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吗舒不舒服宝贝(老赵许晴晴) 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老赵伸出手机轻轻挑开了许晴晴手中拿来遮挡的衣服,许晴晴整个胸部又重新暴露在空气之中。这和刚才从上面角度看到的不一样,现在自己的这个角度来观看,又是一番风味。许晴晴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原来老赵打的是这个主意啊!那就好办多了,正好刚才那个年轻小伙子压根就是中看不中用,完全没有让自己满足,这下可好,老赵就撞进来了。

2020-2-1 16-10-04.png

精彩内容:

会议室内,崔亮宣布了部门任务。

“瀚海国际房地产公司一直都是我们公司重要服务对象,而刚刚得到的消息说,他们将要启动一个大项目,大家辛苦一下,加班把合作方案做出来,梁董希望我们部门能争取到这一次的合作!”

接下来的时间,所有人都进入了紧张忙碌的工作状态.

而严正天被包养的事情也随着紧张的忙碌,暂时被大家遗忘。

严正天虽然已经恢复身份,不过他既然没选择揭开自己的身份,自然也要跟以前一样上班。

期间黎璎珞有主动邀请过他出去,都被严正天以加班狗需要熬夜奋战为由拒绝了。

不过黎璎珞压根不信,一个连一亿都不在乎的人,会去加班熬夜?

两天后,通过一番忙碌,崔亮手上总算有了一个可行的方案,现在就差一个合适的人去跟瀚海国际谈合作。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崔亮却计上心头。

“同志们,这两天大家辛苦了,不过结果也是喜人的,我们有了一个近乎完美的方案,大家现在可以放下心来,去好好休息了。

至于这个方案嘛,明天一早,严正天,就交给你去和瀚海国际交涉,虽然你也很辛苦,不过要是你能彻底谈好合作,可是功劳一件,希望你认真对待。”

崔亮郑重其事,似乎没有一点仇怨的样子。

“好吧,我去就我去。”

严正天有气无力的回答,这两天他确实也累到了,也没有想这个任务落在自己身上有什么深意。

一番安排后,众人拖着疲惫陆续离开,可是崔亮却悄悄将罗盛留了下来。

“崔主管,你留下我还有什么安排吗?”罗盛的神情明显有些不情不愿。

崔亮看出来了罗盛的情绪,也不多解释,直接说道:“交给你一个任务,回头悄悄把严正天的方案换了。”

“什么?换方案?”罗盛一脸惊讶。

“主管,您不是说这是梁董事长亲自交代的重要任务吗?如果出了事,就算严正天被严惩,可咱们也要被牵连啊!”

“就你能,你觉得我会给自己挖坑吗?”

崔亮不满的瞅了罗盛一眼,“你放一百个心,瀚海国际那边我有朋友负责这个项目,合作就是我一句话的事情!等他事情办砸了,咱们再出面力挽狂澜!”

“哈哈,高,实在是高,果然一切都在主管计划之中,严正天背黑锅受罚,主管你拯救公司水火之中,这严正天是要被玩死啊。”

罗盛一脸佩服,这手段实在是高明。

严正天回到家里倒头就睡,第二天到公司报了道,直接拿了方案就去了瀚海国际。

而早有安排的崔亮和罗盛看着严正天并没有发现异样,暗自露出了诡异笑容。

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严正天出了公司门,开车去瀚海国际,方案直接就扔到了一旁座位上,压根就没打算拿来用。

对于他来说,现在他是瀚海国际的大股东,只是确定一个项目合作方,不过就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跟黎瀚海约好后,秘书张梅亲自到大门口把他带进了董事长办公室。

“严公子过来可是有什么指示,我这边随时随地配合?”

严正天一到,黎瀚海立马就恭敬的迎接,细心的张梅更是能感觉出来黎瀚海还有些紧张,似乎对于严正天颇为敬畏。

不过张梅自己也清楚,严正天看上去似乎很普通,可人家是随便能拿出一亿现金的豪门。

这种人的存在,身后必定还有一尊庞然大物,其财力势力,绝对是瀚海国际无法想象的。

“黎叔不用客气。”严正天淡笑一声,也不管身后的黎瀚海和张梅在那站着,自顾自的坐到了主位说道。

“这一次过来,却不是什么大事,我在盛达科技工作,那边想要与瀚海国际寻求新项目的合作,所以派我过来争取合作的机会。”

“盛达科技?你在那里工作?”黎瀚海和张梅都是一愣,不敢置信。

“嗯,对啊,我是一个部门小职员,我们主管看我不顺眼,老叫我跑腿。”严正天随意回道。

小职员?

开什么国际玩笑?你可是随便就拿出一个亿的大人物,你告诉我,居然在一个广告公司当个小职员?

像是看出来两人的疑惑,严正天无奈摇了摇头,“随便玩玩,那个公司我也投了些钱,也是最大的股东,我这跑过来,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

好吧,这才是真有钱,这里扔完那里扔,偏偏明明身家亿万,却偏偏喜欢装穷受苦。

黎瀚海顿时感觉自己的境界似乎差了很多。

有些苦笑的点点头,表示知道,接着便直接就吩咐张梅去拟订跟盛达科技的合作合同,直接签订。

严正天和黎瀚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大概也就是一些瀚海国际里里外外的事情。

突然严正天想到了什么,好奇的问道:“黎董,说起来我倒是好奇了,公司投资的瀚海一期基本都交房,资金早就回流,第二期就算涉及资金更多,以你的实力应该不至于就资金不足吧。”

瀚海国际在阳城也是一流企业,而黎瀚海也明显不是那种庸碌之辈,却被逼到差点卖女儿的地步,这样似乎极其不合理。

“唉,谁说不是呢。”黎瀚海叹息一声,“说起来这事之所以搞成那样,还是因为璎珞。”

“黎璎珞?什么情况?”严正天有些疑惑。

“第一期项目成功后,我对于二期有了更大盘的想法,而也是这时候,明计地产的老板李健找上了我,想跟我合作,一起开发瀚海二期。

一开始双方说好,买入地皮是由我这边全资,而后的基建则交给明计地产,可是等地皮买下,明计地产却一再推脱项目启动时间,甚至因为只有草签的协议,他们都打算单方面终止合作,而我因为前期超支投资,出现了周转不急,资金断裂的困窘。

也是这时候,明计房产的老板李健才表现出要追求璎珞的意图,说是只要两人婚事定下来,那么就立马支持项目启动。”

黎瀚海提到这件事便气愤不已,显然他自己也对于李健的行为相当不耻。

严正天听了也是鄙夷不已,泡妞不靠感情温暖,居然用这种旁门左道,那个李健还真不是东西。

“黎董,不是我说你,你也算是老江湖,这李健明显就是人品不行,你当初怎么会选择跟他合作呢?”

这是严正天最不解的地方,人品这东西窥管见豹,就不信黎瀚海连这点识人之明都没有。

“唉,这不是人品的问题,不知道严公子听说过银河会所吗?”黎瀚海问道。

“听过,当然听过。”严正天微微一笑。

“李健就是其中的白银会员,这个身份就是信誉人品的象征,但我没想到他如此卑鄙。”黎瀚海无奈的说道。

“如果他要是联合银河会所的会员来打击自己,那我真的是要完蛋了。”

“那黎董怎么不自己去申请一个?”

“唉,我也想啊,这不是有钱就能通过的,之前已经申请过一次,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没通过。”

原来如此,这样的话,一切就能解释通了。

“好吧,看来你真是有苦衷。这样吧,我和璎珞也算是一见如故,看她的面子,明天我让人把银河会所的黄金会员证明给你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