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医院王楠-神级医院小说王楠

作者佚名编写的小说《神级医院》,情节引人入胜,内容丰富,书中主角是王楠李梅梅,主要讲述了李梅梅忽然意识到自己直勾勾盯着王楠那里看个不停,李梅梅顿时羞臊到了极点,连忙把视线收了回来。“梅梅姐,你想不想试试?

2020-2-22 16-24-45.png

精彩内容:

许念安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强忍着内心的恐惧,一点点的朝穆延霆靠了过去。

她白皙的皮肤在日光的照耀下晶莹生光,她闭着眼睛,眼角有一抹未落下的泪,大概是因为刚才奔跑的缘故,衣领处松松垮垮,露出雪白的脖子。

穆延霆眼神一黯。

在她朝自己靠过来的时候,低头咬在了她的脖颈上。

许念安疼的整颗心都哆嗦了一下,泪水不受控制的哗的一下流了出来,可是她却死死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

她害怕惹他不高兴。

她害怕妈妈会有事。

穆延霆松开她,抬头看着她,他的黑眸深沉幽深,许念安的睫毛都在微微的颤抖。

他看着她,突然抬起手,将自己的拇指伸进她的嘴里。

她的下唇已经被她咬出了血丝,穆延霆的拇指在她的下唇上轻轻一抹,将血丝抹去,送到了自己唇边舔了舔。

明明是那么变态的动作,可是却做的那么高贵优雅,就像中世纪的吸血鬼。

甚至有一种妖冶的美感。

许念安甚至都忘记了哭泣,整个人魔怔一般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她想,她可能把自己卖给了一个魔鬼。

男人面上的表情依旧淡淡的,他抬起许念安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我有没有跟你说过,痛就喊出来,别忍着。”

他低头咬了一下许念安的下巴,牙齿在她尖尖的下巴上轻轻摩擦,就像小兽用牙齿咬着自己心爱的玩具。

许念安疼的闷哼一声,一双眼睛如小猫一般看着他。

穆延霆的语气竟然颇有些无奈:“真是一只不听话的小东西。”

他说完,放开她,拿出手机拨通了高阳的电话:“保护好病人,出了差错,让院长直接滚蛋。”

他的声音冷冽狠厉如上位的王者,许念安的心脏微微颤了一下,没想到他的权势如此之大,连一院的院长都要听他的差遣。

只是许念安不知道,帝都所有的医院都有穆延霆的股份,而且许妈妈所在的医院更是穆延霆名下的产业。

所以说帝都的人只知道穆延霆有钱,是帝都甚至整个国家最富有的男人,但是却没人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少钱。

许念安知道,有了他这句话,妈妈一定不会有事,那颗着急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谢谢你,穆先生。”

穆延霆拿着手机,一双黑眸淡漠的打量她:“你打算怎么谢我?”

这个男人就是这么现实,他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他帮她,从来都是有目的的,可及时这样,她也不可能再矫情的拒绝他。

他不欠她的,没有义务一次次的不求回报的白白帮助她。

许念安苦涩的笑了一下:“等我离完婚,随穆先生怎么处置。”

穆延霆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很好。”

有穆延霆在其中帮忙,许念安到医院的时候,果然看到医院已经动用了全部的保安,甚至是院长都亲自出面,将赵蓉跟季倩倩“请”到了办公室。

见许念安走了进来,院长擦了擦脸上的汗,他这个院长容易吗?不仅要救死扶伤还得兼顾病人家属的家庭纠纷。

能坐上院长的位置,也是个人精,他知道这件事是穆延霆亲自吩咐的,哪里敢拖延,立刻将事情处理好,走上前来,笑道:“既然许小姐来了,那鄙人就先回避一下,有什么事,你们慢慢商量。”

从许念安一进院长的办公室,赵蓉跟季倩倩看许念安的眼神就有点奇怪。

现在院长一离开,季倩倩立刻啧啧两声道:“真是没想到,你这么贱,居然跟这家医院的院长也有一腿,亏我爸爸还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幸好我哥不喜欢你,否则我们季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许念安脸一沉:“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季倩倩仗着赵蓉在,没了顾忌,继续说:“怎么,有脸做没脸承认啊,如果你跟院长没关系,堂堂院长怎么可能护着你那个要死不活的妈。”

她当然跟院长没关系,她背后的男人是穆延霆,但是这话她是不能说出来的。

“院长对整个医院的病人负责,有什么问题吗?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你们来医院为非作歹吗?好了,我没空跟你们废话,不是说带着离婚协议来的吗?拿来吧,我签!”

赵蓉跟季倩倩没想到她会这么爽快的答应,两个人俱是一愣。

许念安见她们不动,冷声问:“怎么了,不签了吗?”

“当然要签!”赵蓉从手提包里抽出离婚协议。

她们两个好不容易从季庆山的书房把离婚协议偷了出来,怎么可能就这么半途而废了。

许念安接过离婚协议,低头粗略的看了一眼内容。

净身出户。

这份离婚协议是之前她跟季丞钰商定的那一份,上面已经有季丞钰的签名了,当时她还没来得及签名,季庆山就回来了,后来这份协议就被季庆山锁进了他的书房。

许念安低头看着上面“季丞钰”三个字,良久,抬头问:“是季丞钰让你们来的?”

两个人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季倩倩往前一步,挑了挑眉毛:“当然,诗柔姐都怀孕了,你还霸占了季太太的位置有意思吗?”

赵蓉低头看着刚修理过的美甲,漫不经心的说:“是啊,诗柔已经怀了我们季家的孩子,你也该退位让贤了。”

“哈,让贤?”许念安笑了声,“我会好好看着他们白头偕老的。”

她说完,将离婚协议书放到桌子上,低头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签下名字那一刻,她竟然有种释怀的感觉。

赵蓉见她签完,一把夺过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低头再次确认了一遍,与季倩倩对视一笑,如两只斗胜的公鸡,出了院长办公室。

赵蓉跟季倩倩两个人走出医院,季倩倩突然有些担心的问:“妈,我们这样先斩后奏,会不会惹哥哥跟爸爸生气啊。”

赵蓉冷哼一声,“不这样,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那小贱人拿走季氏的股份吗?那些可都是留给你跟你哥哥的,再说了,要不是你爸在中间拦着你哥早就休了那小贱人了,怎么可能怪咱们?”

“那爸爸那边?”

“婚都离了,他怪我们有什么用?再说了,那小贱人这次跟外人联手,害我们家失去了B&K珠宝公司,休了她是便宜她了。”

许念安整理好心情,马上去了许倩的病房。

许倩还像往常一样,静静的常在床上,虽然脸色苍白,但是一看五官轮廓,就知道,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一个大美女。

许念安轻轻的走到床前,附身将脸贴在妈妈的脸颊上,轻声呢喃道:“妈妈,我跟阿钰离婚了。”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泪水突然夺眶而出,她像是怕吓到妈妈,起身擦掉脸上的泪水,突然又笑了,她笑着呢喃:“阿钰再也不是我的了。”

她从来不曾在季丞钰面前喊他阿钰,但是她却永远忘不了,那晚,他牵着她的手,月光下,他的双眸比星光还要璀璨,他说:“安安,你叫我阿钰啊。”

“你叫我阿钰啊。”

“你叫我,阿钰啊——”

那个让她叫他阿钰的少年就那么永远封存在了她的记忆里。

又好像从未出现过。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许念安怕吵到许倩,走出病房才接了起来:“初晴?”

姜初晴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担忧:“安安,我听说穆延霆在对付你老公?”

许念安一怔:“你从哪儿听说的?”

“现在圈子里都传开了,季家欠了穆延霆三个亿,只好用B&K珠宝公司抵债,不过说真的,你老公是怎么得罪穆延霆的?季家即使暂时手头没现金,名下的不动产跟股票债券随便抛售一点,也够三个亿了,只是穆延霆指名要B&K珠宝公司,季家就是能凑出现金也只能说凑不出啊,而且他还不要季氏名下的其他产业,指名要B&K珠宝公司,谁不知道B&K珠宝公司是你老公季丞钰一手创办的?所以说,你老公到底是怎么得罪这位权少的?”

听姜初晴这么一分析,许念安心中有股异样的感觉升起,难道穆延霆做这些,都是因为想替她教训季丞钰?

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想法太可怕,许念安忙摇摇头,想到刚才她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许念安苦笑一声道:“初晴,他现在已经不是我老公了。”

“啊?”姜初晴像是脑袋突然卡壳一样,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她大叫道,“许念安你再说一遍,你说谁已经不是你老公了?”

许念安认真的重复了一边:“我跟季丞钰已经离婚了。”

电话的那头再次沉默了好一会儿。

“许念安,你别告诉我,你是净身出户的。”

许念安点了点头:“嗯。”

谁知道姜初晴一下子怒了:“许念安你这个白痴,你以为自己是不谙世事,不懂人间疾苦的小仙女吗?许阿姨现在就躺在病床上,这些不用钱吗?你那么大方的净身出户,你以为他们谁会念你的好吗?你知道赚钱有多不容易吗?”

“我知道,初晴,这些我都知道,我也知道,你说这些都是为了我好,可是初晴,那些东西,原本就不属于我,这些年,我妈妈的医药费都是季叔叔给出的,人不可以那么贪心。”

姜初晴叹口气:“算了,你这种把自己的行为方式用所谓的正确的三观框起来的人,跟你讲这些也讲不通,对了,小千煜都想你了,你也不来看他。”

小千煜是姜初晴的儿子,据姜初晴说,是她跟已故前男友生的孩子。

提到小千煜,许念安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这几天忙,没倒出空来,你跟小千煜说,我过几天就买着玩具过去看他。”

“玩具就算了,他的玩具满屋子都放不下了。”

这时候许念安听到电话里有个男人的声音在喊姜初晴,“宝贝,躲在厕所里跟谁打电话呢?”

“还能有谁,安安呗,对了,今天晚上我就要飞影视城了,这个月的钱,你还没打给我呢。”

许念安收了线,无力的靠在走廊的墙上,头抵着冰冷的墙壁,仰着头看雪白的天花板,谁都不容易,姜初晴从霍定轩的未婚妻变成他见不得光的情人,姜初晴心中的苦,谁又能窥探一二?

现在她已经跟季丞钰离婚,往后也不可能再厚着脸皮让季叔叔付妈妈的医药费,当务之急,是重新找个好一点又比较实惠的疗养院把妈妈转过去。

等她还完穆延霆的债,再找个小城镇带着妈妈搬过去,从此离开帝都,安安静静的与妈妈一起过完下半辈子。

另外一边,穆延霆将许念安送到医院,就接到了高阳的电话:“先生,福子小姐的身份已经确认,要不要我安排您跟她见一面?”

想到许念安正在处理事情,他应该多给她一点时间,穆延霆淡淡的“嗯”了一声。

高阳道:“好的,那我马上安排。”

顾瑶瑶虽说是顾骅的独生女,但是她在顾家却并不受宠,首先顾老爷子跟顾老太太重男轻女,她的叔叔伯伯们都生了儿子,就更显得除了只有一个私生女,膝下再没有别的孩子的顾老三顾骅处境尴尬。

另外,她虽然是顾骅的独生女,对外宣称小时候养在国外,但是毕竟不是从顾骅的原配太太的肚子里出来的,又是被半路接回顾家的,所以顾瑶瑶在顾家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

只是她却没想到,有一天那个高高在上,被整个帝都的女人追逐的男人,居然会约她出来吃饭。

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她想,或许她的人生出现转机的机会来了。

高阳将约会地点订在了百成山庄。

虽然已经被顾家认领回顾家已经十几年,但是百成山庄这个地方,顾瑶瑶还是第一次来。

顾瑶瑶一下车就被百成山庄壮观精美的外观吸引。

高阳早早地等在外面,走上去,微微颔首:“顾小姐,先生已经到了,请随我来。”

顾瑶瑶有些受宠若惊,脸色微红,连说话都有些紧张起来:“居然让四爷等,怎么好意思呢。”

高阳不置可否,微笑着伸手指路:“顾小姐这边请。”

顾瑶瑶随着他走进山庄,穿过假山流水,亭台楼阁,最后进入食客厅。

路上,顾瑶瑶问:“高特助,您知道四爷为什么要约我吗?”

高阳笑道:“先生的私事,我们从来不敢过问,顾小姐一会见到先生,不妨自己问一下先生。”

顾瑶瑶见高阳不愿多说,也不敢多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