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里沉腰缓缓进入-你弄在里面吧这样更舒服

孟婉晴猛吞了口口水,越看越亢奋,以至于一只小嫩手情不自禁不巧,詹姆斯刚上厕所出来,办公室正好在附近,想起电梯里的事儿,就过去瞧瞧。恰好办公室的门并没关严实,孟婉晴那羞耻的一面,恰好被他一览无余。真没想到外表端庄的孟老师,竟在学校办公室里偷看小电影,还用手做坏事。看着孟婉晴沉迷其中,兴奋又有点痛苦的表情,他感觉自己都要炸裂了。窥探了没一阵,上课铃声响起,詹姆斯也就回了教室,一整天,他都心不在焉,脑子里全都是孟婉晴的影子,一想到在电梯里发生的一幕,虽然孟婉晴年过四旬,但是保养的真好。

2020-1-30 16-34-39.png

精彩内容:

最让她震惊的是,这个男人竟还如此年轻,她原以为,IG的总裁,至少该是个中年男人。很难想象那些魄力十足的投资和决策,都是出自于这样一个年轻人的领导。

“再看下去,姐夫要被你盯穿了!”阮锋笑咳一声,扯了扯叶果。

叶果脸一红,忙撇开视线去。被她这么看着,蒋楠仍旧优雅自若,他也将筷子跟着搁下了。

阮震宇笑着替叶果做主,“看起来这丫头还真是很有诚意想进你们IG金融。小楠,就看在伯父面子上,给她个机会,如何?”

叶果感谢阮父的说情,视线紧盯着蒋楠,仿佛生怕他会摇头。

她并不指望自己能靠阮父三言两语就能进IG金融,毕竟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将公司做到国内第一的规模,想来这个决策人也不会这么轻易被撼动。只是,她真的很需要一个面试机会证明自己。

她紧张的小心情叫蒋楠一眼都收纳在眼里,没有立刻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她。那悠然的样子,仿佛像是在欣赏她的紧张,叫人辨不清情绪。

他越是沉默,叶果的心,就越发荡在谷底,惶然不安。

也许他是不好意思当场拒绝阮震宇,所以他才迟迟不做决定。等着她识趣的退缩吗?可是,这时候,她一点都不想识趣。梦想就在朝她招手,她没有理由怯步。

当年姐姐可不就是那份对事业的勇敢和义无反顾,才叫本市最好的律师事务所看中?

“蒋总,如果给我机会,我一定能证明你的眼光是正确的,决不让你失望!”

小脸上全是认真。充满梦想,又专注于梦想的女人,大略是最最可爱的。

看着她,蒋楠唇角一松,唇线扬出轻浅的弧度,“是吗?那你想怎么证明?你要知道,一份简历根本是不够的。”

一时间,仿佛其他三人都不存在。这场饭局,俨然成了一场测验考试。

他威严得像是主考官,她只有认真应对。

“实践经历是我的薄弱项,我无法用此证明,但只要有机会,将来我一样是能证明。现在,唯独能让我扳回一成的是我手上现在正在写的金融市场分析研究报告。我相信,那份报告不会让你失望。”

她对专业的自信,不单单让蒋楠侧目,连阮家两长辈包括阮锋,也觉得惊艳。

她外表看起来温婉沉静,倒不知道内心竟也志气不小。

蒋楠扯了扯唇,眼底波动的情绪叫人辨别不清,只是终于松了口:“那好。找阮锋要我的email,今晚将你的报告和简历一起发过来。如果过关,我会将你的简历亲自交到人事部。”

“谢谢!晚上一定发过去!”听到这个回答,叶果喜不自禁。感激的笑看着他,潋滟的眸子绽放出璀璨流光。

蒋楠的视线微顿了一下。

那笑容,干净得叫人心悸。

这六年来,他偶尔在脑海中描绘过那女孩的笑颜,却不想近在眼前时原是这样的生动明朗。

“这次姐夫真是破例了。”阮锋也笑,看了看蒋楠,又和叶果说:“上次我姐求着要塞进一个人进来,姐夫就是没答应。现在我姐要知道你这么轻松就搞定我姐夫,肯定要打翻醋坛子了。”

叶果盯着阮锋,惶恐的问:“那怎么办?”

她可不希望让那尚未见过面的阮家姐姐对自己印象不佳。

见她当了真,阮锋又宽慰她,“逗你玩的,我姐没那么小气。”

她松口气,却下意识看一眼对面的蒋楠。

阮莹自然该是一个很优秀的女人吧!不然,对面这个要求完美的男人也不会看上了。

……

因为报告还未完成,叶果当真是一刻不敢耽误,心急火燎的往家里跑。

阮锋坐在车上,凝目看着她渐渐消失在拐角的背影,忍不住想起姐夫进门说的那句话,整个人有些无力得像是浸泡在水里一样。

原来,她的唇……和阮莹相似……

所以,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才会有怦然心动的感觉?这样的事实,叫他有些透不过气。

……

“小果子,蒋暮等你半晌了!”叶果才进家门,陆甜慧就说。

“去哪了?听说大清早就出了门。”蒋暮晃荡荡从叶母身后探出头来,冲叶果笑。他和叶果一样是研究生在读,同一个导师。

两个人关系是铁哥们。照理说对这张妖孽一样的脸,叶果早已经有顽固的抵抗力了,可此刻他突然出现,还是叫叶果有些晃不过神。

用叶雨的话说,这丫帅得能让女人扼腕,男人遁地。

“你怎么来了?不是在国外逍遥么?”叶果弯身换鞋,懒得看他。

“想爷了吧?”

某个家伙一脸的欠揍样。叶果翻翻白眼,“正想着这几天能耳根清净些,你就又回来折磨我!”

见矮几上摆着母亲给蒋暮切的水果盘,她就着他用过的牙签叉了一瓣雪梨塞小嘴里。

凝着她翕动的小嘴,蒋暮乐呵的笑,“爷不和你计较。给你带了礼物,自个儿看看去。”

陆甜慧给女儿倒了热茶出来,听到蒋暮的话,自己也接了话,“当真是见者有份,连你姐和我的礼物都带着。下回再这么客气,阿姨都要不好意思了。”

最后一句,陆甜慧是冲蒋暮说的。

不等他回答,叶果已经接了话,“妈,别不好意思。这讨厌的家伙平时没少折磨我!”

每次被女人甩喝到半死不活,都是打电话叫她出去接人。大半夜也不怕她被狼叼走了!只是,叶果总是很诧异,像蒋暮这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男人,居然也会被女人甩。

当然,这句话她只是放在心上,绝不会说出来让蒋暮穷得瑟。

“是,阿姨,您和姐姐收着我礼物,我也能光明正大来蹭饭。”蒋暮没脸没皮的接叶果的话。

叶果一脸的嫌弃,“厚脸皮!谁是你姐姐了?”

“哼!再啰嗦,当心爷我叫阿姨一声妈!”蒋暮冲她瞪眼。

“你敢!”叶果不客气的瞪回去。这蒋暮当是她的克星,每次见着他就忍不住要拌嘴吵闹,好不热闹。

陆甜慧笑望着他们,“真是一对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