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言情想入菲菲-柳玲小杰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热门言情小说《想入菲菲》是一本主要讲述柳玲小杰之间精彩故事的言情小说,文章主要讲述了:可是,柳玲的身体反应大大的超出了我的预料,房间内那勾魂的低吟,把我吓得手足无措,缩回的双手不自然的搓着,脑袋也深深的埋了下去。“对…对不起,玲姐,我不是故意的……”我面红耳赤,一个劲的道歉,生怕刚才的冲动,让柳玲动怒。然而在我不停的低头道歉的时候,我的嘴巴简直要贴在了柳玲的大腿沟里。原本,柳玲就被我撩拨的无比酥痒,现在又因为我道歉的姿势太过亲密,越发的火上浇油……

image.png

精彩内容:

许文清穿着一身粉红色的卡通睡衣走了下来,长发披肩,看起来更显得青春活力,脚上的卡通拖鞋,哒哒哒地敲打在了木楼梯上,听起来非常的有节奏感。

“爸,我姐呢。”许文清走了下来,很是随意地问道,“不是说我姐已经回来了吗。”

“她公司里面临时有事,先回去了。”许卫国说,“你姐五点半就回来了,等了你们两个小时……对了,你姐给穆峰买了礼物,让我转交给他。”

“什么。”许文清开心地问道,“有没有我的礼物。”

“没有。”许卫国乐呵呵地笑了笑,将茶几上面的盒子递给了穆峰,笑着说道,“穆峰,这是你姐给你买的礼物,她今天实在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还请你见谅。”

“理解,公司的老总都比较忙。”穆峰笑了笑。

许文清一把将盒子夺了过来,打开一看,却是说道:“姐姐也太偏心了,给他买了劳力士的手表,这款大概是八万块钱吧,哼,简直就是偏心……不行,我得先保管着。”

“你保管什么,那是你姐给她妹夫的。”何兰端着菜汤,笑着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给穆峰戴上看看,看看好不好看,若是不喜欢的话,凭发票就可以拿回去换了。”

“妈,他一个医生,戴这么贵重的表干什么。”许文清不依道,“看病的时候,万一让哪个眼尖的人看见了,那多不好,我看暂时还是放家里吧。”

许文清跟穆峰的关系是假的,她当然不愿意看见姐姐送一块昂贵的表给穆峰了,若是几百块钱的还好,可这一块手表是几万块,比她一年的工资还要高,当然是不愿意了。

穆峰慢悠悠地伸出左手说道:“文清,帮我戴上试试。我去医院肯定不会戴手表,多耽误治疗,我顶多也就在家里面戴戴,先看看好看不,咱妈说了,不好看的话,还可以拿去商场换。”

“就是,快给穆峰戴上看看。”许卫国笑道。

许文清瞪了穆峰一眼,满脸不情愿地坐在穆峰身边,打开盒子,帮穆峰将手表戴在了手上。

“不错,不错。”穆峰满意地说道,“还是咱姐有眼光,买的手表就是不一样……”

许文清撇撇嘴,没有再说什么,不过她的表情在许卫国夫妇看来,就是穆峰得到礼物,她没有得到礼物后的心情,对此,他俩只是笑了笑,毕竟还是个孩子。

吃饭的时候,一家人也是其乐融融,许卫国夫妇对穆峰做了一些了解,得知穆峰是孤儿,只有一个师父抚养他后,他们也是非常同情,同时判定穆峰的师父,必定是一个了不起的神医。

因为许卫国身体的原因,晚饭倒是没有喝酒,但也吃了两个小时,期间,许文清还说了穆峰在医院里面,对付棒子汉医的事情,倒是让老两口啧啧称奇。

没想到那么严重的病情,只需要一个清洁工就能够治疗好了,实在是太神奇了。

吃过饭。

穆峰坐在沙发上面吃着水果,许文清则是帮何兰收拾桌子,刷碗拖地,忙碌之后,时间不知不觉已经是十点半了。

许文清急忙是走了过来,对着穆峰使眼色。

穆峰起身说道:“爸妈,那今天我就先回去……”

“回去干什么。”许卫国皱了皱眉头,“家里面又不是没有地方住的,何况你们俩都结婚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你妈在你们回来前,已经将房间给收拾好了,晚上你们就在家里面住就行了。”

“可是……”许文清没想到父母会留宿,她愣了一下,想要解释,可什么都没有办法说。

她跟穆峰,那可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住在一起,那也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许文清跟穆峰是假夫妻的关系,怎么能够住到一起,若是让穆峰到姐姐房间里面住吧,似乎也有些不合适。

“文清,快去洗洗睡吧。”何兰笑着说道。

许卫国站起身来,放下手中的报纸,向着卧室走去,经过穆峰身边时,还伸出右手,轻轻地拍了拍穆峰的肩膀说道:“你小子要加油。”

“……”

穆峰看着许卫国潇洒离开的背影,突然有种深藏功与名的错觉,他说的加油,明显就是要让两人早点造个孩子出来,对此,穆峰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说句实话,男人跟女人同床,怎么都是要兴奋的,何况许文清也是一个美女,但穆峰还真是没有什么想法,主要是他不喜欢许文清这种类型的女人。

何况那种躺在一起就注定会干柴烈火的,那全部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来到房间。

许文清有些不情愿地打开柜子,将里面的凉席抽了出来,铺在地上,又抱了一床被丢在凉席上,好在现在是夏天,不用那么麻烦,基本上给个枕头给床被就能睡了。

“啊,真是舒坦啊。”穆峰走到床边,一屁股坐在床上,然后躺在了上面,“看你那么有觉悟,主动要求睡地板的份上,今天过夜费我就不收了。”

“啊!”

许文清没想到穆峰会睡她的床,她惊呼一声,急忙是拉着穆峰的手臂说道:“你给我起来。”

“干什么。”穆峰坐起身来。

“你给我睡下去。”许文清指着地板,满脸愤怒地说道,“谁说让你睡床了。”

“哦。”穆峰看了看床,又看了看凉席,他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慢悠悠地向着外面走去。

许文清握了握小拳头,咬牙道:“你给我回来!”

“就是嘛,谁睡凉席不一样。”穆峰慢悠悠地说了一句,重新躺在了床上。

许文清气呼呼地躺在凉席上,冰凉的地板,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十分钟后,许文清猛地打开了床头灯,见穆峰在上面呼呼大睡,许文清有些生气地推了推穆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