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水林诗诗小说-混世邪王免费阅读

《混世邪王》小说简介独家完整版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阿水林诗诗,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嫂子的口中还在呓语:“阿水,求你……”一听嫂子的低声哀求,我顿时不再迟疑,身子微微前倾……嫂子的身体瞬间剧烈抽动起来,就连低吟都带着颤音,可见她对此极为享受。“好舒服啊,感觉整个人都飘起来了……”

2020-2-21 20-05-52.png

精彩内容:

“以琪!女孩子家矜持点儿!”温美娟温斥一声。

夏以琪吐了吐舌头:“不用问了,看她的样子就知,一副没被男人滋润过的楚楚可怜样儿!”

“看来二姐在这方面挺有经验。”雨晗本不想作答,可对方实在太咄咄逼人。

意识到自己被羞辱了,夏以琪立刻恼羞成怒:“林雨晗,你竟然敢取笑我?”

林雨晗淡淡瞟了她一眼:“这不是二姐先起的头吗?”

“你……”夏以琪气得浓妆艳抹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好不精彩。

“行了,吵什么吵!”温美娟厉斥一声,客厅里才恢复了安静。随后她又问:“对了雨晗,封立元的病情怎么样了?烧得严不严重?”

雨晗默默的点了点头。

“他快死了最好,你不就可以继承封氏集团了。”夏以琪又是一声冷讽。

雨晗心里一疼,瞪着对方:“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丈夫活得挺好的。”

“切,装吧你!封立元不死,你也就是个活守寡的命!”夏以琪嗤之以鼻。

雨晗懒得再跟这个二姐琪争辩。

随后又和虚情假意的舅妈扯了两句,便怎么也待不下去了,索性起身离开。

趁时间还早,她去一趟福利院,去看望老院长。

雨晗很小的时候曾在这家福利院里住过一年多。那时候舅舅夏正阳正把她领回夏家,舅妈温美娟以为雨晗是夏正阳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的私生女,大闹特闹,甚至于以死相逼。

夏正阳这才迫不得已才把雨晗送来了这家福利院寄养。

不巧,院长并不在福利院。说是去了一个募捐现场,为一个刚送进来的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筹集手术资金去了。

院长都一把年纪了还为每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们操劳,这种无疆大爱,实在是雨晗所望尘莫及,并敬佩爱戴的。

她把自己卡里的为数不多的私房钱取了出来,默默的放在了池院长的抽屉里。

陪同福利院的小朋友玩了一会后,雨晗才自己乘车回了封家。

封家一片安宁。

封立元应该还在医疗室里做着理疗。

雨晗想为自己的丈夫做些什么,便亲自动手准备起了晚餐。

看到她选出一些质地柔软易消化的水果做拼盘,安婶开心地提醒:“太太,我家二少爷最喜欢吃芒果了。”

雨晗好看的红唇紧抿:封泽宇喜欢吃芒果关她什么事儿?要吃自己拿呗!

没多久,一个被拼接成笑脸的水果拼盘便完成,林雨晗满意地端着它走出厨房的时候,正好迎上前来厨房查看大哥晚餐的封泽宇。

他的目光扫过雨晗,眸子宁静而冰冷;视线落在她手中的拼盘上,嗤笑一声:“做了这么花哨的拼盘,是用来讨好我的么?”

“别自恋了!我这是做给你哥吃的!麻烦你把路让开。”雨晗真心对这个倨傲又无礼的小叔子没什么好感。除了长了一张魅邪的俊脸,这冷傲脾气着实让人看着牙痒痒。

不是做给他吃的?封泽宇似乎微微轻怔了一下,见女人已经从他身边侧身而过,便不咸不淡的说:“可惜了,我哥吃不了你这花哨的拼盘!”

“为什么?”

“因为我哥只能吃流食。”

“哦,对不起,是我疏忽了。我……我这就去打成果泥。”

“不用了!给我吧。”

封泽宇从雨晗的手中接过果盘。在他骨节分明的指间触碰到她的手背时,雨晗的脸莫名的红了一下,稍纵即逝。

最终林雨晗还是没能成功见到封立元,想着等到封泽宇不在家的时候,自己再去照顾他也不迟。毕竟他们兄弟俩的感情,并不是她一个刚过门的陌生妻子能够比拟的。

医疗室里。

封立元看到了那个小黄人笑脸图。脸上果真露出了笑意,只是在层层叠叠的疤痕下,实在是难以察觉。但封泽宇还是看出来了。

或许这是大哥封立元这三个月来唯一的一次笑意。

“真是个心灵手巧的好姑娘!泽宇,你算是捡到宝了!”封立元的心情少有的愉快。

“哥,你的植皮手术……”

“不急。我把身体再多养几天。”封立元打断对方老生常谈的话开口。

夜,已深。

封泽宇回到婚房时,雨晗已经睡着了,怀里还抱着一本书。

她长长的睫毛低垂着,像轻盈展翅的蝶翼;连呼吸都是轻轻浅浅的,小心翼翼着生怕惊动了其他人。一头黑发披散在雪白的枕上,更多一丝别样的妩媚;精致的五官,美得让人心动。

女人睡得静好,宛如灵动的仙子,纯美得几乎圣洁。

封泽宇立在床边静静的看了一会儿,伸手抽出她怀中的书。

一看,原来是一本关于烧伤治疗方法的医书。

忍不住抬眸又看了熟睡中的女人一眼,眸中有一丝迷惘……

雨晗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晨曦乍现。

原本她是要等封立元理疗结束回的,却没想自己先睡着了。

起身之际,雨晗听到了浴室里传出来的水流声。

应该是封立元在洗澡吧。

隐隐约约间,雨晗似乎嗅出婚床上有男人所留下的轻悠薄荷味的男性荷尔蒙气息。

想到封立元被大火烧得行动不便,担心他一人在浴室里会遇到困难,雨晗连忙起身朝浴室走去。

“立元,是你在里面吗?”林雨晗站在浴室门口,温柔地问,“需要我帮忙吗?”

女人关爱的声音听着很温馨,封泽宇莫名有点有些想听她叫他‘泽宇’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媚。

“立元,需要我帮忙吗?”雨晗又问了一声,见里面久久没有回应,着实担心身体残疾的封立元一个人不能自理,“那我进来了。”

浴室里的封泽宇恶劣地没出声,唇角微微上扬起一抹邪气的弧度,他到想看看女人在见到他后,会是怎样的表现?

林雨晗推开洗手间的门,倏然,一具足以让每个女人动容的傲然体魄展现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