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安然盛少明小说婚到末路无归途在线阅读

著名作家苏靖小说《婚到末路无归途》主角乔安然盛少明,由宇杰资源网精选推荐,乔安然只觉得双耳嗡鸣作响,嘴角一甜,竟然是生生吐了一口血出来,盛少明猛地伸出手来,然后重重的掐住了女人纤细的脖子,“乔安然,我母亲虽然不喜欢你,但是从来没有对你不好过。你竟然想要开车撞死她,还有乔欣,她可是你的亲妹妹,如果她们有事,我要你生不如死!”

2020-3-12 11-57-40.png

精彩内容:

如今的她,对黑暗有一种近乎致命的恐惧。

五年,一千八百多个日夜,她在那间暗无天日,终年不见天光的房间里挣扎,犹如噩梦加身。此刻哪怕是一丝光,对她都是救赎。

陆聿臻居高临下冷冷站着,冰冷刺骨的声音从头顶上砸来。

“开灯?我怕开了灯,有些东西你见不了。有些事,我做着也恶心。”

顾兮辞瞬间怔在原地。

什么东西她见不了?

他要做什么恶心的事?

她颤抖着攀着男人笔直的腿想要站起来,努力地借着走廊上的光线,去看他的脸。

视线刚落到男人的脸上,一只有力的大手瞬间卡住了她的脖子。

嘭!

大门在身后重重关上,陆聿臻一路把她拖进黑暗的房间,将她死死地压到了身下冰冷的地板上。

男人揪住她的头发,咬牙贴在她耳边,森寒开口。

“顾兮辞,还记得五年前我被你抛弃离开沣城的那个晚上,我都说过什么吗?顾大小姐那么喜欢和男人玩儿,我这次回来,就是陪你玩儿个够的!”

刺啦!

顾兮辞身上的衣裙应声而碎。

紧接着,身后的男人微微起身,黑暗里响起皮带扣被解开的声音,和某种衣裤被褪下的声音。

顾兮辞浑身一颤。

意识到男人想要做什么,她顿时疯了似的挣扎起来,哆嗦着双手去推男人的声音,哭声破碎。

“不要!陆聿臻,不要这样对我,求你……”

“不要?顾兮辞,你是不是忘了?曾经的陆聿臻,也曾经这样低声下气地求过你?现在说不要,晚了!”

黑暗里,男人屈膝一顶,她随着一股巨大的力道狠狠趴在地板上。男人用力扣住她的腰,一把扯下她身体的最后屏障,欺身而上!

“啊——”

撕心裂肺,仿若切割生命的疼痛,瞬间袭遍全身。

顾兮辞绷紧了身体,咬着牙痛苦的呜咽出声。

她想起五年前那个可怕的晚上,那个拿走她处-女身,处-女血的男人,也是用这样粗暴的方式,这样屈辱的姿势,毁了她的一生。

地板,嫖-客和妓-女的姿势。

顾兮辞的眼泪砸了下来。

“陆聿臻,我脏了,我真的很脏,早就不是你所认识的那个顾兮辞了,我不值得你这样!”

“我知道你恨我,你可以羞辱我。但我求你,至少……别用这样的方式。阿臻…….”

“闭嘴,你没资格叫我的名字!”

又是一阵深入骨髓的疼痛。

黑暗里,男人忽然抱着她起身,转瞬将她压在了不远处巨大的落地窗上,依然是从后往前的姿势——

他的唇贴在她的耳边,一边喘着气,一边冷冷地笑了。

“记住这一天。顾兮辞,正是因为你脏,你才只配这样的姿势。”

夜晚,沣城上空雷声滚动,一场大雨气势磅礴而至。风雨飘摇,一如一颗千疮百孔,破碎凋零的心。

顾兮辞从开始的哭泣挣扎,到后来的咬牙隐忍,最后的麻木死寂,像是一条失了呼吸的鱼,任由身上的男人肆意发泄。

一次又一次。

不知这样的酷刑到底持续了多久,男人才一声闷哼,终于放开了她。

啪。

室内灯光大亮,刺眼的光线朝着顾兮辞倾泻而来。

女孩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几乎本能地抬手,瞬间盖住了一侧密密麻麻满是针头的手臂。

她浑身都在颤抖,从地上挣扎着起身想去捞自己的衣服。可那具瘦骨嶙峋的身体才坐起来,就一阵天旋地转,重重地倒了下去。

咚。

后脑勺砸在地板上的声音,在偌大的房间里显得异常尖锐刺耳。

陆聿臻面无表情地捞过浴袍,仿佛身上沾染了什么恶心的东西,抬步往浴室走。不经意地一侧身,就看到女孩红着眼,行尸走肉般一动不动地躺在地板上。

一股烦躁跃上心头,陆聿臻不耐烦地眯了眯眼,冷冷地说道。

“怎么,等着在我这里过夜吗?还是你需求旺盛,希望我再用同样的姿势,再上你一次?”

他说完,一眼都不曾多看,转身就走。

“陆聿臻。”身后忽然响起顾兮辞的声音。

她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用衣服遮挡身前,才抬头看向他。

“能不能看在……放过顾家?那是我爸爸的心血。如果你真的要对顾家做什么,就冲我来。可以吗?”

陆聿臻转过身,目光凌厉地看着她,似笑非笑。

“放过?顾兮辞,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拿什么在跟我求情?”

顾兮辞捏住衣服的手倏地收紧。

“不管是什么原因,你睡了我都是事实。”

她迎着男人刀割般的视线,忽然抬头妖冶一笑,“从下午到现在,一共五次。”

“陆先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在五年前已经分手,没有关系了。如今你既然睡了我,自然是要负责的。娶我就算了,把这当做一次人情,放过……唔!”

陆聿臻一把俯身掐住了她的脖子。

力气之大,几乎将她整个人都硬生生地拖了起来,“顾兮辞,一个连自己都觉得脏的妓-女,有什么资格和谈条件?”

“你和你的顾家如今在我眼里,一文不值!”

一文不值的妓-女。

原来在他心里,她居然已经堕落到了如此地步……

顾兮辞忽然挺直挣扎,闭上眼睛任由男人的手越收越紧。

“那你要如何……才放过顾家……”

下一秒,她陡然感觉到脖颈上一松,整个人被扔到了地板上。

陆聿臻的声音从头顶狠狠砸来。

“如何?我要你跪下求我。”

顾兮辞猛地抬头,对上男人没有半分玩笑的脸,脸色一寸寸白了下去。

但也是只是转瞬间,她就红着眼垂下了头,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他身边。

“好,我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