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伯伯秦雪唐雯小说-王牌房东小说

男女主人公是周伯伯秦雪唐雯的经典言情小说《王牌房东》,这本小说是作者佚名的一大力作,小说主要故事情节为:十九岁的少女秦雪趴在瑜伽垫上,她穿着吊带衫,下面是包臀短裙,一双修长美腿上是黑丝,真的好美好诱人。尤其是对于我这种五十开外,已经十几年没碰女人的老男人来说,这刺激实在是太强烈了。我刚从外面购物回来,秦雪正在瑜伽垫上做形体训练,我正好看到这么刺激的一幕,因此看得我是热血沸腾。

2020-2-19 14-39-07.png

精彩内容:

我叫陈林,二十岁中专毕业那年,怀着发家致富迎娶白富美的梦,去了发达沿海城市深川市,投靠我的亲哥。

早上七点半的车,晚上八点多才到深川。

我哥在汽车站接到我后,把我带上一辆三轮车去往他租房。

路上他跟我说着明天要安排我去面试的一些话,我坐车坐了一天,耳朵里嗡嗡的响,什么也听不进去。

只见这个城市的夜景很美,车水马龙灯火辉煌,大城市就是好。

到他的租房,一个干净整洁的小公寓房。

客厅里有个年轻漂亮女子在拖地板,二十出头的年纪,牛仔短裤,白色时尚T恤,身材极好,肤如白玉,娇媚又有风情,美得让我看着两眼发直。

我哥说这是他女朋友。

我这土包子第一次见这么美的女人,不禁有些看呆,眼睛瞪着人家愣着不动,心跳加速。

万万没想到,我哥这么个呆头呆脑的呆娃,竟然找了一个靓如天仙,身材极好的女朋友。

我哥笑呵呵的给她介绍我说这是我弟弟陈林,我赶紧打招呼:“你好。”

可能是见我盯着她的样子太不礼貌太猥琐,她只对我点了一下头,说让我叫她岚姐就好,山风岚。

接着继续拖地。

我知道我们这种土里土气的农村小毛孩,人家不喜欢待见,说一声好,就跟着我哥走了进去。

我哥把我带进一个极小的房间,里面有一张一米宽的小床,给我铺了一张垫子,一个枕头一张被子。

我哥说以后你就在这里住,冰箱里有吃的,明天带你进厂面试,我今晚夜班,先去上班。

说完他就出去。

坐了一天的车,累极的我倒头就睡。

半夜被尿憋醒,我出了房间门,把卫生间的门一拉开,却见岚姐在洗澡,一具白花花的性感身体一览无遗。

洗手间的门是横向推拉式,没有锁的构造,我当时也是没想那么多直接就拉开,却没料到见到这样的一幕。

她一下子就转身过去。

我愣了几秒才急中生智说了一句:“哥,我不知道你在洗澡。”

说完把门给拉上,逃回了房间。

在房间里,我感觉自己腹部发热,心脏怦怦乱跳仿佛要冲出来。

直到听到岚姐关房间门的声音,我才去洗手间。

整整一晚上我都难以入眠,岚姐曼妙的躯体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让我不断想入非非,若是能和这么漂亮的女人雨云一番,该是多么爽的事。

想完我就在心里骂自己,这是我亲哥的女朋友,将来可能是我的嫂子,我怎么能那么猥琐龌龊?

但思绪还是忍不住的朝着那些画面飞舞。

以至于那晚我做梦梦见和她做不可描述事情后溃堤千里,一早醒来后发现不对劲,急忙去洗澡洗裤子。

在客厅外的小阳台晒衣服时,看到阳台上挂着的岚姐的內衣裤,我竟然情不自禁的伸着脖子过去闻了闻,上面仿佛带着她身体的香味。

身后突然传来的脚步声吓得我不轻,回头过来见是岚姐。

她可能看到了我刚才伸着脖子闻的那幕,一下子尴尬的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她冷着脸,跟我说我哥刚下班回来休息,他让她带我去厂里面试。

我看着她凌厉如锋的目光,心虚的红着脸,说好。

一路上,跟在她身后,心里胡思乱想,担心留给她不好印象,让她认为我是一个变太狂。

她虽穿着职业装,却没法掩盖住她曼妙的身材,我脑子禁不住的想起昨晚洗手间的她的样子。

走了十几分钟到了工厂,气派的大门右侧写着五个大字,德普电子厂。

进大门要登记,岚姐在去登记时,几个保安一直盯着她丰鼓看,目光一动不动,我有些不快,但又无可奈何。

她身材好,一路走过去,回头率很高很高。

登记后进了厂区,崭新的厂区很大很美,一行行的大马路,一排排的树木,一幢幢崭新的楼房和厂房。

走了又有十几分钟,上了一栋办公楼,她带着我进去其中一间房间面试,面试前,岚姐和其中的一个主考官说了几句话。

面试对我来说很简单,三个面试官问我一些问题,我没有紧张,回答自如,很顺利的通过了面试。

他们让我明天早上八点来办理入职手续,参加入职培训。

岚姐给我家里钥匙,让我自己回去,她要去上班。

之后我就自己回了家。

下午,我哥醒来后,我跟他说我通过了面试,我哥比我还高兴,说你可真厉害,进了销售部。

我好奇的问销售部的工作是干嘛的。

我哥说厂里管销售做业务的部门,不用在车间里干活,平时坐在办公室,有客户就去谈就行,底薪比他还高,有的销售员做的业务多,提成甚至有几万块一个月。

我仔细一想,觉得这可能是岚姐帮的忙,我跟我哥就说了,我哥说道:“王岚很厉害,是销售部一个部门主管,工资都比我高。”

我哥咧嘴笑着,我心里也很高兴,有哥哥和岚姐带路,我求职一帆风顺。

我两虽是亲兄弟,但我哥的脑子明显没有我那么灵,又呆又木,如他名字一样,陈木。

我妈说我哥小时候放牛从牛背上摔下来摔坏过脑子,从此就变得有些呆呆傻傻。

本想和我哥道歉说昨晚看到岚姐洗澡那一事,但没说得出口,觉得如果说出来了,会让我们大家都尴尬。

假如岚姐和我哥说这事,我就一口咬定说昨晚我以为看到的是我哥,让大家都下得了台。

我又担心我在这里住的话,会让岚姐不高兴,就问我哥厂里有免费宿舍吗。

我哥说有,又跟我说厂里住宿不是很好,以前四五个人一间宿舍,现在安排的都是八人间十人间的宿舍,让我好好在这里住就行了。

我说道:“哥,我担心给你和岚姐的生活带来麻烦。”

他说道:“不麻烦,有什么麻烦。”

我心里有些期望和激动,又有些不安,以后我就能经常看到岚姐了,但又怕她会讨厌我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