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快点我坚持不住了

“幕小姐,你玩么?”我身边这个长相妖孽,笑得一脸欠揍的男人又一次提醒我了。我们在玩一个游戏,在这艘豪华的巨轮上,人和牲口是没有两样。游戏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叫鳝始鳝终。听上去很高大上的名字,可是玩起来很恶心。

2019-10-29 14-31-36.png

精彩内容:

许扬精神有些恍惚。

在这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他想了很多。

小学六年,初中三年,从高二开始正式交往,再到大三结束恋情…

十六年的相识相恋,就是条狗也能培养出了家人般的深厚情感。

许扬说是已经看开不再做任何留恋,但实际上,又怎么可能真的说忘就忘?

所以除了为了给自己的这段感情留下一个完美的句号外,也是为了弥补这十六年间对前女友的亏欠。

许扬作为男人,并不介意在结束的时候多吃点亏,也不在乎身上背个什么渣男的恶名。

然而凡事都要有个界限…

前事已过可以不再计较,可后事频频总不能再要求许扬一直忍气吞声以德报怨吧?

深深吐出一口气,许扬已经将心态调整了回来。

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

“这不是晚上聚餐的时候,我那前女友肯定也会跟着她现男友来么,到时候人家人前人后,恩爱秀得飞起,而我却只能像条狗似的缩在角落里破落寒酸…”

“想想这场面就觉得忒尴尬了些,所以我不就想着…”

不等许扬把话说完,沐渔便是柳眉一挑,打断道:“所以你就想着把我这个学生会主席拉过去给你撑场面,好满足一下你那点阴暗的虚荣心?”

“对头!”

许扬竖起一根大拇指,极尽舔狗之能事。

“沐主席不愧是沐主席,果然冰雪聪明一点就透,真是我辈楷模啊,厉害,厉害啊!”

沐渔一脸无语。

本来一听许扬说完,她还觉得挺生气的,心想你许扬把我沐渔当什么人了,是用来跟人争风吃醋互相攀比的工具吗?

可结果一看到许扬这张恬不知耻的笑脸,心里那点刚被挑起的怒火又一下子消散得无影无踪,转而有些无力地想道。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人至贱则无敌吧,跟这等贱人说话,真是连生气的劲都用起不来。

“许扬,你自己的事情还是你自己去解决吧,我可没时间去帮你处理这种无聊的事情。”沐渔无奈说完,转身便准备离开。

倒不是她不给许扬面子,而是她的成熟观念摆在那,实在没兴趣参与这种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恋爱游戏。

“别啊,我这才刚刚帮你挡拆解决了一大难题,你紧接着就给我来了一招过河拆桥,不带你这么玩儿的吧?”许扬不满道。

沐渔回过头来,眨了眨眼,故作不解:“我没太听明白,还请许扬同学详细解释一下,你究竟是什么时候帮我解决的难题?我又是什么时候对你过河拆桥了?”

许扬顿时老脸一沉:“你可别跟我说你是十分乐意接受你们戴月笙副主席邀请的哈。”

“哦,原来你是说的这件事啊。”

沐渔点头。

“我不否认,戴月笙把校长抬出来这件事的确是让我不好拒绝他的邀请,你的出现也确实是帮我解了围,可话说回来,你的目的也不单纯吧?我既然连戴月笙都拒绝了,又何必在乎再多拒绝一个呢?”

“可你拒绝戴月笙的时候,给出的借口是‘与他人有约在先’,等同于是接受了我的邀请…嘿嘿,堂堂的校学生会主席,总不至于出尔反尔吧?”许扬反击道。

沐渔摇了摇头:“许扬同学,我建议你还是先回去深造一下你的逻辑学知识吧,我虽然确实说过‘与他人有约在先’这几个字,但这里面的‘他人’,却并不一定就是特指你吧?”

“这……”

许扬顿感词穷,心道这老尼姑果然厉害,看来是不发大招不行了啊!

“行吧……”

许扬长叹一声,满脸的落寞与伤感。

“既然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你就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反正我许扬穷吊丝一枚,就是再可怜也博取不到你沐大主席的同情心…”

“唉,去吧,就让我独自一人去忍受千般白眼、讥讽和嘲笑,然后再独自一人孤独终老遗恨终身吧!”

许扬算准了沐渔这妞外强中干,表面看淡云起云落好像对一切事情都满不在乎的样子,实际上却是心肠贼软,根本做不到对自己这个为数不多的朋友见死不救。

果不其然。

听得许扬这副忧郁不已的语气,沐渔离去的脚步不由得一顿,也曾想过这贱人肯定是在对自己下苦肉计,可左向右想,终究还是没狠下心来。

最后只能回头,貌似随意地问了句。

“你们班…今晚在哪儿聚餐?”

许扬立马答道:“掬水台,二楼。”

这家伙…

果然是装的!

扶额、叹息。

满心一股碰着了命中克星的无力感。

但在稍想片刻后,沐渔的眉头又是不禁悄然皱起,面色略显凝重地问道。

“等等!你确定你们班聚餐的地点是掬水台?谁给你们预定的?”

“还能是谁,我前女友的现男友呗,人家财大气粗土豪一个,压根就不在乎这点小钱,我等屁民没理由不跟过去蹭吃蹭喝吧!”许扬满不在乎地答道。

你这白痴,天下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你都看不明白吗?

沐渔张了张嘴,心里有股没来由的烦躁感,想训斥几句。

但末了又临时收了回来。

不对!

许扬不是傻瓜,没理由会连这点事情都看不明白,可他既然看明白了,为什么还要答应这场鸿门宴的邀请呢?

是了。

他应该是被人架住了,被逼得不得不硬着头皮应邀。

所以他今天之所以会来找我,除了刚才所说的撑场面以外,应该也有几分想让我到时候帮忙一起解决麻烦的潜在意思吧?

思绪腾转间,沐渔心中已是对这件事有了主意,不过她对此倒也没有多问,仅仅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好,我知道了,如果我晚上有时间的话,我会抽空过去一趟的。”

“行,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们晚上八点,不见不散!”许扬咧嘴一笑,立马就屁颠儿屁颠儿地走出了后台。

这副毫无心机的样子,倒着实是让沐渔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走了眼。

算了,不管有没有看走眼,他毕竟是我在这所大学里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要是晚上有空的话,就抽出点时间过去照应一下吧。

念及此,沐渔心里又有些不确定起来了。

应该…

算是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