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青山柳眉小说-公公放开我小说

《公公放开我》的主角是陈青山柳眉,是一本很符合大众口味的言情小说,其内容生动精彩,喜欢的朋友们不要错过哦!试读:陈青山心里挺自责,“我这老脸真是丢尽了,偷偷干这事被儿媳妇发现了,我竟然还喷在她手上。幸亏我儿媳妇善解人意,没有跟我一般见识,换别家媳妇早就一巴掌抡过来了。柳眉真的是天下最好的儿媳妇啊。”

2020-2-8 9-23-48.png

精彩内容:

韩破今天的小心脏都被吓得要爆炸了。

好端端的凌杰怎么就变成了亚云饭店的老板?

而且还有无数的大佬前仆后继的给凌杰撑腰。

陆海超,陈林,李默……现在连齐衡都出面了。这个小子的能量到底有多大啊?

韩破,第一次对凌杰感到了畏惧:“我都不追究了,你还想怎样?”

“上一个让我下跪道歉的人,是号称玫瑰镇黑白两道一哥的李龙。结果……断臂求生。而你,比他多做了一件事。”凌杰指着林芸脸上的掌印,一字一句的道:“你,打了我的人。”

“我韩破好歹也是堂堂韩家的人,岂是他一个李龙能够比的?我打她是因为她冒犯了我……啊!”韩破话还没说完就被陆海超一巴掌给打飞了。

“你陆海超不过是一个混的,也敢打我?信不信我让我爸直接灭了你?”韩破头发凌乱,咆哮着。

“得罪凌先生,你父亲也保不了你。我不但要打你,还要卸掉你的右手。”陆海超从头贴身的地方直接亮出一把明晃晃的短刀。

寒光闪耀。

两个粗壮的保镖上前按住韩破,把他的右手抽了出来,平摆在地上。

韩破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

这是在电视里才发生的啊,此刻真实呈现在他们面前。

韩破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富二代而已,没有见过真正的杀伐场面。

陆海超本就是一路刀光剑影中走过来的,此刻身上散发出来的杀伐之气,令韩破魂飞魄散。

“陆海超,你要想清楚了。我是韩家的人。我爸是韩天豪!你这么对我,你不会有好下场的。”韩破还想用家族来压制陆海超。

陆海超不为所动,只是凝望着手中那银亮刺目的刀锋:“你得罪了你得罪不起的人。别说是你父亲了,就算是比你父亲强大十倍的人,也保不了你。”

“李默叔叔,我们两家一直交好。你帮我说说话啊。”韩破近乎哀求。

李默站着不动。

“齐老,您是我父亲的师长,也算是我的爷爷,您不能看着我被斩掉右手啊。”韩破继续哀求。

齐衡皱了皱眉,也好奇的看了眼凌杰。

这个青年如此狠辣决绝?

只是李默的御用鉴宝师,恐怕还不敢这么嚣张吧?

不过,齐衡终究没有开口。

他讲义气,先前凌杰为他解决了一个巨大的隐患,他欠了凌杰一个人情,不好在这个点上驳斥凌杰。但是此事过后,他觉得从此也就和凌杰两清了。

这样狠辣无度的人,齐衡觉得,不可深交。

哀求无果,韩破最后只要冲凌杰道:“凌杰,我们好歹也是高中同学,三年寒窗的友谊你都忘记了吗?”

“哦?现在开始和我讲友谊了?之前你好像不把我当成同学的啊。你还是做回你自己比较好。”凌杰负手而立,脸上带着几分玩笑。

“凌杰,你非要得罪我吗?我爸是韩天豪……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吗?你承担的起么?啊!”韩破话还没说完,凌杰已经抬起右手。

而陆海超看到凌杰的手势,仿佛接到动手的命令一般,手中的短刀直接剁了下去。

“噗哧。”

手腕处,断成两截。

血染红毯,手掌滚落。

“啊!”

韩破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凌杰来到韩破身前,背负双手:“打我的人,就要付代价。”

“陆海超,把这只手封存在锦盒里。我要拿着这只手,去拜访韩家。”凌杰很平静的撂下一句话。

此前和苏紫烟吃饭的时候,凌杰分明感觉到苏紫烟被韩家拒绝的那种痛苦。

韩家你以势压人,可以。

但是以势压我凌杰的老婆,我就要十倍的讨回来!

“是。”陆海超让人拿出一个名贵的金丝楠木锦盒装起来,然后端着盒子站在凌杰身后,犹如一把随时要出鞘的战刀。

全场三十几个同学,顿时吓得从座位上弹了起来,本能的跪伏在凌杰脚下,瑟瑟发抖。

“对不起,凌杰。”

“对不起……”

韩破这样的身份,就因为执拗的要凌杰下跪道歉,结果引来无数大佬力挺凌杰,最后凌杰居然如同鬼神一般,斩掉了韩破的右手。

那可是亿万身价的韩破啊!

他们此前都跟着韩破张威大肆嘲讽凌杰,万一凌杰和他们计较起来……

他们只觉全身的衣服都已湿透,不敢往下想了。

凌杰直接越过众人,来到杨薇身前。

“凌杰,对,对不起!”

杨薇吓得浑身的衣服都湿透了。

此前她还说凌杰压根没有资格给韩破道歉呢……现在回想起来,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苏波既然来了我的饭店洗碗,那也算是我的人了。他弄脏了你的鞋……”

不等凌杰说完,杨薇马上改口:“我的鞋是我自己不小心弄脏的,和苏波没有关系。”

“我想说的是,杰夫尼两年前就得了抑郁症,一直住在精神病院疗养,从此再没给被人设计过高跟鞋。你这双鞋是仿制品,市场上几百块就可以买到。”凌杰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怜悯。

张威很想跳起来发飙,但是不敢开口。

杨薇则是憎恨的看着张威,那眼神就好像在说,我们结束了……

“今日之事,我不想有除了这里之外的人知道。”丢下一句话,凌杰直接离开了。

“是。”陆海超恭敬弯腰:“恭送凌先生。”

……

离开亚云饭店的路上。

李默和李流苏主动开车送齐衡回家。

齐衡所居住的地方,乃是云顶别墅区。这是整个中海市最顶级的别墅区。苏奶奶也居住在这个别墅区里。

坐在右后位置上的齐衡开口道:“李默,凌杰此人虽然颇有本事,但是睚眦必报,太过凶残狠辣,而且居然利用我们的权势来给他站台。这种人,不会有大作为,也不适合交朋友。今日我为他站台,从此之后,他和我已经两清了,我也提醒你和这种人保持适当的距离。”

李默似有所思,没有反驳。

齐衡很失望的叹了口气:“陈林好歹也是吴江区的首富,在中海市也算是个人物了。没想到直接给凌杰这种人下跪,真是毫无风骨啊。他的未来,必定会被凌杰牵连。原本我还很看好他的未来,现在想来,是我看走眼了。”

李默几欲开口,最后都忍住了。

……

次日上午,凌杰开着失落叶的大黄蜂,一路哼着小曲,满心欢喜的去菜场买了苏紫烟喜欢的多宝鱼,打算回去给老婆做顿饭。

苏紫烟主动请自己吃饭,看来老婆心中还是有自己的。

得趁热打铁,缓解一下矛盾才好。

结果刚进门就看到周岚一脸怒气的坐在沙发上,冷冷的看着他:“凌杰,你来的正好。”

“阿姨你好。”凌杰的心情一下子从云端坠落低谷。

“我警告你,你别以为赖着就可以不离婚。你根本配不上我女儿。必须马上离婚,否则我上法院起诉你。”

周岚厌恶道。

三年来,凌杰从她的眼神里看尽了厌恶和蔑视。

如果不是因为苏紫烟,凌杰绝对不会对她客气。

出于良好的素质,凌杰强忍着没生气:“离婚,是我和紫烟两个人的事情。阿姨你说了不算。再说,只要我心里还爱着紫烟,我就不会离婚。”

周岚冷冷道:“你也配提爱这个字?你吃软饭也就罢了,还当众出轨,害得我女儿被免职。这一次如果不是陈江公子出手帮忙,我女儿的前程都要被你毁掉了。你如此肮脏无能,有什么资格爱我女儿?”

“就在昨天,陈江公子花费四千万买下了古扬大师的烟雨四叶草,送给我女儿佩戴。这是你八辈子都赚不到的钱。我女儿嫁给陈江,一辈子就不愁了,苏家也不会把我女儿捧为明珠,你毁了我女儿三年,难道还要毁掉她的大好前程吗?”

凌杰都蒙了。

烟雨项链不是自己送给苏紫烟的吗?

怎么就变成他陈江送的了?

“怎么?傻眼了?明白你和陈江的差距了?你现在就跟我去办离婚。”周岚大声说。

“我不会离婚。紫烟,终究会接纳我的。”凌杰丢下一句话,提着多宝鱼直接走了。

“混账东西,你给我回来。”周岚快速追出去,但是凌杰早已不见人影。

……

中午,平安医院。

苏紫烟结束了一上午的工作,带着一叠厚厚的文件来到医院大门口,打算前往韩式集团总部去谈一下那个研究项目的事情。

此前苏紫烟拜访了三次,都没有见到韩式集团的董事长韩天豪。

但是苏奶奶交代的事情,他不敢怠慢,打算再去一次。

就这时候,一辆白色保时捷911徐徐停在旁边。

打扮的人五人六的陈江走下车,笑脸迎上:“紫烟,你这是要去哪里,我送你啊。”

经过了上次凌杰的事情,陈江一度很受打击。

但是昨天苏紫烟忽然打电话来,问自己是不是送了他一枚烟雨项链。

这种天大的好事,陈江自然就默认了。从此后他明显感觉到苏紫烟对自己的态度好转了一些。

今天陈江心情大好,打算再发起一波攻击。如果能够得到这个绝世美人的身子,让自己少活几年都值得。

苏紫烟心情烦躁,嘟囔了几句:“我打算再去找韩天豪谈一份合作。前几次都没见到他……”

陈江登时来了兴致:“正巧,我和韩天豪的公子韩破有几分交情。”

“真的?”苏紫烟顿时看到了希望:“能让韩破给我引荐一下韩天豪吗?”

陈江道:“当然可以啊。上车,我现在带你去。”

“谢谢你。”苏紫烟兴高采烈的要上车。

“老婆。”

就这时候,一辆再熟悉不过的建设50摩托车停在旁边,穿着破烂衣服的凌杰忙不迭的捧着一盒饭走了过来:“我刚刚给你炖了一碗多宝鱼汤,你趁热吃,很补的。”

苏紫烟望了眼凌杰,心中叹息。这个老公真是没用啊,就知道做饭洗地擦桌子,在事业上完全帮不上自己。人家陈江随手就认识韩破,可以为自己引荐韩天豪这样的大人物。

巨大的差距,让苏紫烟心中酸溜溜的,甚至生出几分委屈。

“你先放我办公室吧,我现在有正事要出去。”丢下一句话,苏紫烟直接钻进了911里。

这两天苏紫烟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苏奶奶交代的这件事情上,实在顾不得别的。

“老婆你去哪?我陪你去啊,说不定我还能帮忙呢。”凌杰追着来到副驾驶外。

“我要去找韩天豪谈合作,陈江认识韩破,可以通过韩破引荐韩天豪。你帮不上的。”纵然对这个废物老公十分失望,但她还是如实回答。

“正好我也认识韩家的人,要不带上我吧。”凌杰眼巴巴的道。

“哈哈哈,凌杰,你认识的是韩家看门的保安吗?还是扫地的清洁工啊?”陈江已经忘却了上次的阴影,居然胆敢重新在凌杰面前秀优越感了:“再说,我这是两座跑车啊,没你的位置呢。”

“我骑摩托车跟在老婆后面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