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刚王媛小说-桃花朵朵张刚王媛

主角是张刚王媛的书名叫《罪花张刚王媛》又名《罪恶之花》文中作者把张刚与王媛的暧昧放荡生活描写得精彩非凡,让人回味无穷,实力推荐“媛媛,小宇虽然脑子出了问题,可毕竟是个男人,要不你就让他弄你一次吧。”盯着王媛诱人的娇躯,张刚咽了口唾沫。张刚说的没错,丈夫张宇虽然傻了,但还是个男人,王媛也想过让他弄。

2020-2-14 19-14-28.png

精彩内容:

‘啪’的一声,极为大声,打的赵六月的脸当下就红肿了起来。

李初冬被吓傻了,怔怔的看着赵六月,连手里的巧克力掉了也不知道。

“贱人,你之前还不想给钱,是想害死我们吗?”

赵六月舔了舔口里的血腥味,冷笑一声,虽然觉得脸上火辣辣,可是心里却冷的要命。

“没有我,你早死了,李潘文,我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如果还有下次,我会亲自替你收尸!”

“妈的,想害死我,你这个贱人!”李潘文双目猩红,想到自己在马三面前这么没面子,还当着赵六月的面,他就觉得心里有团火一样,无处发泄,干脆直接抓住赵六月的头发,拼命拉扯着:“贱人!贱人!”

赵六月也不甘示弱,这种事还发生得少吗?自己软弱,只能让别人更加欺负。

她拼命的反抗着,一脚一脚踹着李潘文,而李潘文也一巴掌一巴掌打在赵六月的脸上。

两个人扭打一团,李潘文大喊:“吴雅,还不拿棍子打死她!”

这个房间里,没有人会帮着她赵六月,她知道,李潘文是真的想打死她。

赵六月并不害怕,生在这样一个家庭,她已经受够了,吴雅肯定会按照他的话去做,赵六月只说了一句:“我没娘生,没娘教,你们今天最好打死我,否则我以后一定加倍百倍的还给你们!”

吴雅战战兢兢的拿起旁边的木棍,走到了赵六月的身后。

赵六月被李潘文擒着,也动弹不得,可是她看见了吴雅的举动,虽然心里明白,可还是寒心了一下。

算了,死就死吧,就当白来这世上走一回,反正她也没有什么可牵挂的,就这样吧。

赵六月缓缓闭上了双眼,可就在此时,突然听见李潘文叫了一声,紧跟着,抓着赵六月的手也放开了,她睁开双眼一看,就见李初冬拿着木棍颤抖的站在李潘文的身后。

她的双眸显得特别大,犹如铜铃一般,眼里满是恐惧和害怕,可是当她看向赵六月时,却鼓起勇气说了一句:“姐姐,快走。”

赵六月咬了咬牙,在那一刻,冰封的心,竟然有些许温暖。

她不能再待下去,否则会死的,咬了咬牙,拿起包,便冲向了门外。

她一边疯狂的跑着,一边捂着嘴大哭:“李初冬……你一定得好好的,算我求你了。”

李潘文会怎么对待李初冬她不知道,在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无比的恶心,明知道他是那样一个人,还把李初冬丢在那里。

可是她又能怎样?回去?只怕会被打死,可不回去,李初冬会如何?

她不知道,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一个人迷茫的走在街头,看着那些行人从自己身边走过,每一个都面带笑容,只有自己,浑身狼狈和伤痕。

明明都是人,为什么差距会那么大?

赵六月浑浑噩噩的走在街头,也不知道该去哪里,脸红肿的要命,路过的行人时不时的会打量着她。

走到市政府的酒店时,她突然就在一楼的落地窗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那是许誉,旁边坐的人是周芳,而他们对面是一个优雅大方的女人,穿着白色连衣裙,气质娴雅。

赵六月掏出手机,拨通了许誉的电话。

没过一会,她看见许誉匆匆站起身来,走到旁边的角落里接下电话。

“喂,六月。”

“许誉,你在哪呢?”

“我……我在超市里忙着进货的事呢。”

“哦,那你要什么时候回来?”

“可能没那么快吧,要不你先睡。”

“嗯。”挂断电话后,许誉有些愧疚,握紧电话走到周芳身边,将她拉了过来,小声说:“妈,你干嘛给我安排相亲的事,我已经有六月了。”

“我说你的脑子能不能有点用?啊?那赵六月要是进门了,我们许家还不是完蛋。”

“妈……”许誉显得有些无奈:“可这婚事你之前是答应的呀,更何况我和六月已经订婚,就差临门一脚,反正我不同意。”

“之前同意是因为我不知道赵六月家里是这么个情况,你也看见了,她的爸爸和妈妈是什么样子,我看啊,她八成就是贪图我们家的钱财。”

“妈……”

“别跟我说那么多,今天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相亲,人家可是名门闺秀,跟赵六月那低贱货完全不同,只要你愿意,妈保准让你们的婚礼风风光光。”

“可我只要六月!”许誉也生气了,他爱的人就是赵六月,为什么要和别人相亲?他还欺骗赵六月,这心里梗得慌。

“你今天不相也得相,相也得相!”说完,周芳掐了一把许誉,将他拉到了桌前。

站在不远处的赵六月看着这一幕,冷不丁的笑了,握着手机,狠狠抽了一口烟,将烟头扔到地上,用脚踩灭。

“连你也欺骗我,许誉!”

当年许誉追她的时候,寒冬腊月的也在她楼下等,就为了让她吃一口热乎的饺子。

也许言楚说的是对的,这个世上,唯一不可相信的,就是男人的诺言。

不知道为什么,赵六月竟然会有些难受,她抬头看了看月色,泪水就毫无波澜的流了下来,她抿着唇,突然对着月色笑了笑,说:“现在,只有你陪着我了……”

爸妈贪图她的钱,昔日的恋人离她而去,就连她现在依靠的未婚夫也在暗地里相亲,她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

游荡在街头,烟是一根接着一根,她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晃晃悠悠几个小时,转眼就到了凌晨十一点,街上的行人也已经回家了,整条大街,除了一些小吃店,再也没有别人。

轻微的凉风吹着,她走到了京州古老的胡同里,本来想去看看以前和言楚走过的地方,但没想到,在这样静谧的夜晚里,她听见了一丝丝古怪的声音。

夜色下,赵六月看见一辆劳斯莱斯停在巷子口里,因为豪车,所以特别显眼。

她本不想去打扰别人,可没想到,俩抹黑影拉扯着,她竟然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心头一惊,便无声无息的靠近。

近了,才听见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