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时代全文无弹窗-英雄时代最新章节目录

主要人物是许灵儿阿伟的小说《英雄时代》,小说情节内容生动精彩,喜欢的朋友们 赶紧来看看,精彩试读:许灵儿低头看到阿伟的裤子时,她抿了抿性感红唇,又瞬间露出一丝坏笑。“阿伟,你裤子好像也湿了,嫂子再给你擦擦。”话音刚落,许灵儿美足摇晃,甩下拖鞋后将,性感修长的美腿高高抬起。那十只被黑色丝袜所包裹的晶莹玉趾,抵在阿伟的短裤上后,开始慢慢挤压摩擦着……

2020-2-14 15-37-34.png

精彩内容:

赵六月此刻燥得慌,以这样的身份面对言楚,她觉得自己以往的尊严此刻都被踩在脚下,而她还不得不这么做。

白谨城可认得赵六月,只是没想到换上了这衣服,显得赵六月十分少女,看起来跟十八岁的姑娘一样,他兴起,笑意盈盈的说:“小丫头,原来你是这里的‘公主’啊?难怪之前一直贴上来呢,是不是想要钱?”

白谨城的每一句话,都像利剑,毫无保留的刺穿她,而她只能选择强颜欢笑。

紧跟着,白谨城从包里掏出了一叠钱摆在她的面前,指着她说:“我可跟你们说,这丫头有病,睡不得?”

白谨城这番话,顿时就让赵六月的脸‘唰’一下就白了,孟月讶异的看着赵六月,挪了挪身子,细微的举动,令赵六月的心有些难受。

孟月捂着鼻子,小声说:“你……你原来有病?你怎么不早说啊?你有病,可没那么好赚钱啊?”

赵六月哑口无言,脸色极其难看,几个男人微微挪了挪身子,尴尬的附和道:“白少爷,算了吧,这女人有病玩不得。”

“就是,你们这里怎么回事啊?来了那么多回了,派了个有病的出来?”

孟月也没料到赵六月原来是因为有病才来,难怪呢,之前那么清高,突然间就愿意来了,原来是想趁着年轻捞一笔钱。

“这……这……”孟月赔笑道:“各位老板别生气,我这就去再叫几个姑娘过来,保证没病。”

说完,孟月便要朝着门外走去,赵六月‘噌’的一下站起身来,笑着说:“各位老板,我没病,别听这位小老板的话,我干净的很呢,这辈子,我也只被一个男人上过,当然,你们要觉得我不干净,那钱给少点无所谓。”

赵六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心在汩汩流着血,把自己摆到明面上,用钱财衡量,还得赔笑脸。

可是那有什么办法?这十万块,她不是替李潘文还的,是替李初冬!

想到之前那一幕,赵六月使劲掐着自己的手心,逼迫自己笑出声来,谄媚道:“不如,咱们去试试?试完再给钱也无所谓。”

赵六月觉得自己低贱到了骨子里,还是在言楚的面前,她甚至能感受到言楚的黑眸紧紧的盯着她,灼热而冰冷。

他抿着唇,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

坐在一旁的白谨城显然没有发现不对劲,上下打量着赵六月,抓住她的手腕:“不如你给我看下。”

话音刚落下,只听到‘嘭’的一声,玻璃碎渣子砸中了白谨城的侧脸,他回眸望去,只见言楚浑身散发着阴寒的气息,整个房间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家目目相觑,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这是赵六月第一次看见言楚露出这样的表情,阴冷、残酷,是发现了她如此低贱,所以觉得恶心吗?

赵六月在心里苦笑,见言楚缓缓站起身来走到她的跟前,右手拎起她的后领,如同提着小鸡一般,阴冷的说:“这个女人我要了。”

说完,言楚直接提着赵六月朝着门外走去,边走边说:“如果你能让我满意,钱要多少有多少。”

赵六月仓皇无措的看着他,不明白他到底是因为她的举动令他觉得恶心,还是他真的对她起了兴致。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赵六月都觉得心寒。

会所的右侧全是房间,言楚提着赵六月随便开了一间后,将门带上,一把将她推倒在床边,还没等她缓过神来,欣长的身姿缓缓的靠近,半蹲下:“你还可以贱到什么地步?”

赵六月看着言楚的黑眸,看着看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就流泪了。

“贱?我贱关你什么事?言楚,别挡着我赚钱。”

“赚钱?”言楚眯着双眸,一把掐住她的咽喉,却没有用力:“你这么缺钱?嗯?出来卖?难道许誉没给你钱?”

“出来卖碍着你什么事了?今天我既然决定出来,也没打算和许誉好,你若是觉得对许誉不公平就回家和他说。”赵六月心里明白,言楚对许誉好,因为他们是亲人,如若她要嫁的人不是许誉,怕是今日,言楚连看她一眼都不会。

这种事,在酒吧不是验证过了吗?

赵六月一把推开言楚,缓缓朝着门外走去。

可刚走出一步,就被言楚狠狠的压在墙上,他一米八几的身高挡住她所有的视线,俊美的面容没有一丝神情,只是那双黑眸中透露着冰冷。

“如果我今天没来,你就打算陪那些男人?嗯?”

她故作无所谓,撩了撩头发,说:“对,反正只要给我钱,怎样都可以。”

“要钱是吗?”言楚从口袋里拿出钱包,随意的抽出一张信行卡:“你随意透支,这样如何?”

“哟,傍上女大款之后,就不一样了,这钱也可以随意给了,孙韵可知道你这么做吗?”赵六月接过言楚的信用卡,笑着说:“不过要谢谢你了。”

赵六月拿过信用卡后,就准备走,言楚的右手撑在墙上,挡住她的去路,阴冷的说:“不是出来卖吗?给了钱,不做事怎么行?”

赵六月一愣,‘卖’这个字眼,就像是一把刀,插在她的心头,她努力的让自己表现得没那么难堪,笑着说:“好啊,你想怎样……”

话还没说完,言楚一把将她推倒,撕碎她的衣服:“当然是做全套,我倒要看看,这些年许誉是如何对你的!”

此刻的言楚,也像是报复赵六月,用最低劣的词语伤她的心。

赵六月红着眼眶,却笑着说:“许誉对我很温柔……”

话音刚落下,赵六月只觉得一阵疼痛袭来,她猛地咬着嘴唇,看见言楚英俊的脸没有一丝情动。

可是她没有叫出声,她知道,言楚是瞧不起她,怕是在他心里,她就真的只是一个出来卖,没有任何底线的女人。

短短十几分钟,疼的赵六月将嘴唇都咬破了,最终,言楚站起身,从包里拿出了一千块钱扔到她的跟前,冷冷说:“给自己买件像样的衣服,当然,你要是不介意这么出去,想剩下这些钱的话。”

赵六月的脸上冒出了些许的汗水,她怔怔的看着言楚的背影,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她躺在地上,默默的看着天花板,泪水无声的落下。

几分钟后,孟月匆匆的走了进来,看见这个场景,有些吓人:“六……六月,你……还好吗?”

赵六月没有力气回应孟月,只听到孟月大喊一声:“六月,你……你流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