一把夺过了赵倩的小手,将她还没来得及蜷缩的中指给吸吮进了嘴巴里。那一刹那口舌的香甜,直让老王眼睛中斥满的欲望火焰。真的好过瘾,竟然还是带有甜味的,好棒啊,他可没有感受过这种味道。而老孙的这种举动,顿时让赵倩羞到不行不行的,脸色都唰的一下子再次变得红润。

2020-1-29 19-22-47.png

精彩内容

司机的血流在了白色的雪地上让人触目惊心,哎哎呦呦的求饶声在这半夜听起来凄惨凌冽,我抓着陆景的胳膊,见他下手越来越狠,特别害怕:“别打了,你会打死他的。”

“他可能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妈的!”陆景咒骂了一句之后对着我吼道,“你他妈傻啊,都几点了还网约车,给我打个电话能怎么着?实在不行别墅里面也能凑合一晚,真出事了,哭死你!”

我被陆景吼的有片刻失神,他见司机倒在地上不在求饶,将棒球棍子丢在地上,嘴里一直都在咒骂着,当他看见我愣神的那一刻,又一把将我搂进胸口的位置,语气柔和不少:“没事就好。”

“这司机怎么办?”

陆景拿出手机打了一个号码,言简意赅,让对方带着人马上过来。

外面很冷,陆景将我拉回了他的车里,将暖风开到最大。

“你怎么在附近?”

我的问题让陆景楞了一下,有些不耐烦的点燃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回道,“路过。”“路过这里?”

“许思涵你成心的是吧,我不是路过,我跟踪你,我怕你危险,你满意吗?”陆景说完之后还不忘瞪我一眼,“没良心的女人。”

刚刚经历的险情让我还缓不过劲儿,眼前陆景出现的又这么突然,让我整个人都是傻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想说谢谢,犹豫了很久,没有说出口。

一会儿外面来几辆车,先过来说话的男人看着地里被揍的奄奄一息的司机,对着陆景竖起了大拇指,“战斗力爆表。”

陆景将烟掐灭:“这交给你了。”

那人看着我,问陆景,“这就是你每天晚上等着的那个小白领?”

陆景没回应,那人冲着我说了句,“我是孟晓辉,有时间一起玩。”

“没时间。”

陆景说完就关上了车窗户,窗外的孟晓辉还在说什么话,陆景一脚油门就讲车子开出老远。

车内的气温很高,我终于从恐惧中挣脱出来,侧目看着认真开车的陆景,心里有那么一刻,洒满了温柔。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

“不是跟我说老死不相往来的时候了?”

我低着头,手指尴尬的交缠着:“一码事说一码事。”

陆景踩了刹车,将车停在路边,然后凑过来吻住我的唇,他像是之前一样强势,完全不给我拒绝的空间。

我的反抗是徒劳的,面对这带着怒气的吻,最终也是妥协下来,我不敢给他回应,因为那已经整理好的感情,我不想再让一切都是失控之中。

好一会儿之后陆景松开了我,鼻尖跟我的鼻尖轻触:“如果他欺负了你,我会杀了他。”

我心里特别感动,也特别无措,手紧紧的抓着衣角,他看出了我的窘迫,将车子启动,停在了附近的一个别墅区。

“雪太大了,先住着里,明天我送你去上班。”

眼前是一幢欧式的别墅,职业病让我从外观分析了主人的品味跟喜好,确定不是我们一般人能拥有的,问道:“这是?”

“我家。”

我踌躇着没下车,被陆景拉出来直接抗在了身上,“你干嘛啊,放我下来。”

陆景才不管那个,扛着我进门丢在沙发上,而后倒了茶给我,“驱寒的。”

“这别墅区外面有个酒店,我……”

“你真是不识好歹。”

陆景上楼一会儿,拿下来一套家居服跟被子,然后一言不发的又回到楼上了。

我靠在沙发上根本睡不着,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太戏剧性了,闭上眼睛,除了出租司机那猥琐的面容,还有就是陆景殴打他时候的盛怒。

我对这个男人,真的是一点都不了解。

我基本是没怎么睡,迷迷糊糊的天也就亮了,睁眼看见外面还没有停下来的雪,我导航了上班的路程,大概十多公里的地方。

正犹豫着怎么去施工现场,MISS王打来电话,说现场停工两天,我问为什么,她说陆景交代的,那别墅这两天不要动任何东西。

金主发话,我们这种全心全意为甲方服务的工作人员,只能选择无条件服从。

挂了电话,我才发现陆景正在一边看着我,我低声问他:“为什么停工?”

“我的房子,我说了算。”

他说这话确实是没什么毛病。

“我先回去了。”

“那天的事,对不起。”

我不知道陆景指的是哪一件,也不好意思揣摩,拿着包准备出门。

“许思涵,或者,你试着走进我的世界,试着了解一下我?”

“风险太大。”

“或者收益跟风险成正比。”

“我这个年龄,选择旱涝保收。”

说完我就打开门,看着外面已经没过脚脖子的积雪,还是走了出去。

走出他的世界,或许很难,但是总要迈出这一步。

到了别墅区门口,突然面前出现了一辆红色的跑车,来人正是昨天的孟晓辉,“嗨,又见面了?”

“昨天谢谢你。”

“小魔王还在睡觉?”

他说的小魔王估计就是陆景,我尴尬一笑,“我先走了。”

“我听陈公子提过你,小魔王的新欢。”

陈公子?香港酒吧买单的陈公子?

我停下脚步转头问他,“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自己看看。”孟晓辉指了指我几十米外的地方,陆景那辆跑车正在朝我的方向开。

“呐,能让小魔王晚上不睡的女人数不胜数,但是能让小魔王早上早起的人,只有你。”

孟晓辉说完就按了几下喇叭,陆景的车也到了我的面前,他下车果断将我拉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车。”

“陆景…….”

“别听孟晓辉胡说八道,上车。”

陆景的语气跟态度根本容不得我拒绝,我上了车之后孟晓辉对我抛了一个媚眼,这个动作正好被陆景捕捉到,“孟晓辉,她不可以。”

孟晓辉做了一个惋惜的表情先开车离开,我问陆景,“什么意思?”

“那家伙喜欢男人,脾气古怪,离他远点。”

“哦。”

“冷吗?”陆景过来握着我的手,在碰到冰凉的指尖之后眉头微微的皱着,“大龄睿智沉稳女青年也傻的下雪天只穿风衣到处乱走。”

他的手掌传来源源不断的热流,那一刻我都感觉我的心正在融化,我看着他那骨节分明的手指,下意识的动作竟然是轻轻回握了一下。

“许思涵,你属什么?”

生肖属相?

我回答,“属马。”

“别骗人了,你属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