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情画意》热门短篇-夏露露顾逸全文阅读

师情画意》是网络作家佚名写的一部都市暧昧小说,男女主是夏露露顾逸,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站在讲台上的男人察觉到了少女的举动,他迈着大长腿走下台阶。一路走过来不少女同学脸上泛起了一阵羞红。

2020-4-6 14-52-36.png

精彩内容:

江州城中区,名爵咖啡厅。

来这里消费的,一般都是收入不菲的小资阶层。也有一些商务精英,约那些富豪老板客户,在这里谈生意。

沈七夜找了一张靠近门口的桌子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并且用手指轻轻叩击桌面。

侍应生和周遭的客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这个与众不同的家伙。

这里的消费档次不低,最便宜的咖啡,也要一百多。没有一定经济基础,连门都不敢进。

可是沈七夜身上这副行头太寒酸,全身上下加起来,恐怕都不如一杯咖啡值钱。

名爵咖啡厅的档次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低,随便是个人就能进来?

不过来者都是客,高档场所的侍应生都有着良好的职业素养。一名侍应生将菜单放在沈七夜面前,用尽量温和的语气说道:“请问您要点什么?”

沈七夜看都没看菜单,随意说道:“等会再点,我等人。”

侍应生眼中闪过一抹轻蔑,心里把沈七夜狠狠腹诽了一遍。

这种穷屌丝,经常会找借口进来坐一会,拍几张照片,然后发个朋友圈装逼。就这样的套路,他见过太多次了。

除了侍应生,其他客人也是同样的想法。

所以咖啡厅里所有人,都把沈七夜当成了那种没钱还死要面子的穷鬼。

“对不起先生,在我们这里就坐,必须先消费。”侍应生的语气不太友好,态度也开始不耐烦起来。

“先等会吧,人马上就到了。”

侍应生还想再说,这时候咖啡厅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十几名全身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保镖,推开门口分立两侧。

这些保镖面无表情,站姿就像石像一般,纹丝不动。

咖啡厅里所有客人以及侍应生,全都被惊到了。他们纷纷将目光投向门口,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摆那么大排场。

没多久,一名穿着烟灰色西服,个头不高,头发花白的老者,缓步走了进来。

老者长相挺温和,但目光却相当犀利。他全身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威压感,这是一种长期处于上位者才会有的气息。

老者一进来,立刻引起咖啡厅的骚动。

“这……这不是江南省首富韩坤么!”

“没错,没错!是韩坤,就是韩坤本人!我在杂志和电视上看到过他!”

“太幸运了,太幸运了!我居然能在这里遇到韩坤!”

“原来是韩坤,难怪那么大排场,那么多保镖!”

咖啡厅里的客人和侍应生,全都窃窃私语,交头接耳起来。

几乎所有人,对于来者的事迹,可以说耳熟能详!

韩坤,整个江南省屈指可数的大人物!

然而,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韩坤居然直接快步走到刚才那个穷屌丝面前,毕恭毕敬的躬身说道:“少爷。”

原本刚才还有一点小小喧闹的咖啡厅,突然安静了下来。

江南省首富,黑白道通吃的超级牛逼大佬,居然对着一个屌丝叫少爷?

刚才那名侍应生看到这场面,吓得嘴唇都发白了。他的腿忍不住打哆嗦,心里一阵后怕。

沈七夜看了看周围人的反应,皱眉说道:“韩伯,你这是打算让我上明天新闻么?”

韩坤看了看周围,尴尬的笑了笑:“抱歉,少爷,我只是见到您太激动,所以有点忘乎所以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朝手下的那几名保镖使了个眼色。

保镖没有任何迟疑,立刻向周围的客人走去。

不需要过多语言,只是寥寥数语,那些客人居然全都乖乖的站起来,快速离开咖啡厅!

“少爷,已经清场了,现在咱们可以安心说话了。”

韩坤躬着身,站在沈七夜面前,态度相当谦和。

在别人看来,他是个在江南省可以只手遮天的大佬,可是在沈七夜面前,他却只是个忠实的仆人韩伯!

韩坤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全都是沈家给的。有沈家撑腰,他是叱咤江南省的风云人物。没有沈家,他只不过就是个普通的老头而已!

沈七夜指了指座位:“韩伯,坐下来说话。”

韩坤摇了摇头:“在少爷面前,我是没有资格坐的。少爷,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就是了。”

“好吧。刚才我电话里也说了,我决定回去继承家业了。你帮我通知一下家族,顺便安排一下。”

沈七夜嘴上这么说着,可脸上一点激动的表情都没有,丝毫没有继承家业的喜悦感。

“太好了,要是老爷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的!”韩坤虽然电话里已经听沈七夜提过,但此时仍然难掩脸上欣喜的表情。

5年前,沈七夜之所以被丢到江州历练,就是为了让他能够有资格继承家业。

不过毕竟他是沈老爷的独生子,又是家族唯一的继承人,沈老爷心疼儿子,所以瞒着其他人,偷偷恢复了沈七夜的经济来源,并且暗中叮嘱江南省的韩坤要好好照顾少爷。

只要沈七夜有任何要求,都必须无条件满足。

可是到后来,沈七夜因为爱上林诗雅,所以历练期满了却不愿意回去继承家业了。

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又回心转意了,这让韩坤相当好奇。

于是他顿了顿,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沈七夜的脸色后问道:“少爷,我斗胆问一句,您怎么突然又决定回去了?”

沈七夜苦笑一声:“我准备和林诗雅离婚了,明天就去民政局领证。你也知道的,我留在江州,完全就是为了她。现在……牵挂没了,也就没有继续待在这里的意义了。”

“什么?离婚!少爷,您为她做了多少事,替她解决了多少麻烦!没有少爷您,她的公司怎么可能走到今天!她怎么能说离就离?她有什么资格和您离婚!”

“离婚是我提的。既然那么多年,我都没办法得到她的感情,那还不如趁早放手,免得耽误她寻找自己的幸福。”

沈七夜说完,缓缓站了起来:“走吧,替我安排个住处。从今天开始,我不再住林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