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水玫瑰老何白玫瑰-热推露水玫瑰免费

主人公是老何白玫瑰的小说《露水玫瑰》,又名《火红的玫瑰》,精彩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小白,何叔叔来了……”极品尤物在眼前,老何哪里能忍受的了,几乎都要流口水了,大手撑开,朝着渴望已久的胸部摸了过去。老何触手之际的那一刹,顿时像触电一般,一股无比舒服的感觉传遍全身。

2020-3-8 16-44-02.png

精彩内容:

意料之中的嘲笑在她耳边徐徐溢开,顾柒月拢了拢眉心,除了钱她还真的不知道要什么好处。

难道让她这三个月不用评判,直接给她通过,以他的尿性除非世界末日,否则免谈。

时彦舟掀起眼皮,带着笑意的视线留在她的脸上:“你是在侮辱自己还是在侮辱我?”

顾柒月眨了眨眼:“提钱就是侮辱了?不是说钱是万能的吗?你看钱都建立在万能之上了,难道不该是神圣吗?”

他凝着她的模样,不咸不淡的继续道:“对于花一辈子的钱都花不完的人就是侮辱。”

顾柒月内心仿佛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她酸了,没见过这么炫富的。

不远处时家老宅的佣人恭敬走过来。

“少爷,少…少夫人,夫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时彦舟回到自己家,面对这些熟悉的面孔自然没什么,顾柒月却不一样了,她就像来到了无比陌生的地方,需要重新认识他们。

她笑的很大家闺秀,杏眸弯成了月牙自以为很有亲和力,朝她挥了挥手:“哎,你好~”

这名佣人长了一张娃娃脸,不过眼角的细纹暴露了她真实的年龄,看起来不比顾柒月大几岁。

她大惊失色,忙低下头:“少…少…少夫人好…”

顾柒月怔了怔,这是什么情况,她不过友好的打了声招呼,怎么把人家吓成这样?

她搓了搓手指,声音软软,还带了点委屈:“我就是想问问你的名字而已。”

佣人咬着嘴唇浑身止不住颤、抖,时不时的抬眸目光却不敢肆意落在她脸上:“少…夫人…我叫夏玲。”

顾柒月继续道:“哦哦,夏玲啊,你好初次见面,唔,对我来说是初次见面。”

夏玲根本不敢接话,结结巴巴的:“少…少…少夫人…”

时彦舟面无表情,淡淡的对她道:“她最近脑子不太好使,后备箱还有些礼物,你去拿。”

夏玲微愣,全身僵硬,只留下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震惊的望向顾柒月。

她以为少夫人会大发雷霆,亦或者冷漠的看着少爷然后视若无物的走掉,却不想少夫人此时欲言又止,撅了撅嘴巴埋怨的望着少爷。

这样的场面无论如何,她连想都不敢想的。

这事也不怪她,顾柒月出车祸的人知道的并不多,他们佣人在时家做事多少是知情的,失忆的事儿却没人告诉他们。

接收到时彦舟淡淡疑惑的目光,夏玲这才反应过来,按照他的吩咐转身去拎车上的东西。

顾柒月在原地驻足了一会,时彦舟没管她抬起脚步走开了,她扭头看到不吭一声的男人走远,小跑两步追上去:“你什么时候带礼物了?是以我的名义送给咱ma的吗?”

时彦舟清隽的眉头皱了下,淡淡道:“自作多情的你再次让我刮目相看。”

顾柒月喉咙一堵,在这个男人的口中,她就从来不是什么好的角色,退一步讲,她确实没有为婆婆准备礼物,甭管时彦舟说是谁送的,归根到底是以他们夫妻俩的名义。

她翻过篇,提出了来自灵魂的质问:“我看夏玲是不是特别怕我?”

时彦舟施舍给她一个眼神,淡漠的开腔:“不是白失忆,终于能记住人名了。”

顾柒月:“………”

顾柒月:“我是说真的啊,就是搞不懂,我又不会吃了他们,这么害怕我干嘛?”

“温城第一霸王,从小天不怕地不怕,长大了更变本加厉。”

男人的语气淡淡的,顾柒月却听出了另一种含义。

“怎么听着你对我很熟悉的感觉,我们小时候认识啊?不然你怎么可能知道?不对啊,你的青梅竹马不是魏清雅吗?”

他腔调极淡,口气不像是在解释:“我不认识,有的是人认识。”

顾柒月首先想到的却是魏清雅,当即皱眉拧成一股:“不会是魏清雅告诉你的吧?她那个女人从小就这么白莲花的?难道她有未卜先知的本事,连我要嫁给你她要挖墙脚的事都知道了。”

时彦舟脸色沉了沉,口气没变:“你的事迹根本不需要谁来告诉谁。”

顾柒月眯起眸打量他,神色古怪:“老公你也太小心眼了吧,我发了几句牢sao,至于你直接向我翻脸吗?还说不喜欢她,就嘴硬吧!”

前几句顾柒月纯属在挖苦,后面一句明显带着涩涩的意味。

话落,时彦舟停下脚步,眼眸冷了几分垂下去:“根据法则第一百零七条…”

“好好好,是我的错。” 顾柒月破罐子破摔的直接认错,反正无论她有一点反抗,时彦舟都能找到把柄降服她。

他道行太深,她充其量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妖,哪能是他千年狐狸的对手。

“我看你是虱子多了不怕痒。”

顾柒月感受到他冰冷的目光,缩了缩脖子:“啧,老公你这人就好无趣的啊,听不出别人在开玩笑吗?”

“彦舟。”

两人之间难得还算和谐的气氛被打破,顾柒月还没来得及扭过头,话题中讨论的人物就不禁念叨出现在他们面前。

“柒月,蓉姨已经等你们很久了。”

顾柒月脸色漠然的看着她,几日不见魏清雅还是这么令人讨厌,她撇撇嘴,忍不住在心底嘀咕。

原本还因为晞晞喜欢她,生了让她当晞晞的继母算了,直到现在看到她,顾柒月直想为之前的想法踹自己一脚。

“这可怨不得我,都是我老公上班回家的太晚。”

魏清雅保持优雅的笑容,以顾柒月的角度望去,她正爱意满满望着时彦舟:“彦舟平时工作很辛苦,柒月你要多包容他。”

听听这是人话吗?时彦舟是谁老公?包容?这句话该她说给她听的吗?

顾柒月呵呵笑着:“是吧,白天工作确实辛苦,一到晚上、身子虚的很。”

成人之间的理解向来深了几度,魏清雅神情复杂悄无声息的看了时彦舟两眼,转瞬恢复正常。

相反,时彦舟面无波澜,就好像没听出她的言外之意一般,实在是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