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老许林诗雨小说在线阅读-至尊家教全文免费

主角是老许林诗雨的小说名字叫《至尊家教》,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精彩试读自从第一次帮儿媳接孙子认识了这位林老师,她就成了老许每晚的幻想对象。现在老许已经主动承包了每天接孙子的工作,老伴儿几年前生病离世了,每天看看林诗雨再跟她说说话,成了老许最期盼的事。不过,接孙子的时候人来人往的,老许最多就能和人家聊个两三句。要不是今天孙子犯了错被叫家长,老许也不可能有这样与她单独相处的机会。

2020-4-3 20-38-54.jpg

至尊家教全文免费:

而此刻,和贫穷落后的村子格格不入,这里竟然盖起了两个高大的塑料大棚,看上去非常有现代化。

几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男女站在大棚路口,非常不安的来回走动。

“唐教授,真是鸡瘟吗。”林水涵姐妹二人跑到这里,脸不红气不喘,其中林水涵甚至还是穿着水晶高跟鞋。跟在身后的陈利文却已经面赤耳红,大口喘着粗气。

而更后面点的赵白云慢条斯理的走着,没有引起三个人的注意。

门口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就是唐教授,他苦恼又不解的直摇头:“不知道怎么回事,鸡瘟瞬间就爆发了,恐怕要换地方了。”

“确定是真的?”林水涵依旧不相信,“给我一个口罩,我进去看看。”

“我也要。”林紫若道。

“也给我一个。”赵白云在后面扬手道。

“现在外人不能进去,有危险……。”唐教授当即拒绝。

赵白云看向林水涵。

林水涵犹豫了一下:“让他看看吧,这是他家的地,你不要乱走。”

“好。”赵白云满口答应。

唐教授这才丢给赵白云一个很精致的口罩。

而陈利文本来是不打算进去的,也打算劝林水涵姐妹不要进去,一个养鸡场不值钱,不值得冒险。但是现在看到这个样子,只能心惊胆战的跟了进去。

大棚被打扫得很干净,圈养位置还特意的摆过,看上去错落有致,不过此刻被分开的位置内,铺天盖地的小鸡仔有气无力的躺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只能偶尔扑棱一下翅膀,看上去非常可怜。

“怎么才一天没见,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林紫若双眼泪汪汪的道。

林水涵脸色冷峻,没有说话。

唐教授叹了一口气:“鸡瘟就是这么快速,并且鸡苗的抵抗力很弱,一旦发病就会一大片一大片的传染,林小姐你要早点下决定,这可不能拖延下去。”

根据他从事多年的经验,这些鸡苗已经没救了,并且连另外一个大棚中的小猪也不能留下来了。

“那就赶快找人处理。”陈利文带了两个口罩,远远的站在边上闷声道。

林水涵深深的凝视了一会奄奄一息的鸡苗,缓缓点头:“那就麻烦唐教授了。”

然后转身对赵白云道:“赵村长,我会把此地处理干净的,你不用担心。”

说完,她昂首挺胸,似乎一点都没被打击到,拉着伤心的林紫若准备离开大棚。

不过看她有点颤抖的纤手,明显不是表面上的那么平静,毕竟这算是她在山村中的第一件计划。

“姐姐……”林紫若趴在林水涵的肩膀上,不敢再看那些毛茸茸的可爱小鸡仔。

“等等,先不要走。”赵白云忽然伸手把两人拦了下来。

“你要干什么,有事情不能出去再说吗……。”陈利文在边上着急的道。

林水涵也是一脸疑惑,不明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非要在这里说。

“虽然这是林书记你的项目,但是作为一个村长,加上又是我家的地,我不能不管。”赵白云一把扯下口罩,淡淡的道,“这不是鸡瘟。”

对于这种动作,正想表示不满的唐教授一愣:“不是鸡瘟?”

陈利文闻言一怔,看向有气无力的小鸡仔们:“那这是怎么回事?”

伤心欲绝的林紫若顿时跳了起来:“你是说有人捣乱?”

林水涵倒吸一口气,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赵白云点点头:“这些鸡苗被下药了,表现的跟得了鸡瘟一样。”

“是什么药,你怎么认出来的?”林水涵这才问道。

“一种很巧妙的毒药,毒性不大,我也不是认出来的。”赵白云动了动鼻子,“我是闻出来的。”

听到他的话,林水涵毫不犹豫的把口罩取了下来,然后仔细的嗅了嗅空气,眼神一闪:“苦杏的味道!”

林紫若也跟着把口罩取了下来,使劲的嗅了嗅秀美的鼻子,看上去像是一只小猫咪,非常可爱。然后她也像小猫咪一样张牙舞爪的道:“果然是苦杏仁的味道,是谁下的毒,自觉的站出来。”

唐教授也把口罩取了下来,然后扫视跟在身边的三个人,眼神冷然。

这种很明显的苦杏仁气味,绝对不是大棚该有的味道,而他们因为害怕鸡瘟,所以戴着口罩,谁都不敢取下来,如果不是赵白云挑明的话,恐怕就被蒙混过关了。

“不是我们,我们可是村子里的人,怎么可能下毒。”被唐教授盯着的三个人也取下口罩,然后一脸冤枉。

陈利文这才犹犹豫豫的把两个口罩取下来,随后轻轻了吸了一口气,然后勃然大怒:“谁敢坏我们的好事,不想活了是不是!”

“只有你们三个能够接触到水源跟饲料,不是你们是谁。”唐教授冷冷的道。

“真不是我们啊,你给我们那么高的工资,我们傻了才会去下毒,并且还不被村里的人给打死。”三个人着急的大声分辨,他们可不想丢掉这个工作。

“不是他们。”林水涵摇摇头,问赵白云,“你知道如何解毒吗?”

“需要两种药材,幸运的是,都不名贵。”赵白云点点头,认同林水涵的话,的确不是他们这一群人中的谁干的,而是一个用毒的高手暗暗布下的。

林水涵轻轻颌首,展颜一笑:“那就麻烦赵村长了,需要车子我可以帮你找。”

林水涵第一次对他笑,绝美的面容让赵白云心跳都息了一息:“不客气……”

林紫若挥了挥拳头:“我也可以帮忙,哼,我一定要狠狠的揍下毒的人,这么可爱的小鸡都下得了手。”

而陈利文却一点都不领情,瞪着赵白云道:“说不定就是这个家伙干的,不然怎么他今天过来,这些鸡苗就出现了问题。”

“小子,你想挨揍是不是?”

再一再二不可再三,赵白云可不会容忍一再的挑衅。

“你看他心虚了吧。”陈利文退后了两步,似乎情况不对劲就先逃跑,他可不会单独和土包子动手,“拷问一遍,准能知道解……”

“陈利文,不要再闹了!”

林水涵在一边冷冷的插口,“你要是不帮忙,就去看看小猪有没有问题。”

听到这话,陈利文额头上青筋一闪,怒气冲冲的对林水涵道:“你相信他?却不相信我!”

林水涵脸色不动:“我只相信自己的判断和所见所闻,别以为你和赵虎暗中做的事情我不知道。”

“赵虎?干……我就说那只拦路虎怎么有点莫名其妙。”赵白云闻言在心中一转,就猜到了上午是怎么回事。

而陈利文脸色变了变,把口罩恶狠狠的摔到了地上,怒吼道:“我还不是为了你吗,要不是我让赵虎劝那些村民,你以为他们会爽快的支持我们?”

这时,看到情况不对劲的唐教授默不作声的拉着三个村民走出了大棚。

林紫若在边上嘟起嘴,不满的盯着陈利文,不过却没有出声。

而林水涵闻言淡淡的笑了笑:“为了我?还是为了我手中的东西。”

陈利文一点都不掩饰目的:“我们两个联合才是双赢,你嫁入我们陈家,总比你一个人好多了吧,我们可是门当户对。”

“不用天天跟我说这句话。”林水涵沉默了一会,然后道,“只要你履行自己的诺言,我也会履行自己的诺言,嫁入陈家。”

“那是当然,不然我怎么会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和一群土包子打交道。”陈利文趾高气昂,洋洋得意的看着赵白云,伸手去揽林水涵的腰肢,却揽了个空。

林水涵只是轻轻的走动两步,就错开了位置,然后对赵白云抱歉的道:“赵村长别生气,你就当他不存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