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轩李梦茹-都市绝品少年

各大搜索引擎热搜小说《都市绝品少年》主角是王轩李梦茹,文中主要讲述了刘涛这话一出来,王轩意味深长的眯了眯眼睛,然后深深地吸了口烟……我啊,我喜欢的自然是你老妈这类型啊!就是那种熟女范儿!不过这话也仅仅只敢在心里面儿说说罢了,自然是不可能真的说出来,对着刘涛笑笑,然后很是意味深长的说了句:“她啊,不是我喜欢的风格,类型也差点儿,再说了我又不认识,不合适~”“我看你就是眼高手低,给我在这儿扯什么犊子。

2020-2-26 13-37-11.png

精彩内容:

“哥,你看。”

姜威一看,眼睛都直了。

“二妮,你这哪来的?”

“卖虾干卖的。”

“你可真厉害,那玩意能卖这老些钱?”

姜威这会是觉着姜婉是真的厉害,那没人要的东西到她手里就能赚这么多钱,一般人可没这脑子。

姜婉心疼的看着姜威:“哥,你再干几天就别干了,这辛苦钱赚的不值。”

“好,到时候再看。”

三人刚凑在屋子里说了会话,韩翠兰就进了屋。

还好姜婉早就把钱收好,不然怕是被她撞了个正着。

韩翠兰笑得一脸殷勤:“儿子,累了一天辛苦了,感觉咋样啊?”

“还行。”

姜威表情平淡的应了声。

韩翠兰咳了一声,装作为难的说:“小威啊,明天妈想去买袋白面,你今天的工钱……”

“人家说工钱月结。”

姜威早就想好了说辞。

韩翠兰脸色一变:“不该啊,我打听过是日结。”

“真是月结,可能怕中途有人跑了不干了。”

姜威是个老实人,以前工钱总是乖乖的上交给韩翠兰,这会撒了谎,整个人都不自在起来。

韩翠兰狐疑的嘀咕了几声,没再说什么,脸色不大好看的走了。

“哥,洗漱一下待会吃饭。”

姜婉见韩翠兰吃瘪心里痛快。

晚上姜婉做的大碴子粥和青菜汤,汤里菜里也没几滴油水。姜成龙翻着几根青菜叶子脸色越来越躁,没一会就摔了筷子。

韩翠兰见状:“儿子,你这是咋了,不合胃口?”

“整天吃这些东西,我都快吐了。”

韩翠兰放下筷子:“那你想吃啥?”

姜成龙舔舔嘴巴。

“想吃猪肉。”

韩翠兰闻言抿了抿嘴,这年头市面上的猪肉可不便宜,那都是过年才能吃得上的东西。

韩翠兰还犹豫着,姜成龙不干了。

“再不给我买肉吃,以后我就不吃饭了。”

“买买买。”

韩翠兰虽然心疼钱,但说到底还是最宝贝自己这个儿子。

吃了饭,韩翠兰咬咬牙去村头供销社称了两斤猪肉,猪肉没炒菜,直接切成块炖了。这肉香从厨房飘出来,馋的人直流口水。

姜大强提了句猪肉香,韩翠兰张口就是一顿臭骂。

姜婉倒也没指望能吃上猪肉,因为这肉韩翠兰向来只给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吃。倒是姜瑶,闻着厨房飘出来的香味,眼巴巴咽了咽口水。

“想吃?”

姜婉瞅了妹妹一眼。

“想,我听我们班小花说猪肉可香了,太久没吃,我都快忘了啥味了。”

“明天姐给你买肉吃,不用羡慕他们。”

姜婉揉了揉妹妹头顶低声说道。

“真的吗?”

“真的。”姜婉点头。

姜瑶脆生生应了一句,怀着憧憬倒头睡了。

姜婉睡觉前点了一下赚的钱,打算明天买两斤猪肉送去老屋,到时候姜威下工了一起过去吃。

夜色已深,装病躺了一天的姜思甜却是怎么都睡不着,悄声穿上鞋出了房门,去茅房方便完后提着裤子朝着院子东边猫了过去。

晚上吃饭没她的份,她也不稀罕那清汤寡水的。韩翠兰买了猪肉回来,炖肉的香味飘进屋里,姜思甜馋的直流哈喇子。

想到韩翠兰睡觉前把猪肉掉到地窖里,姜思甜这会就怎么也忍不住了,走到地窖旁俯身把绳子拽上来,也顾不得油腻脏手,赶忙抓了一块放进嘴里。

肉是真香啊!

姜思甜也不敢吃多,怕吃的多了被韩翠兰发现。

吃了两块后,姜思甜满足的舔了舔手指头,小心翼翼的把猪肉吊了回去。

第二天天还没亮院子里就传来韩翠兰的叫骂声。

姜婉揉着眼皮起床,还没清醒呢,房门就被韩翠兰一脚踹开了。

“好啊你俩,竟然敢偷吃猪肉!”

韩翠兰手里抓着鸡毛掸子,话音刚落就气势汹汹冲了过来。姜婉眼疾手快,赶忙把姜瑶推到一边,这才没被韩翠兰打到。

姜婉清醒了大半,冷声道:“我们没偷吃,就你那点猪肉我们也不稀罕!”

韩翠兰见姜婉嘴硬,骂道:“你个小贱蹄子,那肉都是有份数的,我刚才数了数少了两块,不是你俩吃的还能是谁?”

姜婉简直被她的逻辑气笑了:“少了两块你凭啥认定是我们两个吃的?”

“这家里除了你们两个小贱*人不知死活,还有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说罢,又举着鸡毛掸子打了过去。

姜威早上没吃饭,趁着天黑就走了,韩翠兰看他不在,下手也挺黑。

这会姜婉也解释不清,从炕上跳下去躲开韩翠兰。

韩翠兰见状更是穷追不舍,可姜婉灵活的像条泥鳅,她怎么也打不着。

收拾不了大的那就收拾小的,韩翠兰歇了口气,调转方向朝着姜瑶打去,姜婉一急,赶忙扑过去护住姜瑶。

韩翠兰早对姜婉心怀怨恨,这会逮着机会更是下死手。

姜婉推开韩翠兰,拽着姜瑶跑出屋。

姜思甜听到骂声本来还挺害怕,结果看韩翠兰根本没怀疑到她身上而是直接去揍姜婉,这心里别提有多幸灾乐祸了。

虽然心里恨不得韩翠兰直接把姜婉给打死,但脸上还是故作不忍道:“姐,你咋能偷吃猪肉呢?那是妈买给哥补身子用的。”

“就是,我的东西你都敢偷吃。”姜成龙一脸痛恨:“妈,你赶紧揍死这两个不知死活的贱骨头!”

姜思心里窃喜,捏着嗓子道:“哥,你就别煽风点火了,要真出了事可咋办?”

“咋办?凉拌!打死才好,谁让她们好吃。”姜成龙不解气。

姜婉偏头瞪了姜思甜一眼。

昨晚她和姜瑶早早就睡了,这偷吃猪肉的人除了姜思甜再没别人了。

韩翠兰受了儿子指示,就像打了鸡血一般更来劲了。

姜婉眯了眯眼睛,伸手一把抓住鸡毛掸子。韩翠兰怒目相视,见打不动了,用力想要从姜婉手里想把家伙事给夺回来。

姜婉哪里肯丢,绷着脸死命抓着,韩翠兰嘴里骂骂咧咧,结果姜婉蓦地松手,韩翠兰重心不稳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姜婉冷声道:“我说了,这猪肉不是我们偷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