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

强迫之下,虽然我也很想去看个究竟,看这个大城市美女最后一眼,但最终,想着甘露的期盼,硬是扭头往家里走去。 这一转身,还没回屋冷静定神,却先撞到一个娇呼的女人,不正不巧和她身前那一对高耸入云的双峰撞了一起。那弹性令我瞬间暗吞了一口口水,手上的温软感觉持续良久。 但在我看清来人的时候,却被惊吓得差点叫出声,完全没想到是她来了。

2019-10-29 15-26-48.png

精彩内容:

“老黑,你居然欠搓澡工的钱,而且还是几百块,你不是有每月三千元吗?不会混得这么惨吧?”我盯他道。

“实不相瞒,骆明,我女儿上云城上那常青树寄宿中学!每年要三万多,而我妈有病!”他无奈地苦丧着脸道。

“哦!”三千多块一个月,女儿上贵族中学?我真是有点无语。

老黑见我愣着,继续说:“骆明,我实话告知你吧,我想跟着你去,但是,客观条件不允许呀。我要跟你去了云城,我家就顾不上了。现在我每天早上出门,能将饭给我妈做好,晚上回去,还能再照顾她。虽然生活苦点累点,但我其实挺满足的。”

我听着他的话,有点哭笑不得。

就这不允许的客观条件,能算得上困难吗?

我大声说:“老黑你这事,能叫事?这样吧,你将伯母带上,到我们公司附近租房,公司再请个阿姨照顾伯母!完了你上下班,也可以回屋里。这一切问题,不都解决了嘛!而且,你女儿娇娇现在就在云城上贵族中心,届时见一面也容易,甚至每天都能看到她!”

老黑瞪大了眼:“那得多大的花费?我开销不起。”

“只要你将事情做好了,这点待遇,根本不算什么!老黑,我给你二天时间处理后事,我希望大后天,你到云城百佳报道。”我说道。

说完,我将衣服脱光,纵身跳入温热的泉水中。说真的,我还真打算好好享受下老黑传说中的搓澡好手艺……

……

就在我畅快地泡着温泉,准备让老黑给搓一搓时,办公室主任杨爱民打电话来,说店长李富强和另一名同事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人堵在巷子里打了!

被人打了?

我问杨爱民,人没事吧?

杨爱民说,李富强头上被拍了砖,缝了十来针,另一个曾远斌倒没事,皮外伤。两人目前来看,没事。

知道李富强两人并没有性命之忧,我长长吁口气!

是什么人打的?

杨爱民说暂时也不知道,现在李富强在做磁共振,曾远斌也在做体验,等他们出来一问就知道了。

“你现在到医院做好安排,我和张春立马回去!”

今晚,不管打人的是谁,我都会让他后悔做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