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老赵唐可儿-老赵唐可儿全文未删减版

主角老赵唐可儿是一部很热门的言情小说,全文未删减版更新已完毕,章节精彩:唐可儿倒也不着急,伸手拿过那条小底裤,故意撑得大大的,把紧贴着隐私的地方呈现在镜头面前,声音更加娇媚的说着。“哥哥们,宝贝儿们,你看我都湿了,你们怎么也不来安慰我一下啊,只要一架飞机,就能获得主播微信号哦,加我私聊。”

2020-2-26 12-22-45.png

精彩内容:

韩翠兰双臂环胸,说得理所当然。

姜美丽自然不肯当那冤大头,冷笑一声:“韩翠兰,当初咱们几家人说的时候你可在场,一人三个月,住够了就轮地方,你现在跟我扯皮有意思?”

这几天姜威辞了工,韩翠兰可是一分油水也没刮到,本来就心中郁闷,这姜美丽突然送人过来,她说什么也不愿多养张嘴。

虽说当初是谈好的,但她硬是不吃这套。

姜美丽看韩翠兰生冷不忌,气的牙根直痒痒,放下狠话今天不管咋地都要让老太太进屋,韩翠兰也不是吃素的,堵着门就是不让。

二人争的面红耳赤,吵的不可开交。

姜威在一旁干杵着,也轮不到他说话,开口又闭嘴,只能干着急上火。

姜婉见状直接走上前。

“妈,这当初都说好的事,时间到了就接奶奶过来住,你这么干不是让别人戳咱们家脊梁骨吗。”

“怎么哪都有你!”

韩翠兰听到姜婉这么说,恨不得在她脸上扇几个耳刮子,吃里扒外的东西。

姜美丽听到大侄女这么说,扭头勉强冲她笑了笑,接着开口讽刺韩翠兰道,“看来这家也不全是没皮没脸的,总归是有几个明事理的。”

韩翠兰恨恨的瞪了眼姜婉,“你少在这多事,咱家就这几个屋子,可没你奶奶住的地儿,你是想叫她睡柴房?”

一旁乔银花闻言,又是羞恼又是心凉,叹着气直抹眼泪。

韩翠兰说的也不假,这家里的确没有多余的屋子给老太太住,但办法总比困难多,一家人挤挤总归是能腾出来地方来。

只是韩翠兰心底压根就没这意愿。

姜婉抿着嘴想了一会,片刻后心中有了计较,趁着韩翠兰和姜美丽吵架的空档,凑到乔银花旁边低声说道。

“奶奶,待会你和我妈说你住之前的老屋。”

乔银花闻言一怔,脑子没转过弯。

之前的老屋是土坯房,破破烂烂的,陈年的屋子一遇刮风下雨,这锅碗瓢盆都得接满整个屋子。

那地儿别说是人,就连狗都嫌弃,她一风烛残年的老人去那不是找罪受?

乔银花嘴唇动动,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姜婉则在一旁一直冲她使眼色。

乔银花思量了一下,有地方住总比遭人嫌强,与其在这被人数落咒骂,还不如去老屋图个清静。

这么想着,乔银花直接敲了敲拐杖,打断了姜美丽和韩翠兰的争吵。

“别吵了,我不住你这地方,我就住原先那老屋,这你总乐意了吧?”

韩翠兰一听,心中一喜,扭过身不再理会姜美丽

“妈,既然你想住老屋,那我也拦不住你。但今后你可别跟外人说是我逼你去的,这可都是你自己的意思。”

一旁的何有才眼底涌着嘲讽:“是不是老太太愿意你心里最清楚。”

“就是。”

姜美丽附和丈夫,叉着腰扯开嗓门骂道:“姜大强你个没用的东西,娶了个架不住的悍婆,连生养自己的老娘都不要了。”

姜大强想站出来说句话,但被韩翠兰一个眼神吓回去了。

韩翠兰气得眉头搐动,差点和姜美丽动起手来。

“行了,别吵了,吵的我头疼,把我东西拿出来,我这就去老屋。”

乔银花心力交瘁,开口说道。

韩翠兰咬了咬牙,心里咒骂这个妯娌真是个天杀的东西。气冲冲进屋拿了一床被褥和一些吃食就扔了出来。

“东西给了,你们赶紧滚。”

韩翠兰说着把人撵出院子,哐当一声把大门关上了。

“泼妇!”

姜美丽狠狠啐了一口,随即转而看向自家老娘。

说到底她还是有些不忍心,可她家里就那条件,实在没办法一直管着乔银花,倘若她这次心软了,那以后这老太太就脱手不出去了,指不定她得一直照看着。

姜婉大致猜到了姜美丽的想法,叹了口气缓声说道:“大姑,你放心吧,虽然住老屋,但我们会照顾奶奶。”

姜美丽眼眶泛红,“那真是麻烦你们了。”

说着看向一旁的老太太说道:“妈,过阵子小妮身子好点了,我就接你回去。”

这年头谁家里都不好过,姜美丽小闺女打小身体就不好,看病啥的没少花钱,乔银花住她家也没被亏待过,说到底姜美丽人不坏,算有良心的。

“我知道,家里孩子没人看,你俩赶紧回去吧。”

乔银花对姜美丽这个闺女没啥怨言,开口道。

姜美丽又站着说了会话,随后才上了驴车离开。

姜婉三人则陪着老太太去了老屋把房间收拾了出来。

这里不通电,姜威去供销社买了几根白蜡烛,回来拉着姜婉问道,“二妮,你刚才干啥让奶奶说来老屋住?”

姜婉没回话,把抹布挂起来随手将脏水泼到了门外。

“哥,咱们现在想做生意就得折腾,在家动静大了铁定会被韩翠兰他们发现。奶奶住老屋咱们可以过来,到时候咱们干什么那边就不会知道了。”

“做什么生意?”

一旁的乔银花颤巍巍问道。

姜婉把卖虾干的事和乔银花讲了讲,乔银花挺意外,不敢置信道:“这样都能挣钱?我孙女就是有能耐。”

“就是委屈你了,奶奶,住这种地方。”

姜婉打量了一下房间,这里唯一能将就看过眼的也就是这缺了一角的破板床,剩下的真是要啥没啥,老太太一人住这地,的确是寒酸了。

姜婉说着从兜里掏出五块钱。

“奶奶,这钱你拿着,缺啥你补点。”

乔银花看着那五块钱说啥也不接。

老归老,可她哪能接姜婉的钱。韩翠兰对他们兄妹不好,姜大强又是个妻管严,好不容易有两钱,乔银花也是苦口婆心的让姜婉自己攒着。

她不挑地方不挑东西,有的吃饿不死就成。

可姜婉态度强硬,乔银花只好收下。

帮老太太安顿好后兄妹三人回了家。

姜思甜估计刚被骂过,在厨房一边生火,一边哭哭啼啼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