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刘菲儿赵德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刘菲儿赵德龙》全文免费阅读由宇杰资源网为您带来,刘菲儿赵德龙是主角,精彩片段:浴室的瓷砖地面上有些湿滑,而且还残留着一些刘菲儿洗澡用过的沐浴液。为了防止公爹摔倒刘菲儿紧紧的搂住公爹赵德龙的肩膀,香乳贴合在他的后背上,轻搀着他的胳膊,低声细语:“您慢点儿。”

2020-3-27 10-01-51.png

精彩内容:

司振玄朝前走了几步,低下头来细心的将她滣角多出来的一抹淡红用指尖擦去,这才直起腰来说:“你真的很适合这样的打扮。”

娴静优雅,如临水照花。或而眉眼间也有种动人心魄的魅力,不过那是来源于某日晨起时候身着紫色镂空睡衣故作缱绻的错觉回忆。

司振玄早前与顾安童交集不多,也听闻这是顾家这种大家族出身的大家闺秀,在丰城名门之中更是不少公子哥口中的高岭之花,说她性情冷淡,说她曲高和寡,说她时常会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姐姐的味道,但是后来她和自己的弟弟司岳云开始交往,每次见面大多都是垂眼浅笑。

可偏偏在外人眼里这样的顾安童,司振玄居然会觉着她很笨拙。

“再休息会,吃完早饭就准备出发。”收回手后,司振玄不着痕迹的说了句。

谢剑晨的茶室在蓉城一个非常有名的古玩街云海巷里,这个传闻已有百年历史的老街雕梁画栋,两畔街景都是修葺好的老房子。

来来往往不少游客都在云海巷里穿梭,幸好谢剑晨的茶室就开在云海巷巷口,将车子停在巷子外,步行几分钟就能到达。

顾安童刚下车,就听见不远处传来江暖的一声轻笑,“哎呀,还是不肯放弃,一定要来抢这生意嘛?”

司振玄正好从后备箱里取出沈周的那幅画来,余光瞥见司岳云西装革履的与江暖站在一起,显然刚才江暖那句话他也听见,但他居然很纵容的笑了笑,这幕令司振玄皱了皱眉,说:“岳云,这件事我已经准备一个月了。”

司振玄的目标是拿下这个合作,他并不在乎最后是谁得了功劳,只可惜近些日子因为顾安童已经让兄弟二人之间的关系岌岌可危,即便他解释也容易招致误解。

司岳云带着江暖走到司振玄身边,滣畔扬起个自然的笑意,“大哥这是说哪里的话,你一向劳苦功高,难得休息的日子都不肯放松,我真是非常不解啊。”

顾安童注意到今天江暖也是精心打扮过的,当季最热的枚红色衬蕾/丝连衣裙着在身上,脚上更是蹬了双近乎十厘米的高跟鞋,妆容精致,仿佛米兰大街上的摩登女郎。

顾安童走到司振玄身边,略有点惊疑的问:“江暖,你都怀孕了,怎么还穿成这样?”

“要你管。”江暖瞪了她一眼,转而娇嗔着看向司岳云,“岳云,当初叔叔阿姨不是答应过蓉城的这摊子事情交给你来处理么?你大哥刻意拦在这里算什么?”

司振玄把沈周的山水画交给司岳云,“如果你能成功我自然高兴。你们去,我和安童不说话。”

“真的?”江暖颇有点不信的看着顾安童。

司岳云初初其实和司振玄感情不错,但也在顾安童的问题上纠结不清起来。

他自己撂了挑子,他却根本不感谢自己的大哥婚礼上替司家撑起的颜面,他甚至因为自己母亲的话而走入误区,直觉司振玄娶顾安童是因为他想要抢司家的继承权,所以他更不可能对司振玄有什么好脸色。

顾安童虽然很想反驳,但是想到这几次司振玄对她故作聪明的行径已经有点不耐,思来想去只好按捺下去,心中不断默念着师傅教她的那句话,每临大事有静气。

最后顾安童选择乖巧的挽着司振玄的胳膊,任他去处理眼下的事情。

司振玄点点头,“不说,请。”

江暖面露喜色,拉了拉司岳云的手,示意先上楼去找谢二爷,只要能把今天的合作拿下来,以后在司氏企业,谁还敢说司岳云是撒手不管的纨绔子弟?

顾安童是在江暖和司岳云上楼后松开手的,她略有点担忧的看了眼司振玄,反倒是司振玄转过身来问:“你刚才怎么不反对?”

依着司振玄对顾安童的了解,她应该是要和江暖司岳云对着干的,这似乎已经成了她近期行动的主要目的。

“我没那么傻。”顾安童小声的嘟囔着,“司岳云没有工作经验,江暖不是做大事的料子,这两个人凑在一起能把合作谈下来才神奇了,你明摆着是要替他们收拾残局的。”

司振玄微微挑眉,“你……”

“当然了,这次合作的功劳肯定是司岳云的,和你没半点关系。我即便是心里头不舒服,可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是你的决定。”顾安童扭过头来,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小摊,摊位上放着不少工艺品,摊主正在不断的吆喝着。

司振玄眸中难得滑过一丝笑意,伸手握住顾安童的手,“上去等。”

这茶楼地处云海巷的黄金地段,厚重朴实的大门上悬着一块牌匾,上书“雨茗阁”,推开门后,几排竹桌整齐摆放,偶有闲散游客坐在其中,或饮茶或聊天,或当中摆着棋盘,颇有种闲敲棋子落灯花的悠然自得感。

大门的入口处还有专门展示茶道的女子,就见她举手投足无不优雅得体,宛然浅笑中带着独有的江南气质,令人哪怕不去饮一口茶也能感觉到清澈见底的幽静之感。

顾安童自小跟随师傅学习,对品茶一向有自己的爱好,鼻息间一股淡淡的茶香,令她整个人都似是沉在这进门处的风景当中。

司振玄和门边立着的服务生说了下,她便领着二人朝楼上走去。

楼上有专门设立的包厢,其装修风格与一楼又有不同,一簇簇青翠的竹子簇拥着每个小小的包厢,设计颇为别致。

顾安童终于忍不住轻轻拉了下司振玄,“这个谢二爷似乎有点意思。”

“接触过几次,挺矛盾的一个人。”司振玄简单的回答了句。

看他开设的茶楼你会觉着这是个闲云野鹤不问世事的人,可实际上他的事业心也很强,否则又怎么会开发出和法国香水合作的生产线出来,而偏偏这种事业心又凌驾于随性之上,听说他只要心情愉悦,什么合作都好谈,但如果心情不好,恐怕天大的诱/惑他也不愿意和你多说什么。

就在顾安童听司振玄说着的时候,不远处的某个包厢里突然间传出一个男人的吼声,“什么都说不清楚,还到这里来和我谈合作,给我出去!”

司振玄的双眸微微一沉,径直走到那包厢门前,将已经迈出来的男人给拦了回去,滣畔扬笑的说:“谢二爷,请给振玄几分薄面,我们因为堵车来的有些晚,抱歉抱歉。”

司振玄和谢剑晨说话时候的态度非常得体,与往日那种冷淡疏离的感觉大相径庭,他招了招手让顾安童到自己身边,揽住她的肩膀,甚是亲热的与谢剑晨介绍,“这是振玄刚刚结婚的妻子,丰城顾家千金顾安童。”

“谢二爷您好。”顾安童能感觉到谢剑晨看着自己的眼神陡然间一变,显露出一种欣赏的神情来。

其实她今天的穿着打扮也是“看人下菜”,凭借着司振玄拿的那幅沈周的山水画以及这间茶楼,可以推断出谢剑晨喜好什么风格,而明显,她押的宝比江暖精明的多。

谢剑晨看了下她胸前挂着的古玉项链,“这是两色沁?”

沁色对于玉器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它在土里,特别是在墓葬之中,玉器接触的环境很复杂,泥土的多样或随葬的物品的丰富给玉器挂上不同的沁色。

沁色也有不同的说法和讲究,比如说顾安童此刻所戴的两色沁,叫做天地玄黄,如果是三色沁,那便是桃园结义或者三元及第,四色沁则成为福禄寿禧,五色沁叫作五福捧寿。

顾安童摸了下自己的这块玉,小声的回答了句,“谢二爷好眼力,这是师傅早前送我的礼物,不过他自己盘的那块五色沁玉璧,才是真宝贝。”

谢剑晨面色稍霁,瞥了站在一旁的司振玄一眼,“你说你迟到就迟到,非要喊自己弟弟过来做什么?他真是一问三不知。”

说完他倒是转身又朝着包厢内走去,司岳云和江暖还坐在原处,都灰头土脸的朝着谢剑晨讪笑着。

“送了一幅画来,自己说不出所以然。让讲讲公司的基本情况,又说的语无伦次,这样的准备怎么就能过来谈事情?!”

那穿着打扮很时髦的女人说话倒是挺有条理,但是问深了却回答的语无伦次,谢剑晨想起刚才那糟心的经历,只觉恼怒。

果然如同司振玄与顾安童所想的,司岳云没有工作经验,江暖虽然脑子灵活可终究不懂合作方面的事情,他们一味的抢先,却在准备工作上做的非常不到位,也难怪谢剑晨发火。

江暖小声的嘟囔着,“准备了一个月就准备出这样的谈话了?还以为今天就可以直接签合同了。”

顾安童冷冷的瞥了眼江暖,坐到她对面,当中的位置是谢剑晨的,他面前摆着那张沈周的山水画,旁侧放着个放大镜。

显然一开始司岳云把画送过去的时候,谢剑晨是非常高兴的,还细细观赏了下。

谢剑晨坐定,又伸手取过那放大镜,“司家这次出手也真是大方,这幅画看着像是沈周的真迹,但如果是他的真迹,恐怕不止几十万的价格,但总不能真的拿个仿品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