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紧致让他闷哼出古言

三年前说服肺癌二期的婆婆做癌细胞清除手术,结果失误把婆婆给做成了植物人!你知道她老公是谁吗?大名鼎鼎的严鹤北!” “原来她就是那个麻雀变凤凰的纪洁啊!当年那场童话般的婚礼,我还记得呢!全深城谁不知道她婆婆看不上她,失误会不会是故意的啊?” “谁知道呢?反正严总直接吊销了她的医生资格证,医院也开除了她,她啊,三年来天天都这样,赎罪!” …… 这种毫无根据的臆测,纪洁已经听过无数次。 放在膝盖上的手慢慢攥紧,眼神闪过一丝不甘。

2019-10-23 11-49-11.png

精彩内容:

“有请新郎新娘交换订婚戒指,从此情定一生,恩爱相随……”

纪洁刚走进店的订婚宴会场,耳边就响起了司仪的话,她猛地抬头看向高台上一对宛若璧人的男女,顿时心中一片绝望。

新娘苏子萱,新郎严鹤北。

这两人她都很熟悉,他们三个人是一起在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只是苏子萱特别喜欢抢她的东西,上学的时候也各种针对她,所以两个人并不对付。

而严鹤北……

想到他,纪洁的心里抽疼了一下,他是她的男朋友!

只是,现在和苏子萱订婚了,变成苏子萱的未婚夫了!

因为严鹤北出了车祸,昏迷了一段时间,等他好了以后,就把她给忘记了,而苏子萱趁虚而入,把他给抢走了。

她去找过严鹤北,他却说:“纪洁,我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的心思歹毒,编出这样一个谎言来想把我从子萱的身边抢走,我恶心你!”

想及此,纪洁的心更疼了,看着高台上的严鹤北,胸口如被什么东西堵上了一般,如鲠在喉。

台上的苏子萱原本脸上呈着幸福的笑容,结果往台下一瞥,就看到了纪洁。她的脸色顿时变了变,惊慌的看了眼严鹤北,见他没什么异样,也没发现什么,这才松了一口气。

苏子萱怨毒的看了纪洁一眼,朝着台下自己的母亲使了个眼神。

苏母顺着苏子萱的视线看到了纪洁,顿时大惊,担心她会破坏女儿的订婚宴,于是拉着旁边的简宏业,直接走上了前去,拦住纪洁想上前的脚步,质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纪洁只觉得搞笑,她看了一眼苏母旁边的简宏业,冷笑起来:“我爸爸在这里举办宴会,我为什么不能来?”

没错,简宏业就是她的亲生父亲,这件事情说起来就好笑,苏子萱抢走了她的男朋友,而苏子萱的母亲,却也同时抢走了她的爸爸简宏业。

苏母听到纪洁的话,顿时脸色很难看,瞪了旁边的简宏业一眼。

简宏业摸了摸鼻子,这才道:“安安,今天是子萱的订婚宴,你别闹了!”

“我闹?”纪洁冷笑起来,抬头看向简宏业,质问:“因为你出轨,妈妈气得心脏病发过世,而她的头七刚过,你就堂而皇之的公开了自己与这个小三的关系,还给小三的女儿举行订婚宴!”

简宏业的脸色顿时一变,表情由尴尬转为恼羞成怒:“爸爸和你苏阿姨是真心相爱的,她不是小三,今天又是子萱的订婚宴,你若不会说话就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

纪洁忍不住嗤笑一声,瞥了苏母一眼:“简宏业,她若不是小三,那作为你原配的,被气得心脏病发过世的我的母亲,她又是什么?”

“你……”简宏业顿时气得咬牙切齿。

苏母被人指着鼻子说小三,脸上的表情也有些挂不住,她连忙招呼了保全过来:“你们酒店的保全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个人要闹事,你们赶紧把她给我抓起来!”

几个保全听到吩咐,连忙上前去,架住了纪洁,就准备把她往外拖。

“啊,放开……唔,唔……”纪洁刚准备挣扎反抗,结果旁边的苏母便速度很快的直接往她嘴里塞了一块手帕,堵住了她的嘴。

纪洁恨得咬牙切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高台上的严鹤北,以及对自己一脸淡漠的父亲。

纪洁很不甘心,趁着保全不注意,一口咬了架住她的保全,大力挣脱,逃走了。

“抓住她!别让她跑了!”苏母见此,慌了起来,连忙让几个保全去追。

纪洁一路逃走,保全追的很急。

纪洁突然瞥见不远处的电梯到了,她连忙眼明手快的跑了进去,狂按电梯的关闭键。

电梯上行,暂时安全了。

纪洁呼出一口气,就在这时,电梯到达了一个楼层,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听到了不远处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和寻人的声音。

肯定是苏母的人!

纪洁不敢再停留,连忙离开电梯,在酒店的楼道里奔跑起来。

“一定要找到她!”

保全寻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纪洁突然瞥到楼道的地上,有一个被人丢弃的面具。

纪洁连忙捡起来,是一个狐狸面具,她顿时急中生智,将面具戴到了自己的眼睛上。

就在这时,纪洁突然听到不远处的房间里,传来一声巨响。

那个房间里应该有人,正好可以去求助。

纪洁想着,连忙跑了过去,结果她刚走到门口,还没来得及反应之时,就被一只大手拽进了房间里……

紧接着就被一个男人抵在了墙上……

男人的眼睛上戴着银色的面具,露出一双如同鹰隼一般锐利深邃的眸子。

虽然面具遮住了半张脸,但是管中窥豹,也已经足以证明男人的长相极其俊美了。

“你干什……唔……”纪洁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温柔冰冷的唇覆上了。

纪洁顿时震惊:“混蛋,放开我……”

结果……

“不要……”纪洁伸手抵在厉少霆的身前,想要将他推开,但是他的力气却很大,身体如同铜墙铁壁一般,根本就推不开。

紧接着,她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悬空了,被厉少霆抱了起来,一把扔到了身后的席梦思上。

纪洁察觉到了危险,浑身发抖起来,她现在只想要离开这里:“你放开我……”

“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