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汉陈琳小说-超级老汉全文阅读

主角是王老汉陈琳的小说名叫《超级老汉》,无删减章节纷纷呈现供大家免费阅读,王老汉被陈琳一握,整个人都激灵了一下,真他娘的太舒服,噗嗤……王老汉就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无比美妙的所在…..陈琳完全呆住了……唔,呜呜……陈琳用力想要把王老汉来侵犯她的家伙吐出去

2020-3-3 11-56-33.png

精彩内容:

夜色阑珊,华灯初上。

一辆黑色的保时捷缓缓行驶在马路上,它开的很慢,好像不知道要去哪里,漫无目的的在街头慢慢前行。

看着前方的霓虹灯光和车水马龙,容音脑中一片空白。

她只剩下一百八十多天的生命了。

以前她很喜欢待在家里,一是清静,二来是为了等傅邢薄。

可是现在她不想,家里太过冷清,好像坟墓一样。

她要去人多一点的、热闹一点的地方,这样她才觉得自己还活着。

容音缓缓转动方向盘,前方不远处,“迷音酒吧”四个大字出现在眼前。

她怔了几秒钟,把车子开了过去。

十几分钟后,容音坐在酒吧里,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两杯鸡尾酒,震耳欲聋的音乐充斥在耳边,空气中满是荷尔蒙的味道。

迷醉绚烂的灯光下,不少男男女女疯狂的扭动着身子,随着躁动的鼓点而晃动。

以前容音很讨厌这些,觉得这些人活的腐败而堕落。

可是此刻,她却觉得这些人充满了活力和朝气。

不像她,明明才二十四岁,却像个四十二岁的更年期妇女,每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没有一点业余爱好和闲暇时间。

明明结了婚,却守着一座空房子,整天守活寡。

容音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半个小时后。

容音醉了,她伏在桌子上,面前东倒西歪的摆放着十几个空酒杯。

她大脑一片空白,浑身软绵绵的,提不起一丝力气,整个身体都不受控制,那些压抑在心底埋藏太久的委屈也疯涌而出。

傅邢薄,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三年啊!

整整三年啊!

我从来不在任何人面前低头,却为你低到了尘埃里,我对你掏心掏肺,顶着巨大的压力助傅氏东山再起,却仍旧换不来你看我一眼!

我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抵不过姜可柔三个字!

是不是要我把心掏出来,你才相信我是真的爱你?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她趴在桌子上,无声的哭泣着,肩膀一耸一耸的。

不远处一个昏暗的角落里,几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在吆五喝六的拼酒,这几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每个人手臂上都纹着各种图案,头发也染成五颜六色,脖子上戴着夸张的首饰,一看就是街头的小混混。

其中一个黄毛戳了戳身边那人的手臂,指着容音的方向努了努嘴,说:“你看,那边有个美女。”

那人的目光落在容音身上,打量了一番,说:“身段不错,行,过去看看。”

说完,起身跟黄毛向容音走去。

容音醉的厉害,此刻又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丝毫没有注意到危险接近,迷糊间,只觉得有人拽了一下她的胳膊,她抬头,用迷蒙的双眼看去,可眼前一片朦胧,根本看不清那人的脸。

只听耳边响起一道吃惊的声音:“我靠!真他妈的漂亮!”

皮肤白嫩的仿佛煮熟的白鸡蛋,杏眼朦胧,鼻梁高挺,小嘴嫣红,上面还有残留的酒渍,泛出诱人的光泽。

简直比电视上的女明星还要漂亮。

两人同时咽了一下口水。

黄毛看了一眼那人,激动的说:“哥,怎么整?”

那人眼冒金光,兴奋的搓了搓手,说:“还能怎么整,都醉成这么厉害了,自然是带到酒店里好好玩一玩了。”

妈的,他这辈子都没玩过这么漂亮的女人,想想就激动。

说完,他神神秘秘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药丸,捏碎扔进了容音的酒杯里。

迷糊间,容音只觉得有人捏住她的嘴巴,强迫她喝下了什么东西,她潜意识里想要阻止,可是浑身却提不起一丝力气,唯一残存的一丝理智也很快被淹没,大脑重新陷入一片浑浊。

“啧啧,这娘们醉的可真厉害,”眼看得逞,黄毛愈发兴奋,如果不是这里人多,恨不得立马扒光她的衣服在这里把事给办了。

那人扫了一眼旁边的酒瓶,说:“这么多酒,别说她一个女人,就是再能喝酒的男人都得灌趴下,行了,别废话,赶紧的,把人扛上。”

黄毛心领神会,弯腰把容音扛到了肩上,快步向门口走去。

容音头朝下,整个身子都一颠一颠的,刚喝进去的酒瞬间回流,连同胃里的东西一起涌向喉咙,下一瞬,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黄毛察觉到异样,还没来得及把她放下来,就被吐了一身。

酒味混合着说不清的酸腐味在空气中快速弥漫。

黄毛捏了捏鼻子,嫌恶的看了一眼身上的不明物,皱眉对那人说:“哥,她吐了。”

“老子有眼睛,看见了,”那人低声斥骂道:“喝那么多酒,不吐才怪呢,赶快把人扛起来,麻溜点,一会到了酒店里再清洗。”

黄毛犹豫了一下,硬着头皮去拽容音。

可是容音却赖在地上不肯起来。

她发起了酒疯。

“走开!”她胡乱挥舞着手臂,大声叫嚷着:“我要喝酒!我的酒去哪了?你!给我把酒拿过来!”

黄毛好声好气的哄着:“好好好,一会给你拿酒,你想喝多少都有,你先起来,咱们走……”

“啪!”

话音未落,黄毛脸上突然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个巴掌!

黄毛顿时愣住了!

容音不满的拍着地面,命令道:“我现在就要酒!你给我去拿!”

挨了一个巴掌的黄毛心头忍不住升起一阵火气,妈的,老子还没占你便宜呢,你倒先占了我的便宜!

他耐心耗尽,也不再好声好气,伸手粗暴的去拉扯她:“你给老子起来,耍什么酒疯!”

容音没有得到酒,反而被拉扯的手臂生疼,她的倔劲上来了,突然低头朝那人手腕狠狠的咬了下去!

空气中顿时响起一阵杀猪般的嚎叫!

黄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自己的手腕从她口中解救出来,手腕上赫然出现两排深深的牙齿印,上面洇出鲜红的血迹。

妈的,这个女人是属狗的吗?

接连吃亏,黄毛怒气上涌,也不再怜香惜玉,用尽全身力气去拽她,容音的倔劲上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即便醉着,她也要倔到底。

她就是要喝酒,谁都不能阻止她喝酒!

于是容音又打又踢,甚至躺在地上拳脚并用,顷刻间黄毛的脸就挨了好几脚,右脸高高肿起,狼狈不堪。

另一头,一个身材欣长、长相英俊的男人从卫生间里出来,刚准备回包厢,就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他顿住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