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文《催乳师》-许奕林夜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网络热文《催乳师》免费在线阅读尽在宇杰资源网,文章主要精彩讲述主角许奕林夜主角的精彩故事:她的双手大力地抓着床单,胸前高耸着的两块乳肉将她的丝绸睡衣高高顶起,那如水球般的浑圆让人心生涟漪。林夜的目光忍不住在她高峰上缠绵。苏潋滟的睡袍也被夹在两腿之间,完好地贴合在她的丘陵之上。微鼓的山丘形状突出,肉感十足,看起来就很想咬一口。

image.png

精彩内容:

可是他的笙歌,从前只和自己亲近的!想到这儿,墨司沛觉得胸口处一团怒气“司沛,笙歌什么时候跟这个男人这么友好的?上次见面的时候,她还那么粘你,可是现在……呵呵,还真是女大十八变,摸不清她们小姑娘的心思了。”

夏倾城看着苏笙歌和别的男人一起来参加订婚典礼,还如此亲密,心里渐渐平静下来,原来对这个丫头的一丁点敌意也消散了。

上一次苏笙歌突然的亲吻一度让她以为墨司沛和他这个小侄女之间的关系有着不同寻常。

墨司沛的思绪这才因为夏倾城的一句话,从遥远的地方逐渐回来。

可是,理智归理智。即使是这样,他还可以凭借叔叔的身份去关心一下这个小侄女的情感生活。

苏笙歌一走近墨司沛的身边,就觉得周围的空气不由的地上好几度,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冷吗?”祁铉感受到她的颤抖,侧头体贴的问道。

墨司沛的心堵得发慌,很想上前,把碍眼的两人给扯开,可是他不能,这是他和夏倾城的订婚典礼,出不得一点差错。

墨司沛于是挪开了他放在苏笙歌和那个男人身上的眼神,顶着一张扑克脸在觥筹交错之间来往。

“笙歌?你确定你和这个未婚夫只是简单的叔侄关系?”

祁铉端着一杯红酒依靠在栏杆上问道。

苏笙歌腮帮子一鼓,瞪大了铜铃般的眼睛,凑近了祁铉,微微眯起眼睛:“祁铉,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喜欢他你看不出来吗?”

祁铉没有料到苏笙歌突然就凑了过来,端着红酒的手抖了一下,鲜红芬芳的酒液就顺着白色的衬衫渗了进去。

“苏,苏笙歌,说话就说话,靠这么近干嘛!看看,吓得我酒都怕了,还有刚才你说什么?难道是我听错了?”

祁铉用手掌放在耳朵边,作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苏笙歌神情一下子凝重起来,捏住了祁铉的耳朵,放缓了语速:“我说,我喜欢他,我喜欢墨司沛!”

“哦,原来你喜欢他啊?那个冰块有什么好,你要喜欢他?”

“有什么好?祁铉,你是瞎了吗?你不觉得墨司沛是整个会场里最耀眼的男人吗?”

“我觉得我才是!”

“不要脸!”苏笙歌被祁铉这种没来由的自信,哦不,是自恋逗乐了,两个人都笑的开心极了。

墨司沛原本躲开了众人,一个人喝了一点闷酒,准备出来吹吹风,却不想看见了这两个人在这里谈笑风声,好不快活。

酒精的作用,一下子放大了墨司沛焦躁的情绪,他将酒杯用力的放在了桌子上,酒液跳出酒杯,在透明的玻璃桌上舞动,化花。

“苏笙歌,这么几天不见,你怎么找了这么个男人?你是故意要气我吗?你能不能成熟点?”

墨司沛的眼神带着莫名的敌意,扫过刚才与苏笙歌亲昵无比的男人,虽然嘴上挂着他招牌的那种深不见底笑意,还是没有办法让人觉得温和一些。

苏笙歌被墨司沛这种莫名其妙的邪火敲的晕头转向。

墨司沛?我不说你也就罢了?你凭什么来质问我?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是什么道理?

“墨司沛,我找男人怎么了?你都有未婚妻了?我还不能有一个男朋友?还有你凭什么管我?”

苏笙歌为了膈应墨司沛,故意挽起了祁铉的手臂。

祁铉觉得这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奇奇怪怪的,还有这个男人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那个,笙歌啊,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祁铉一脸无辜。

“闭嘴。”墨司沛和苏笙歌异口同声地吼道。

祁铉莫名躺枪,他招谁惹谁了,不就是做了一件助人为乐的好事吗?怎么突然沦落到这个处境了?

“苏笙歌,你不要不识好歹,我是你叔叔!我管你,是天经地义的。”

“呵,你把我赶出去的时候怎么不说你管我。墨司沛,你根本就是喜欢我的,你在吃醋。”

“我吃醋?苏笙歌,你疯了吧?”

两个人都被感情冲昏了头脑,全然没有意识到夏倾城的到来。

一袭白色裹胸曳地长裙,低调奢华的钻石项链,还有刚刚盘起的秀发。

今晚的夏倾城就像是一个圣洁美丽的玛丽亚,所到之处就是全场的焦点。

“司沛?你们在争论什么?我一直在找你,刚才你突然不见,现在宾客们都在找你呢!”

夏倾城瞥了一眼苏笙歌,表情有些冷漠,墨司沛看起来不高兴,大概又是这个丫头做了什么。

夏倾城话锋一转,把馒头指向了苏笙歌:“笙歌,有些事情司沛舍不得说你,我却不得不说。今天这个场合,你不来也就罢了,既然来了,就不要给你叔叔惹麻烦了。你也不是小孩子了?”

苏笙歌气的跳脚,一边气这个女人的字字珠玑,更气的是墨司沛居然也任由她这么说。

就在这个时候,祁铉一下子拉住了即将爆发的苏笙歌,语气清冷的说道:“这位小姐,我说,这是他们的家事,你一个外人就不必掺和了吧?笙歌的事,轮不到你评头论足。”

“我是墨司沛的未婚妻,也就是苏笙歌的婶婶了,我怎么说不得?”

夏倾城完全没有想到会被这样一个毛头小子反驳,脸色顿时有些不悦了。

她,夏倾城,港岛最高执行人的女人,从来都是被众星捧月一般的存在,只有男人对她趋炎附势,没有男人敢反驳她?

“婶婶!你也说了,你是这位先生的未婚妻?这不是还没结婚吗?这么着急干什么?真是狗拿耗子!”

“你……,”夏倾城何时受过这么大的侮辱,顿时面色难堪,居然气到无言以对。

“苏笙歌,给我道歉。”

在一旁看好戏看得正起劲的苏笙歌完全没有意识到墨司沛的情绪变化,突然的一声,让她愣住。

等到她回过神来,立刻就露出了青春期少女特有的叛逆气质,露出标准的八颗大白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