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爱芳老张-超品俏房客

宇杰资源网推荐新书《超品俏房客》主角是刘爱芳老张, 刘爱芳抬起眼眸,死死的咬着嘴唇,迟疑的问:    “你说的是真的?”视频如果一直在老张的手里,她就会一直遭受老张的威胁,无论如何,她都要想办法拿到视频,或者……直接销毁! 刘爱芳迟疑的看着老张,陷入了纠结。 答应他,还是不答应?

2020-2-26 13-18-43.png

精彩内容:

咬着牙,邵珩额间青筋抖动。

天底下女人果然是最不讲理的物种,不是他做的事情,硬是要圆得说成扁的。尤其是这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他的底线。

姜婉拔高声音:“不是你能是谁,难不成我的钱还能长腿跑了?再说了,你多给我的钱我也还你了,你还想怎么着!”

邵珩眯着眼,真想上前捂住这张喋喋不休的小嘴。

见邵珩抬脚,姜婉直接扯开嗓子:“救命啊!小偷带同伙过来欺负人了。”

这里是集市,最不缺的就是看八卦的人,姜婉这么一嚷嚷顿时吸引了周遭行人的注意。

有人见状已经围了过来,开始对着邵珩指指点点。

“这小伙子穿的这么体面,怎么偷人东西呢。”

“这小姑娘一看就乡下来的,做点买卖不容易,这人真缺德。”

“可不,还带着这么多同伙来,还当真是没王法了。”

“就是!”

……

旁边的闲杂人你一句我一句,吵得邵珩两旁的太阳穴直突突。

一旁的学员则面面相觑,今天他们可算是开了眼了,从来没见过老板踢到过铁板,没想到在一个小姑娘手里栽了。

看到邵珩吃瘪,他们心里都偷着乐,对眼前这个敢和老板作对的女中豪杰敬佩不已。

“臭贼!”

姜婉瞪着邵珩骂道。

见姜婉这表情,旁边的学员终于是按捺不住燃起八卦的火苗。

“咱们老板是干啥了?”

“臭贼?难道是偷心盗贼,哈哈。”

“老板莫不是对人家……”

队员交头接耳猜测着各种可能性,细碎的声音传到邵珩耳中,直接扭头甩过去一个冷厉的眼神,众人这才刹车闭嘴。

队员容大平不怕死,直接问道:“头儿,人家怎么说你是贼?你不会是把人家姑娘的心给偷走了吧?”

话落,容大平对着身后的队员使了使眼色,众人立即开始嘘声调侃。

邵珩脸彻底黑了,他现在被人围攻他们不帮衬就算了,还在一旁瞎起哄,看来都皮痒了。

几人闹了一会发现邵珩脸色不太对,尴尬的咳了咳,觉得热闹也看够了,还是赶紧办正事。

邵珩毕竟是有身份的人,这事真要在酒店门口闹开没什么好处,再或者被有心人利用拍了照片,到时候黄泥巴掉裤裆,不是翔也是翔。

当下还是息事宁人的好。

为了化解这场面,队员王杰出声说道:“姑娘,这中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我们是京城来的,我们老板绝对不是贼,他这人不差钱,咱们有话好好说,千万别伤了和气。”

李宁急中生智道:“不行咱们借一步说话,这么闹着影响不好。”

一旁的容大平也搭腔:“对,咱们找个地方谈一下,若真是我们老板的错,我们一定给你个交代。”

这隐晦的意思就是在告诉周围的人邵珩是有钱人,不会去干那小偷小摸的事,众人听言也开始观察邵珩,的确不像是小偷。

这年头大家也都是凑个热闹,要是来真格的谁也不愿意去管这档子闲事。众人听了解释也慢慢散了。

没一会摊位前就只剩下他们几人。

姜婉一脸警惕,说道:“既然不是找我麻烦,那你们过来干嘛?”

邵珩双瞳一紧,冷的不像话。

姜婉见他不说话,皱眉:“没借口了是吧?”

看到这女人这么不识好歹,邵珩眼睛眯了眯。

看到邵珩不说话又凑了过来,姜婉赶忙顺过一旁的秤杆。对方毕竟是男人,真要动起手来自己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别过来!”

邵珩要动,姜婉提高嗓门叫了一声。

她做了防备,那秤杆都快戳到了邵珩脸上。

邵珩心底恼火更甚,可他实在是没有对付女人的经验,总不能去挥拳头。

“道歉。”

邵珩从唇畔吐出两个字。

姜婉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年头小偷还真是猖獗,偷了别人的钱不说,还光明正大的来找受害者麻烦,找麻烦不成,反过来要道歉?

姜婉心里窝火。

“我凭啥跟你道歉?我觉得那钱就是你偷的,我没错。”

“你这脑子是摆设吧?”

邵珩气极反笑,他真没见过这么一根筋的人,他看着哪里像小偷?他身上这件衣服都快抵上她半年收入了,他用的着偷那几块钱?

“别堵在这影响我做生意。”

如果不是看他们人多,姜婉真想给他来几句。伸手把邵珩扒拉开,姜婉对着行人继续吆喝起来。

“卖虾干了,新鲜的虾干快来看看,免费试吃。”

邵珩从头到脚打量了姜婉一眼,看着她混不吝的模样眸底一沉。

在她身上打量了一遭,目光蓦地锁定挂在她脖子的项链。这项链的小玉坠颜色很深,还有些破旧,不过挂项链的绳子还算新,应该是刚换过。

邵珩挑眉,伸出手从后面去扯绳子。

姜婉一惊,赶忙扭头,可邵珩下手太快,脖子上的项链已经被扯了下来。

姜婉急了:“还给我!”

“想要?明天过来找我道歉。”

钱不是他偷的,这罪名他不担,这玉坠他暂时保管,算是对她的惩罚,他邵珩可不是任人欺负的主。

看着邵珩手中的小玉坠,姜婉都快急死了,这东西虽然不值钱,可那是母亲留给她的唯一东西。

姜婉走过去想夺,却被邵珩轻易躲过。

姜婉扑了空,咬牙道:“你这人当真过分,偷了我钱这会又抢我项链。”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当然要把罪名坐实。”

邵珩咬着冷腔。

“你少在这狡辩,把项链还我。”

姜婉不依不饶。

“不。”

邵珩毫不犹豫拒绝,随后把玉坠放进裤兜。

“想让我道歉?你做梦去吧,赶紧把东西还我,不然我叫你好看!”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叫我好看?”

邵珩不为所动,他倒想看看她能拿自己怎么着。

看到老板跟一女人较真,众队员纷纷看呆了。

容大平这会有些看不下去,这老大处理事情的方式也忒那个了。

“姑娘,你说我们老板是贼,他偷你什么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