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陈铭秦晴晴小说-《无双贵公子》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推荐一部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说《无双贵公子》,文中主角陈铭 秦晴晴,宇杰资源网精选推荐,全文简介:五年前,被人陷害,背井离乡; 五年后,狂少归来,只手遮天。 我失去的,我会亲手拿回来。

image.png

精彩内容:

数十个西装革履的男子,站成两排,严阵以待。

队列前面,站着一个穿着白色范思哲西服的高大男子。

这男子身材魁梧,国字脸,剑眉朗目,相貌堂堂,只不过此时满脸怒色,杀气腾腾。

周围的路人看到这阵势,都意识到有什么事情即将要发生,胆小的都躲的远远的,胆大得则围拢在周围旁观。

不远处客运站门卫室内,两个保安正站在窗口,看着外面这一幕。

年长的保安叫王福,年轻的保安叫孙明。

孙明皱眉的低声询问:“老王,外面这怎么回事,要不要报警?”

王福是中海市的老江湖了,摆摆手说:“不用报警,据说咱们中海市的小霸王陈铭,今天要回来了。”

“外面那个国字脸男子,是咱们中海市龙虎武校,老校长的小儿子,也是咱们市去年的散打冠军,刘建平。”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刘少肯定是跟陈铭有仇隙。知道陈铭今日回来,特意带着一帮手下来这里守着,要教训陈太岁。”

孙明闻言好奇的问:“太岁?这陈铭以前很吊吗?”

王福斜了孙明一眼:“知道吗,如果你五年前胆敢跟这样跟陈太岁说话,估计你现在,坟前枇杷树都亭亭如盖了。”

孙明吓了一跳:“我靠,这么嚣张?”

王福撇撇嘴:“嚣张?五年前谁不知道嚣张就是陈太岁的代名词,当年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只要得罪陈太岁,就没有不被揍的。”

“他在中海市横行霸道,欺男霸女,出了名的小霸王,很多二代见到他,都得绕道走。”

孙明越发的来兴趣了:“陈铭当年那么厉害?”

王福:“遥想陈铭当年,家里有钱有势。他年少多金,人长得也英俊,还跟中海市秦家大小姐秦晴晴订婚,可谓少年得志。”

孙明睁大眼睛:“秦晴晴,是不是现在秦家的大小姐,华茂集团的总裁,商界女神。无数中海市男人心目中的梦中情人,秦晴晴?”

王福点头:“不是她还有谁?”

孙明无限羡慕的说:“这陈铭,看来真是天之骄子呀。不但年少得志,还跟咱们中海市女神订婚了……但是,为什么他最近几年销声匿迹了,为什么现在又突然回来了?”

王福娓娓道来:“五年前,陈铭刚刚跟秦晴晴订婚,可谓春风得意。不过陈太岁风流成性,一次在夜总会喝酒,碰到了一个绝色美女。”

孙明好奇:“怎么着,陈太岁勾搭人家了?”

王福:“勾搭是小事,陈铭当年就是我们中海市出了名的花花公子。问题是陈太岁勾搭那美女没有成功,恼羞成怒,就直接在酒水里下药,最后强行玷污了那美女。”

“却没想到,那美女来头不小,是京城第一大家族张家的大小姐。张家在京城都是权势滔天的存在,陈铭也因此闯下弥天大祸。”

王福的话音刚刚落下,门卫室角落处,一直蹲在地上不说话的一个衣着寒酸的年青男子终于忍不住开口:“那个,我必须跟你们澄清一下,我没有……”

这个衣着寒酸的年青男子刚刚开口,孙明立即就怒骂打断道:“你这个乡巴佬澄清个屁,老子刚才巡逻的时候,明明看到你在女厕门口鬼鬼祟祟。一看就知道你是偷窥女厕的色狼,你还狡辩说没有,信不信我抽你啊?”

“我不是说色狼的事情,我是说……”

“你什么都不用说,给我老老实实蹲着就行。长得像模像样,没想到是个下作的色狼,等下就把你扭送派出所。”

孙明第二次打断对方的话,同时目光在对方身上瞄了两眼。

这个年青男子穿着朴素寒酸了一点,但长得英俊。

初月眉,丹凤眼,英挺的鼻子,抿紧的嘴唇,脸庞棱角分明,如果换套衣服,肯定是个偏偏美男子。

可惜了,空长了一副英俊的皮囊,却是个偷窥女厕的色狼。

孙明不再打理这个年青男子,转头询问王福:“老王,你继续给我说说。那陈太岁,强暴了京城第一大家族千金之后,后来如何了?”

王福:“还能怎么样,京城张家,放话要整死陈太岁。陈家老爷子疼爱孙子,也知道京城张家,绝对不是他们陈家能够招惹得起的,彻底慌了。”

“陈家老爷子到处奔走,求爷爷高奶奶,花了无数钱财打点,才帮陈铭摆平了这件事。”

“但陈老爷摆平了这件事之后,怕张家反悔,对孙子不利,就把陈铭送走了。”

“而陈家,因为经历了这件事,耗费了无数钱财,资金链也断了。墙倒众人推,偌大个陈家,没多久就没落了。而陈老爷没多久,也过世了。”

孙明感慨:“陈铭当初年少多金,还有秦晴晴这样的女神未婚妻,竟然还有在外面花心,最终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家族兴亡,完全因为一个纨绔子弟呀!”

保安室角落里的年青男子,此时,嘴角露出一抹若有似无的苦笑,似乎想起了他的过往。

王福此时望向保安室外面,杀气腾腾的刘建平,还有刘建平身后那两排严阵以待的手下,低声说道:“今天,当年跺跺脚中海市就要颤动两下的陈太岁,终究是要回来了。现在陈家已经没落了,陈家老爷子也去世了。没有人,也没有显赫的家族给陈太岁撑腰了。”

“你看,陈太岁当年的敌人,现在就等着他回来呢。”

“我看陈太岁刚刚走出车站,就要被刘建平狠狠收拾羞辱,谁叫他当年招摇过市,得罪那么多人呢?出来混呐,终究是要还的。”

此时,外面等待许久的刘建平,没有见到他的仇人陈铭从车站出来,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刘建平带着两个手下,朝着王福他们的这个客运站门卫室走过来。

刘建平来到门口,国字脸不怒而威,声音响亮有力:“你们两个保安,我问你一件事,你们车站今天T29列车已经到站了吗?”

王福跟孙明两个见到刘少,都紧张起来,刘少在中海市也算是二代,绝对不是好惹的人物。他们两个生怕得罪刘少,刚刚想要回答。

但刘建平,此时目光忽然注意到保安室角落处那个衣着寒酸的年青男子,眼睛陡然收缩,满脸怒色,惊怒交加的喝道:“啊,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中海市小霸王,陈铭,你竟然躲在这里!”

中海市小霸王,陈铭?!

王福跟孙明两个闻言也是吓了一跳,齐齐的顺着刘建平的目光望去,然后就见到了被他俩当成色狼抓起来的那个年青男子。

此时,那个年青男子已经站了起来,英俊的脸庞上露出若有似无的笑意,嘲弄的说:“没想到我离开五年,中海市还是有人认识我的。”

这衣着寒酸的乡巴佬,这被当成色狼抓起来的家伙,竟然是当年中海市人人谈之色变的陈太岁,陈铭!

王福跟孙明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瞬间脸色煞白,双脚发软,差点就吓得齐齐跪下。

孙明心里在哀嚎:死了死了要死了,这个被我亲手抓起来的家伙,竟然是陈太岁,完了,我要死了。

王福心里也在哀嚎:死了死了要死了,孙明你个狗吊,你自己要死你就去死好了,把陈太岁抓回来,连累我干嘛?

“陈太岁,你化成灰我都认得你,今天我要你血债血还。”

刘建平的怒吼震得王福跟孙明两耳鸣叫,同时也把外面的人吸引力全部吸引过来。

他的几十个手下,全部闻讯赶来,瞬间把小小的客运站门卫室包围的水泄不通。

王福跟孙明两个脸色苍白,他俩没想到会卷入刘少跟陈太岁的恩怨斗争之中。

有心逃离,可是现在保安室被包围的水泄不通,他俩只能站在一边瑟瑟发抖。

反观当事人陈铭,依旧是满脸的平静,仿佛他是个不相关的路人,他饶有兴味的上下打量满脸悲愤跟怒火的刘建平,微笑的轻声说:“虽然我不记得你是谁,但是看你现在这模样,当年肯定没少被我欺负,肯定遭了很多罪吧?”

什么?

不但刘建平听到陈铭的话脸色变得怪异,就连王福跟孙明两个,也面面相觑。

刘建平下意识的握紧拳头,眼睛有些发红,声音也充满悲怆:“我叫刘建平,五年前,你在君悦酒店,带着一帮恶奴,打断我五根肋骨,还抢走我心仪的女子。这五年来,我苦练龙虎拳,就是等着找你报仇。今天,我要你血债血还。”

王福跟孙明两个,都忍不住齐齐的望向陈铭,心想:把别人打成重伤,还抢走别人的女人,果然是花花太岁行径哪。

陈铭听了刘建平的话,英俊的脸庞上露出恍然的表情:“好像是有这么一件事,记得我当时打断你五根肋骨,还对你说不服气可以来找我报仇,你当时哭着说不敢……刘兄,你不守信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