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龙沈欣茹在线免费阅读-少年修行录完整版

网络作家佚名所写的小说《少年修行录》讲的是沈欣茹许龙的故事,全文情节精彩纷呈,内容令人回味无穷,沈欣茹双臂和双脚撑地,整个人像拱桥一样的趴着,胸口处,那两片柔软挂在空中,轻轻的颤抖着。那纤细白皙的小蛮腰和那圆润的翘臀,在紧致瑜伽服的包裹下,看的让人有种犯罪的冲动。一双美腿白皙圆润,也显得笔直修长,上面更是点缀了指甲油,更是增添了几分成熟女人的性感和妩媚。

2020-4-3 8-25-31.png

精彩内容:

快、准。

萧叶不出则以,一出手便打趴了青年。

这还是他特意控制了出手的力度,否则一巴掌能把青年拍死。

但即便如此,青年感觉身上骨头仿佛被打断了一般,疼得脸部肌肉都扭曲了,脸上再无半点之前的不可一世,有的只是痛苦。

痛苦之余,青年却是强忍着疼痛,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上已经有了血迹,脸上流露出了一抹狞烈的暴怒,以及一丝心虚的恐惧:“你……你他~妈的知道我是谁么?”

话音落下,他不等萧叶回话,从腰间抽出一把寒光闪烁的匕首。

“老~子是东海市,王氏集团,王琅!这辈子,只有我打别人,从来都没有人敢动我一根手指头,你,还有你,你们都得给我死……”

王琅手握匕首,心中有了一些底气,眼中闪过了一抹狠厉,怒吼着挥起匕首刺向萧叶的喉咙。

“咔嚓——”

下一刻。

青年的怒吼戛然而止。

夜幕下,萧叶眼中闪过一抹冷意,右手陡然一挥,青年再次被拍翻在地。

匕首跌落在一边,发出铿锵一声脆响。

血液从那个富二代的脸上滴落!

“对我而言,你是谁不重要!”

萧叶上前一步,一脚踩在青年的脸上。

出租车司一脸震惊地站在原地,张了张嘴,却没有能开口说出一个字,他都没有看清萧叶是怎么动手的,青年便倒地了。

“没死,只是晕了过去,我先前见你车上有行车记录仪,报警吧,酒驾,袭击,恐吓,带违规刀具,都是他的责任。”

萧叶神情平静,似乎只是随手做着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出租司机更加震撼,许久,才回过了神,震撼尚未消去的眼神之中,瞬间充满了感激之色。

他非常清楚,如果不是萧叶,或许,他作为家里唯一在外面挣钱的男人,极有可能会被这个东海的富二代,给打残,甚至打死在这里。

而他一旦出现意外,他原本就脆弱贫困的家庭,会立刻分崩离析。

他有些结巴,紧张,感激地开口,道:“谢,谢谢……”

话音落下,出租车司机拿出手机,按照萧叶的吩咐,拨通了报警电话。

“吱吖——”

正在出租车司机拨通报警电话之时,前方那辆被撞的黑色跑车车门,忽然被推开。

紧接着,一名长发漆黑如墨,宛如瀑布一般散落在肩头,与白皙凝脂一般的肌肤形成鲜明对比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清纯,青春气息的年轻女孩,从车中走了出来。

她脚步虚浮,身影摇晃,眼神迷离,肩部的衣服已经被撕裂了一大块。

触目惊心的肌肤,与扯断的吊带,在夜幕之下,有一股让人心神动荡的诱惑!

“噗通——”

她刚走了没两步,脚下一软,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萧叶看到一幕,皱了皱眉头,又看了一眼脚下踩着的东海市的这个富二代王琅,已经明白了一些什么,眼神之中,又闪过了一抹冷意。

萧叶的脚再度落下,一脚踩在王琅的肚子上。

“嗷~”

王琅的身子瞬间如同煮熟的大虾一般弯曲,痛苦地嚎叫一声,然后直接疼晕了过去。

萧叶见状,收回脚,快步走到了那名摔倒的女孩面前。

“你,你走开,你放开我,禽,禽兽,你放开我……”

女孩的意识有些模糊,眼神迷离,并未看清眼前的人,她挣扎,似乎努力的想要推开眼前的男人。

只是,这么一挣扎,原本就有些衣衫不整的她,身上暴露的位置,就愈发多了,洁白的裙子下,完美清纯的小腿上已经有一道了触目惊心浅浅的伤痕。

但是,即便是这样,依旧掩饰不住她身上那股青涩、单纯、唯美的气息,看样子,这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大学生。

“果然是被下药了。”

萧叶见状,直接印证了自己的判断,然后思索了一下,右手忽然伸出,在女孩的锁骨上三寸的位置,连续按压了三次,接着,又在女孩眼睛下一指的位置,按压了一次,随后,轻轻一掌拍在了女孩的额头处。

女孩萎靡,模糊的眼神,顿时清醒了一些。

女孩先前在车中,就已经看到了车外发生的一切,只不过,药劲发作, 她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此时意识稍清,就快速的想明白了眼前的一切。

她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年轻、但是眼神里却有着一抹同龄人不应该拥有的成熟与沧桑的男人,她有些拘谨不安的开口道:“你……你是谁?是你救了我?”

萧叶并没有回答这个女孩的话,只是开口道:“药劲只是暂时压下去了,你在什么地方住,我先把你送回去。”

女孩微愣,心中再度一紧,几乎下意识的开口道:“丽景酒店。”

萧叶转头,转身,一把抓住了地上如同死狗一般昏迷的王琅,打开了出租车的后备箱,像是丢垃圾一般将王琅丢了进去,关上了车门,然后对司机道:“她的身体不舒服,我先带她离开。”

“好……好。”

出租车司机木然地点点头。

十分钟后,丽景酒店门口。

萧叶搀着女孩走进酒店。

女孩体内的药劲再度发作,似乎愈发猛烈,不断地贴向萧叶。

察觉到这一幕,萧叶皱眉,她知道女孩的情况已经很糟糕了。

仿佛为了印证萧叶的猜测一般,在他打开酒店房门,关上的一瞬间,女孩就下意识地往他身上扑。

灯光下,女孩的眼神迷离,几乎已失去了理智。

对此,萧叶的表情如同一口古井,波澜不惊,他迅速推开了房间之中浴室的门,反手一把拉住了女孩,将女孩强行带进了浴室,随后,直接打开了淋浴的冷水。

“哗啦!”

冷水浇在了女孩身上,女孩机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意识瞬间清醒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