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缘的爱小说-无缘的爱免费阅读

新书推荐《无缘的爱》是一本言情类小说,作者把书中主角《周洁与刘国强》的暧昧情感描写得十分到位,全文章节文段试读:周洁说完,就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坐在床边,心想过两天就可以和老公做了,心情变得有些激动了起来虽然老公的那东西不中用,但也好过没有啊。

2020-2-14 19-39-11.png

精彩内容:

黑暗中,一道道闪电划破夜空,大雨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倾盆而下。

高架公路上,一辆黑色越野车在雨中疾速行驶,雨点打在挡风玻璃上啪啪做响,后面还紧跟着一辆车。

“来了,他来了——”

一道闪电划过,映亮整个车厢,落在女人那狰狞的半张丑脸上。

她一只手紧张的抓着正开车的男人,另只手覆在她高高隆起的肚子上,浑身因惊恐而剧烈颤抖着。

“别怕,我绝对不会让他带你走的。”男子眼神握紧她的手,脚下的油门更是紧踩到底。

左蔓哆嗦着摇头,含泪重复呢喃着,“不该逃的,不该逃的,他会杀了我们的。”

高中时的初次相遇,她就希望能嫁给姜正霆。从最开始的暗恋到跟那男人结婚的这三年,共十四年,她将一个女人最好的青春都给了他。

即使知道他心里爱着别人,也无怨无悔的付出,利用家里的强大背景帮他在家族占一席之地,用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手为他学习洗衣做饭。

所有人都说毁了容的她配不上天之骄子的姜正霆,所以她加倍努力,期盼他有一天能够多看自己一眼。

可一个月前周婧宁的自杀,让她真正见识到,这男人的残酷跟无情。

家里的公司因他而倒闭,父母人间蒸发,自己被他逼签下离婚协议。短短一个月,她从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变成了他的前妻,人人口中的嫌疑犯,就因为她可能指使人谋害了他的小三。

曾几何时,自己姜太太这个身份,也成为了大家眼中的错。

“还想跑。”姜正霆鹰眸危险的眯成一条线,脚下油门猛踩,猛地冲过去挡在越野车前面。

何以南被迫踩下刹车,车胎划过地面,拖出足有两米长的胎痕。

车一停下,他紧张的抓着左蔓追问:“小蔓,你怎么样?”

“我没事。”肚子传来隐隐阵痛,左蔓咬牙忍着疼痛摇头。

眼角余光撇到朝这边走过来的姜正霆,她神色倏然巨变。

下一秒,车门被打开。

一股巨大的外力将她强行从车厢拖了出去,身体重重摔在地面上,豆大的雨滴淋在身上,冰凉的刺骨。

看到狠狠摔在地上的女人,姜正霆心顿了一下,想去搀扶的念头,被何以南奋不顾身护过去的那一句‘小蔓!’止住。

望着何以南对左蔓那眼神中的浓浓不舍,他鹰眸紧眯,有种被强烈背叛的感觉令他生出几分恼意。

“混蛋,没看到她还怀着你孩子吗!”何以南将外套披在左蔓身上后,红着双眼一拳打得姜正霆踉跄几步。

姜正霆大拇指擦了下浸出血丝的嘴角,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猛地一拳回击过去。揪住何以南衣领,眉宇间充满讥讽,“是你野种才对吧,像她这种丑女人,别说碰,我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恶心。

左蔓下意识捂着自己当年,为了从火里救他而被烧毁的面孔,眼泪混合着雨水无声滑落,她以为姜正霆只是不喜欢自己,却没想到原来如此厌恶。

亏得自己当初还曾一心幻想着,能够携手一生,现在想来简直可笑至极。

看到左蔓伤心欲绝的何以南勃然大怒:“姜正霆,你真是连禽兽都不如!没有小蔓,你凭什么能爬上今天这个位置!”

左蔓这时眼尖的撇到姜正霆赶来的手下,深知此刻再不走就走不掉的她,强行将何以南拉开,“别管我了,你快走!”

“做梦!”姜正霆大步一迈,紧紧攥着左蔓的手,深邃的鹰眸猩红一片,“找人将婧宁玷污,生生将她逼得自尽,就因为她撞破了你跟这男人偷情,如今你们还想私奔了事,简直异想天开。”

曾经,他本想着毕竟跟左蔓夫妻一场,就算将来离婚也要好聚好散。可他没想到这女人这么容不下周婧宁,还用找人玷污这种恶劣卑鄙的手段将她逼死。

“周婧宁自杀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我也从没有背叛过你。即使背叛,你要的离婚协议我现在也已经签了,为什么你还不肯放过我!”左蔓歇斯底里大吼,泪就着雨水留下,让人分不清是泪还是雨。

“因为你该死!别以为现在仗着有身孕就钻法律的空子,在上庭之前,我会让人打掉你的野种,没了这野种,我看你还能不能逃脱法律的制裁。”姜正霆恶狠狠攥紧她手腕,恨不得将这女人生吞活剥。

“为了送我坐牢你竟然要打掉我们的孩子,姜正霆,你疯了吗!”左蔓痛心疾首的谩骂着,声音凄惨无比。她知道被姜正霆带回去会更加痛苦,却没想到他残忍到这种份上。

“背着我跟别的男人上床,你现在还敢胡说那野种是我的!”越提起那孩子,姜正霆越加愤怒。他只在喝醉酒时碰过她一次,哪有那么准。尤其他们私奔这一次,即使离了婚,也让他感觉头顶被绿了大片。

“你混蛋!”左蔓哭的岔气,抬手想打要打过去,却被姜正霆纂的动弹不得。

相比那丑陋的半张脸,左蔓另半张脸美得犹如画出来般。尤其那双眼睛含泪时的模样更是我见犹怜,每次姜正霆见了都会不忍,这次也不例外。

可一想到这女人杀害了周婧宁又背叛了自己,他那一丝不忍就被怒火燃烧殆尽。他大声怒斥:“把他们都带走!”

“姜正霆,你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何以南不顾一切的挣开束缚,死死抱住姜正霆推到一边,冲着左蔓大喊:“小蔓,快跑!”

姜正霆恼羞成怒,抬起手肘一下下重重击在何以南背上。

看着被打到吐血也不松手的何以南,左蔓眼泪止不住的落,脑海中想起自己是如何被姜正霆关进精神病院,又在里面饱受了多少折磨,今天才有勇气逃出来的。

她恨自己当初的愚昧无知,连累这么多人为自己受苦。

何以南吐在地上的血刺红了她双眼,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猛地冲过去狠狠咬住姜正霆手腕,直到口腔里传来血腥的味道,大脑才些许清醒。

“滚开!”吃痛之下,姜正霆用力把她推开,力度之大,将她整个身体从高架上甩了出去。

身体在高空中如蝴蝶般下坠,她不敢置信的瞪着站在栏杆处的姜正霆。泪水瞬间模糊了她视线,也再看不清那男人的表情。

没想到,这男人,竟然真的恨不得自己死。

她手覆在肚子上,痛苦的闭上眼,两行眼泪自眼角无声滑落,悔恨与怨恨交融。

孩子,妈妈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