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婿错把我当成了女儿(许静老王)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

看着许静白皙的肌肤展现在眼前,老王使劲吞了口唾沫,他把橄榄油挤到了手心上,激动无比的朝许静的后背探了过去。这次肌肤相亲,老王身子颤抖,心里面好像有无数蚂蚁在啃食,让他心痒如麻。粗糙的手掌在橄榄油的润滑下从许静的后背轻轻滑过,每一次的移动,许静都会如同触电般一样颤抖起来,喉咙深处也会传来低吟声。

2020-2-4 20-05-20.png

精彩内容:

陆晚晚快步走过去,动作娴熟地拿起相机,冲着打光师做了个准备就绪的手势。

陈白露姿态慵懒地躺在沙发上,一张精致娇俏的脸透着一丝慵懒气息,一双娇而不媚的瞳眸摄人心魄,仿佛只要她坐在那儿什么都不用做,便是一张绝美的大片。

陆晚晚在拍摄上素来追求完美,不断地调整变焦,虽然已经拍了不少张照片,她还是觉得总是有些不完美的地方。

她示意打光师抬高光板,一丝不苟地说道:“陈小姐,请你再往右边挪一点,这样构图会更好。”

陈白露的眉梢微挑,很是配合地往右侧挪了挪,一双修长白皙的手臂自然地垂落下来,优雅而不做作。

这正是陆晚晚想要拍出的感觉,正要按下快门,却被斯蒂文无情打断:“这位小姐,你到底是不是专业的呀?我入行那么久,就没见过给我们家白露提意见的摄影师。”

陆晚晚深吸了一口气,极力保持平静:“我只是想拍得更好,毕竟这也是我的工作。”

斯蒂文的嘴角扯过了一丝冷笑,故意拖长了尾音:“我看,有的人就是仗着自己在国外待了几年,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他狠狠地瞥了陆晚晚一眼,语气里噙着一丝不耐烦:“算了算了,先让我们家白露休息一下吧,妙妙你去给白露买杯美式咖啡。”

陆晚晚倒吸了一口凉气,自告奋勇:“我请大家喝咖啡,我马上出去买。”

她的眉间微微松动,快步向楼梯的方向走去,她实在太需要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了,否则不被那个斯蒂文活活气死才怪!

斯蒂文缓步走到陈白露身旁,拿起粉底替她补妆,阴阳怪气道:“白露,你看看这些摄影师,本职工作做不好,就会学着讨好你。”

陈白露不经意地挑眉,态度冷淡:“你总和新人计较什么。”

她突然正襟危坐起来,一脸认真地问道:“我告诉你约墨尘吃饭的事,你办好了吗?”

斯蒂文面露难色,沉声道:“苏少那边说最近都没有空。”

陈白露的脸色瞬间垮了,唇间紧闭,眸低掠过了一丝落寞。

斯蒂文有些措手不及,压低嗓音提醒道:“宝贝啊,那苏少现在也算是有未婚妻了,你现在又在事业上升期,要是被狗仔拍到你俩,不知道又要杜撰什么了。”

陈白露的眉间一凛,语气里噙着一丝不耐烦:“我知道了,别说了。”

这些道理她又怎会不明白,只是苏墨尘就像是她这些年的执念,她越想掩饰自己对他的感情,最后却是欲盖弥彰。

窗外,一辆黑色幻影闪过。

苏墨尘注意到陆晚晚,立马示意严嵩停车,他的目光转向陈白露,嗓音冰冷:“她们怎么会在这儿?”

严嵩答道:“我听说CK杂志社最近新招了一个摄影师,没想到就是陆小姐,陈小姐今天是在拍摄创刊十周年的封面。”

苏墨尘的眉间微微松动,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漠:“你去泊车,我进去看看白露。”

严嵩的肩头微颤,自知自家主子哪里是要去看陈白露,分明是想去偶遇陆晚晚,却又不能当面驳了他的面子,态度恭顺地应道:“是。”

苏墨尘下车,缓步走进大厦攀上楼梯,不料却和一个冒冒失失的女人撞了个满怀。

由于剧烈的撞击,陆晚晚一个趔趄,身体失衡地跌落进男人的怀中,嘴唇不偏不倚地落在他微凉的唇间。

软唇相贴的那一瞬,陆晚晚的瞳孔长大,心脏猛地落了一下。

她这是在干什么!

电光火石间,苏墨尘的心跳加速,女人温热的气息萦绕在脸间,夹杂着一丝熟悉的木香。

他的心间一顿,这种悸动的感觉熟悉而疏离,尤其是这抹不寻常的木香,他分明在哪里闻到过!

陆晚晚怔愕地看着他,用力推开了男人的胸膛。

这一切都被陈白露尽收眼底,她猝然站起身,一张俏脸趋于狰狞,眼底的妒忌和恨意欲盖弥彰。

苏墨尘的眉间微蹙,一双墨色的瞳眸紧盯着她,眸低掠过了一丝连他都未曾觉察的关切:“你没伤到吧?”

陆晚晚有些懵然,眼神规避男人的目光:“我没事。”

她渐渐平静下来,只感觉自己的后脑勺被什么垫着,这才后之后觉地发现苏墨尘一直用手护着她。

突然,严嵩步履匆忙地赶来,压低嗓音道:“苏少,唐氏那个案子出了点意外,需要您亲自回去处理一下。”

苏墨尘的眉心微拢,抬眸意味深长地看了陆晚晚一眼,方才快步离开。

真的很奇怪,总觉得自己很久以前就认识这个女人……

陈白露彻底崩溃了,没想到他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竟然还公然亲了别的女人!

陆晚晚神情错愕地回到摄影棚内,便接触到陈白露狠厉的目光,那种憎恶的眼神仿佛要将她生生撕裂开。

秦渊贺的脸色凝重,低声嘀咕道:“我的小祖宗啊,陈白露和苏少说起来也是青梅竹马,你这回是摊上大事了……”

陆晚晚倒吸了一口凉气,硬着头皮走到陈白露跟前,将姿态降到最低:“陈小姐,我们可以继续拍摄了吗?”

陈白露的眉间紧蹙,冷鸷的目光扫视她的脸,语气冰冷:“你和墨尘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该怎么解释?刚才分明就是个意外啊!

陆晚晚愣了一下,眼神明显有些躲闪,悻悻道:“我的女儿是苏先生儿子的同学,所以我们见过几次。”

“看起来你们很熟?”陈白露继续追问。

陆晚晚的眉间紧拧,连忙撇清关系:“陈小姐误会了,我和苏少刚才只是不小心……”

陈白露的胸前一阵起伏,一双娇艳的瞳眸里透着一丝阴冷,语气却分明是挑衅的口吻:“我突然觉得累了,不想拍了。”

她的嘴角扯过了一丝冷笑,撂下一句话便踩着高跟鞋离开。

秦渊贺彻底慌了,大步追了上去:“陈小姐!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