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逼我吃药和他做

嫂子叫林曼,嫁给我哥两年多了,我们一直没见过面,这次我妈病倒了,在城里治病,我只好住在我哥家,正好能见到嫂子。 我爸将我送到嫂子家门口,就匆匆去了医院,进门看到嫂子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呆住了,嫂子比照片上要美的多。

2019-10-28 10-10-00.png

精彩内容:

林曼出道以来,她从来没有遇到过那么离奇的事情。

今天她本来有别的行程安排,却临时被邀请到监狱来表演。

正常来说,监狱里的男人,几个月,甚至几年都没见到过女人,看到她会很疯狂才对。

可结果让林曼十分意外。

此刻她正在舞台上面卖力地表演歌唱。

面前的上百号犯人,却蹲在椅子旁边,背对着自己,捂着耳朵。仿佛不敢看自己表演,不敢听自己唱歌。

而在这上百号犯人面前,有一个鹤立鸡群的年轻男人,他穿着囚服,翘着二郎腿,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看着自己表演。

其它犯人,都没有戴着任何东西,而他却戴着沉重的手铐。

“大家可以坐下来,听我唱歌的。要是到时候允许,我还可以给大家签名的。”

林曼趁着一曲唱完停下来的间隙,对犯人们说道。

然而,没有一个人动。

林曼又说了一遍,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美女,不要白费力气了。你是我看上的女人。凡是属于我的东西,没有我的允许,他们都不准看,不准动。你还是继续给我唱歌吧。”

这刻坐在最前面的那个年轻男人淡淡地笑道。

“啊?”林曼听着男人这话,她先是错愕,紧接着她就泛出几分恼火说道,“你!臭不要脸。”

男人眯着眼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阳。我就看上你了,不如我们结婚吧。”

“结婚!结婚!”大堂里面犯人们异口同声地喊着,好像之前排练过一样。

林曼还没从陈阳的话中回过神来,听着震耳欲聋的声音,愣在当场。

陈阳压压手,让他们安静下来。然后才看着林曼笑道,“美女,看来我们结婚是众望所归的事情,要不今天抽个空,我们洞房吧。”

“洞房!洞房!”

犯人们又起哄起来。

“你。你……”

林曼好像气不过来,艰难地吐出两个字,接着她身体一软。就在她快要倒地之际,一个身影出现在她身后,一把将她扶住。

医疗室。

躺在床上的林曼慢慢地睁开眼睛,不由得苦笑一下。

从几年前开始,林曼就犯上这个怪病。总会无缘无故地晕倒,每次晕倒醒来,都要在床上躺好几天。

最近这病犯得越发频繁,照这样下去,自己很快要放弃自己最喜欢的演艺事业了。

“原来你的名字叫林曼啊。”

林曼侧头看去,她就看到陈阳正坐在旁边,拿着一本采访过她的杂志正在看着。

听见这话,林曼暗啐一声,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就说要和她结婚?

呸,臭流氓!

林曼剜了陈阳一眼,懒得理他。

这时一名狱警恭敬地朝陈阳道:“阳哥,你该回去了。”

看到狱警对一个犯人都如此尊敬,林曼再次愣住。

陈阳看了林曼一眼,露出几分失望说道:“美女,我救了你一命。你不以身相许也就算了,还这么冷漠,太伤我的心了。”

林曼不以为意地冷哼一声,不就是她晕倒的时候扶了一下嘛,这算什么救命。还想以身相许,果然是个臭流氓。

陈阳刚离开,医疗室的门再次被推开,林曼的经纪人急匆匆跑了进来。

“嫣然,听说你又晕倒了。你没事吧。”

“湘云姐,我没事。”看到经纪人走进来,林曼下意识地就坐起来,下了床。

“你,你……”没想到经纪人指着林曼,激动地说道,“你不是每次晕倒过后,都要两三天才能恢复过来。你现在竟然能站起来。”

听她这一说,林曼也发现这次犯病和之前不一样,没有那种乏力感。

“你得感谢阳哥。”旁边的狱警说道。

“感谢他?”林曼努努嘴说道,“凭什么。”

“因为是阳哥给你治的病啊。”狱警说道。

“他给我的治的病?他会治病?”林曼露出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当然了。没有阳哥治不好的病。”狱警露出几分感激说道,“我妈妈的病就是阳哥给治好的呢。阳哥就是神医。”

狱警这样说着,林曼脸上露出更加意外的表情。

那个男人竟然会治病。而且还是神医?

看他年纪轻轻的,不像是神医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监狱里面无论是犯人,还是狱警对他都是恭恭敬敬的。

“他犯了什么罪?判多少年?”林曼问道。

“无期徒刑。犯的罪行是S级保密。我们无权查看。”狱警说道,“不过我相信,阳哥绝对不是坏人。”

林曼错愕了一下,她怎么感觉这男人像谜一样。

接下来还有表演,林曼和经纪人匆匆收拾了一下,也离开了。

在监狱门口,她们与一辆军用越野车擦肩而过。

悍马急停在门前,车上走下来一个女人。

她穿着军装,长得十分漂亮,只不过一脸冰霜。想起自己临走前,秦老千叮万嘱,她不由得柳眉轻锁。

“你见到陈阳,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把他带回来。”

“但是记住不能和他发生冲突,要好好和他谈,不可冲动,你不是他的对手。”

“快去快回,现在只有他能解救困局了。”

就算是曾经的狼王,现在不就是一个重刑犯么,说得这么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