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医王李叔王雪儿-李叔王雪儿免费阅读

作者佚名所写的小说《妙手医王》,李叔王雪儿是本书的主人公,精彩试读“李叔,那我该什么办啊?”听到我说的这么严重,王雪儿都快要崩溃了。我见时机已到,喉咙咕咚一下,咽了口唾沫。“要不……我帮你吸出来吧?”“小雪,你……千万别误会啊,这是现在最简单有效的方法,既然推拿没有办法将奶排出来,就只能靠吸力来疏导了。”

2020-1-31 10-22-58.png

精彩内容:

“姐姐!姐姐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别说我没提醒你,要是你这次没把事情办好,到时候别说我了!就是咱们妈妈也不会再管你了!”李淡淡在门外不耐烦的皱起眉头,但想到妈妈嘱咐她的事情,她又只能压下内心的躁动,勉强放柔声音,“姐姐我们都是为你好啊,你不是说要进圈子追何晗哥哥的吗?”

何晗?

栗锦浑身一颤,她抬起头,一张脸苍白毫无血色。

今天是她外公的生日,而她的好继母,好继妹也是千挑万选才选出这么一个好日子,费尽心机的拾掇着她来和外公摊牌,外公有心脏病,这一切她们都知道!

当着所有宾客的面儿让她外公下不来台,当年她真的是自作自受!

“栗锦啊栗锦!”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勾起一个冷笑,“现在该是那些蛆虫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外面的敲门声还在不断响起来。

栗锦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木门,打开水龙头,掬了一捧水在自己的脸上,水珠顺着脸颊滑落,她现在不再是那个沉浸在‘家庭游戏’里的无知小姑娘了!

今天是外公的生日,外面宾客如云。

更重要的是……她原本就和外公家不太亲近,因为她讨厌凡事都要来指手画脚的生母,甚至外面的人都不知道她其实是著名国画艺术家裴苍海的外孙女,母亲是当代炙手可热的绘画界新起之秀裴瑗,而她的两个舅舅,一个经营着国内最大的娱乐公司天华娱乐,另一个舅舅是投资界的天才,在各大产业链之中都有他名下的公司。

可惜裴瑗得了癌症去世的早,两个妹控的舅舅只能把一腔‘爱妹’之情又转移到了栗锦身上,只是栗锦从小就在李颖,也就是她继母的唆使之下和他们并不亲近。

他们只知道她是天宇集团老总的大女儿栗锦。

殊不知裴家比栗家底蕴要深厚的多,当年她父亲栗亮还是靠着裴家的支持才有了现在的成就。

栗锦站在镜子前面,她今日穿了一条黑色的长裙礼服,明明是生日会,李颖却给她准备了这种颜色的衣服?

呵!

栗锦伸出了手,重重的在自己的左脸上打了一巴掌,“栗锦,这一巴掌是打你上辈子亲疏不分!”

又伸手,在自己的右脸上打了一巴掌。

“这一把掌,打你不知好歹,愧对外公舅舅!”

这一辈子!

她一定要拼死了对自己真正的亲人好!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头发,不适脚的高跟鞋也被她踩得稳稳的,李颖知道她不会穿这种高跟鞋,特意让她出丑的!

可她现在是在各大场合都镇得住的年轻影后!

眼神,气场尽数改变!

栗锦走过去,一把拉开门,红肿的脸出现在李淡淡的面前。

“姐……姐姐?”李淡淡惊呆了,伸出手想要碰她的脸,“你的脸……。”

‘啪’的一声脆响,栗锦猛地拍开了她的手。

下一刻,她的眼中蓄满了泪水,精湛的演技让李淡淡都愣住了。

“淡淡,我知道我说错话了,那你也不用这样对我吧?我可是你姐姐啊?你怎么能打姐姐?”避暑山庄里虽然大,但外公的客人还是不少的,远远的栗锦就看见有人走过来的身影,当下把声音提的更高,“你在家里无理取闹就算了,今天是我外公的生日!你不要给我外公找麻烦,就当我这个做姐姐的求求你了好吗?”

李淡淡不是喜欢当白莲花吗?

不是喜欢在外面装柔弱吗?

可惜的!现在的李淡淡在她面前就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姑娘!演技拙劣浮夸,不值一提!

“姐姐你怎么……。”李淡淡委屈了,这次是真的委屈了,她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呢?

李淡淡眼看看热闹的人过来了,更着急的要去抓栗锦解释。

谁知道栗锦突然就甩开她的手往外面的方向跑起来了,黑色长裙飞舞,踩着高跟鞋健步如飞,她一双平底鞋楞是没跟上她!

“那是谁啊?”

“那黑裙子的女孩子好像被白裙子的打了是不是?”

围观的一对儿夫妻疑惑的看着两人跑远的方向,男人倒是还好,女人立刻拿出了自己手上的手机,打开聊天群开始输入。

里面都是一些差不多圈子的贵太太们,就是那种李颖这种小三出生的怎么挤也挤不进去的圈子,正好这里面的几个太太也都来参加生日宴了。

【姐妹们,和你们说一个爆炸性的消息,我刚才好像看见裴老那个传闻之中的外孙女了!好像被人打了……】

栗锦对这里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她永远忘不了外公在她面前倒下的那一刻,忘不了两个舅舅痛心失望到极致的眼神。

她对不起他们!

跑过石子路,绕过小木桥,冲进山庄里,她在大厅里看见了坐在位置上的老人。

穿着一身唐装,和蔼的眉眼,红润的脸色。

不需要任何的演技,栗锦心口绞痛,扶住了门框才勉强站稳没有原地跪下去。

那是……世上最爱她的外公啊!

脸上痒痒的,栗锦伸出手一摸……原来她早就在看见外公的那一刻,泪流满面!

“外公!”

她用尽全身力气重重的喊了一声,热闹的大厅立刻变得安静下来。

裴苍海眯起眼睛,冲着栗锦看过来。

“锦……锦儿?”裴苍海大喜,“你来了?你怎么不和外公提前说一声外公让人来接你啊……等等!”

栗锦就那样傻站着,她不敢迈出那一步,她没那个脸!

裴苍海却拄着拐杖急急的在别人的搀扶下小跑着过来了。

等看清楚栗锦脸上那两个红色的巴掌印之后,他脸色猛地阴沉下来。

手上的拐杖重重的跺在地上,发出‘嘭’的一声。

“是谁!

“是谁欺负我外孙女?”

‘滴滴滴’!

就在旁边的一个中年女人拿起收起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聊天群,脸色一变,小声惊呼:“原来她就是裴老的外孙女?在自家地盘还能被一个穿白裙子的女人给打了?还口口声声称是她的妹妹?”

裴老面色阴沉,而就在这时候,李淡淡也终于一路小跑了过来,那纯白的裙子在阳光下如同鲜花盛开……惹人厌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