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佳人李颖最新章节-我的完美佳人小说

《完美佳人》的主人公是李颖与王浩,是一本最新的言情小说,其内容情节引人入胜,丰富多彩值得书友们一阅。试读:李颖听话地把腿分得更开了,手机朝着双腿间移动…..“啊,不!”她羞恼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2020-2-7 11-44-37.png

精彩内容:

因为,就在这不经意间,诺筱颖觉得面前这个男人,和那晚闯入她家,被她救了的男人有几分神似。

不!不是有几分神似,而是越看越像!

“你……”

诺筱颖欲言而止,觉得这世上应该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把你身份证给我。”男人接着说,脸上挂着如沐春风般的微笑。

他一双锋芒毕露的黑眸,冷峻深邃,而眼神却是温柔的。

并且,他还跟那个被她救了的男人有几分神似。

诺筱颖怔怔地将手里的身份证递给男人,思绪有些出神。

男人接过诺筱颖的身份证,然后对窗口那边的工作人员说道:“您好,麻烦您帮我退了这张票,然后用这张身份证重新买上这张票。”

“好的,请稍等。”

“……”

“您的票和身份证,请收好。祝您旅途愉快!”

“这张票,就送给你了!”男人会心一笑,将票和身份证塞到诺筱颖的手中,优雅地转身离去。

“等等……”我还没给你钱……

诺筱颖回过神来后,熙熙攘攘的售票大厅,早已不见了那个俊美男人的身影。

不过,她总算是拿到了去滨江城的票。

诺筱颖拿着票上了特快列车,在乘务员的领路下,才知道,这张票竟然是“高级软卧”!

乘务员推开车门,微笑地将诺筱颖迎进车厢。

诺筱颖走进去的时候,豪华的车厢内,已经有个男人坐在沙发那正在和别人打电话。

而这个男人……就是刚刚送她这张车票的男人!

诺筱颖顿时一脸惊喜。

“我已经上火车了,车子修不好的话,那就派人来拖车吧!嗯,我现在在开网络会议,其他事等完了后再说。”

男人终于挂了电话,正当诺筱颖想上前把车票钱给他的时候,这个男人又拿起耳麦,将一台银色的笔记本电脑放腿上,朗朗地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

诺筱颖探身看了看,才发现,这个男人正和几个穿着西装的外国人聊天。

呃……好高大上!

诺筱颖识趣地坐回自己这边的座位,四下打量着这高级软卧的车厢。悬挂的两张单人床下面是两张沙发,中间共用一个茶几,茶几上有内线用的移动电话,那边还有电视,以及独立卫生间,车厢内有无线网络。

车厢里的基调是高贵的烫金色,整体看起来非常豪华。

见那男人似乎要聊很久,诺筱颖只好躺沙发上拿手机上网,玩到一半,她的肚子便开始叫嚣了。

诺筱颖这才想起,自己没吃晚饭,刚刚赶火车又赶得太急,没买吃的东西。

大概一个小时过去了,那个男人终于取下耳麦合上了笔记本电脑。

诺筱颖忙从沙发上起来,主动跟男人微笑着打了一声招呼:“你好!谢谢你把车票退给我,请问车票是多少钱?我把钱给你。”

男人听着诺筱颖的话,这才正眼看向诺筱颖。

结果,未等男人开口说话,诺筱颖的肚子突然不争气地“咕咕”地叫了一声。

诺筱颖顿时一脸的尴尬。

男人会心一笑,拿起茶几上的移动电话,又看向诺筱颖,问道:“你有什么菜是不吃的吗?”

诺筱颖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男人接着跟电话那头的乘务员点餐。

“正巧,我也没吃晚饭,一起吃。”

男人挂了电话后,微笑着说。

诺筱颖似乎明白男人有意不想收她的车票钱,便不再追问下去了。

乘务员把饭菜送过来后,男人拿出了自备筷子,无意间看到坐在对面的这个女人却在一脸窘迫地看着自己。

或许是觉得自己太特殊化了,男人于是又将自己的备用筷子收了起来,拿起一次性筷子跟诺筱颖一起吃饭。

诺筱颖慌忙说道:“没关系,你不用管我,你平常怎么用餐,就怎么用餐。”

她说着,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

男人会心一笑,优雅地端起一次性餐具吃饭。

诺筱颖一边吃饭,一边偷偷瞄着这个男人。

他举止投足间,很有贵族气质,与这周遭的环境有点格格不入。这里虽然是“高级软卧”车厢,但仍旧显得有些令他屈尊了般。

人与人的差距,或许就在这里。

吃过饭后,乘务员收走了茶几上的餐盒,诺筱颖和那男人也并未有过多的交谈。

诺筱颖闲来无聊,正拿着手机玩游戏的时候,“发小”叶美佳突然发来了一条微信。

筱颍,呜呜——本宝宝失恋了,求安慰哇!——叶美佳。

失恋?!诺筱颖微微惊怔了一下,忙回了一条“抱抱”的安慰表情。

他劈腿了!就在我和他的出租屋内,他跟我大学室友滚了床单,还被我逮了个正着!——叶美佳。

诺筱颖看到叶美佳发过来的消息,一时间,沉默了。

如此类似的情节,同样也在她的身上发生过。

何明旭,脚踏两船,事后还对她说那般理所当然的话,真的伤透了她的心。

诺筱颖也需要人安慰,所以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安慰同命相连的叶美佳!

其实,比起叶美佳,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令她更悲催。

接着,叶美佳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很狗血是不是?这么狗血的事情,竟然真实地发生在了我身上。——叶美佳。

佳佳,别伤心了,为那渣男掉泪,不值!——诺筱颖。

这句话,诺筱颖也是对自己说的。

筱颍,想听你给我唱《我很快乐》。——叶美佳。

以前读中学的时候,每次KTV聚会,她诺筱颖可是超级麦霸,唱的歌比原唱还要好听,谁叫她是个苗族姑娘了,苗族姑娘能歌善舞。

我现在在火车上,不方便唱给你听啊!——诺筱颖。

我真的很想听你唱,你就当是给远方的发小一个安慰吧!筱颍,拜托了,我都快伤心死了。——叶美佳。

诺筱颖看着叶美佳发过来的小小要求,抬眸看向了坐在对面沙发上还在用笔记本电脑工作的男人。

“那个……先生……我可以唱歌吗?”

诺筱颖厚着脸皮问,为了失恋的发小,她决定豁出去了。

男人抬眸看了诺筱颖一眼,微微一笑:“如果你唱得好听的话,当然可以。”

诺筱颖顿时又窘迫了,面红耳赤地拿起手机,点开了录音功能。抬眸再看坐在对面的这个男人时,她又想起了那晚那个受伤的男人……

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

诺筱颖心里不太确定,觉得是,是因为长得很像。觉得不是,是因为她感觉上性格有所不同。

那晚那个男人,她虽然后来又见过他两面,但是那男人外冷内热,每次出现,他都会猝不及防地强吻她。

而面前这个男人……温、文、儒、雅!

因为看到对面那个帅的一塌糊涂的男人,诺筱颖会胡思乱想,所以她索性闭着眼睛,开始清唱:“说,有什么,不能说,怕什么,相信我,不会哭,我不会难过;错,谁的错,谁能说得清楚还不如算我的错;做,有什么,不敢做,怕什么,相信我,不在乎,就算你走了……”

诺筱颖清唱完后,立即给叶美佳发了过去。

她希望自己的歌声,真的能给远方的这位发小带去安慰。

此时,耳畔响起了“啪啪啪”的掌声。

诺筱颖循声望去,只见男人放下手来,微笑着赞了一句:“你唱得很好听。”

“谢谢!”诺筱颖顿时感到欣喜,脸上梨涡浅笑。

男人接着说:“你可以再来一首吗?”

“你想听哪首?”

“你最拿手的。”

“好!”

诺筱颖嘴角微扬,打开手机,翻出歌词,又唱了另一首比较欢快的歌曲:“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心里头有些思念,思念着你的脸;我可以假装看不见,也可以偷偷地想念,直到让我摸到你那温暖的脸;知了也睡了,安心地睡了;在我心里面,宁静的夏天……”

男人听着,在沙发上躺了下来。他双手交叉枕着后脑勺,嘴角微扬,闭着眼睛,安静地聆听。

不可否认,这个女孩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就像一颗甜而不腻的糖,回味无穷。

诺筱颖唱完后,才发现,对面那个男人已经躺沙发上睡着了。

车厢内的空调温度调得比较低,诺筱颖走过去,从对面的床铺上拿下薄被,轻轻地替这个男人盖上。

这个男人的睡相很好看,光洁白皙的脸庞,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看着这个男人的睡相,诺筱颖突然觉得很眼熟。

她回想了一会儿,才觉得面前这个男人跟那天晚上受伤爬进她房间,被她好心救了的那个男人长得很像。

不过,怎么可能会这么巧呢?她都已经离开临海城了。

话说回来,诺筱颖看着面前这个优雅的男人,不禁欣慰地笑了笑,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还能遇上一个好心人,真好……

翌日清晨,列车快要抵达滨江城了。

傅昼景一觉睡到自然醒后,才发现自己身上盖着薄被,下意识便地往对面床铺上看去。

女孩侧躺着,睡相恬静。

身上这被子,应该是昨晚这女孩好心替自己盖上的吧!

傅昼景笃定地会心一笑。

此时,乘务员叩响了车厢房门,温和地提醒:“尊敬的乘客,您好,列车将于半个小时后抵达滨江城。”

似乎是听到了乘务员的敲门声和温馨提醒,女孩眉心蹙动,似乎是要醒了。

傅昼景回过神来,从行李箱里拿出洗漱用品,进了卫生间。

诺筱颖猛然从床上坐起来,慌忙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顿时松了口气,她还以为自己睡过头了。

她迷迷糊糊地挪到床边,本想踩着一旁的脚踏板下来,谁知脚下竟然踩空了,一不小心摔了下去。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