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老中医全文阅读-主角老周刘芳小说

极品老中医是由佚名家独一份倾力打造的一部都市爽文,讲述的是老周和刘芳两人之间的情感纠缠,精彩内容:刘芳却很紧张,她为了配合老周的诊断,正细细的感受自己身体的反应,就觉得老周温热的大手经过之处,有点麻麻的感觉。

2020-4-6 20-08-09.png

精彩内容:

金凌酒店,今天叶温两家的定婚宴就在二楼大厅。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已经到了时辰,做为主角的叶宇南仍就没有出现。

温老爷子的脸色有些沉,叶家人的神情有些复杂,温家其它人似有些幸灾乐祸。

被温老爷子带到大厅的温若晴一直低着头,乖乖的站着,似乎没有意识到这种情况下给她带来的难堪。

“这温小姐反应果然迟钝,都这个时候了,似乎完全没有弄清状况,新郎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她竟不知道急?”

三楼,秦五少眉角挑了挑,一双眸子略带不解的转向身边的夜司沉,真不知道他想看什么?

“或者,她是真不急。”夜司沉唇角微微勾起,脸上的冷意少了几分。

若昨天晚上的女人真的是她,她还真不可能着急。

他处的位置很好,可以清楚的看到二楼大厅的一切,楼下的人却不会发现他。

只是,她一直低着头,看不到她的神情,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三哥,你干嘛揪着人家小姑娘不放?”秦五少看着他紧盯着温若晴的目光,下意识吞了口口水。

毫不夸张地说,三哥此刻盯着温小姐的目光,就如同一只猎鹰紧紧的锁住了自己的猎物。

想到先前三哥让他安排的事情,他狠狠倒抽了一口气,试探道:“三哥,她是怎么得罪了你吗?让你对人家小姑娘下此狠手!”

夜司沉没有回答,微眯的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危险的气息。

秦五少心尖儿轻颤。

这温小姐到底做了什么事,竟然把向来喜怒不形与色的三哥惹急了。

只是,她这般怯怯诺诺的样子,看着实在是不像会做出什么事情的……

恰在此时,二楼入口传来躁动。

众人原本以为是做为主角的叶宇南来了,却没有想到,进来的是一名警察。

楼上的秦五少有些意味深长的望了身边的夜司沉一眼,这警察是他安排的,确切的说是他按着三哥的意思安排的。

“你是温若晴温小姐吗?”警察径直走到了温若晴的面前,官方的语气,严肃的神情,让众人纷纷惊住。

一时间,大厅中的气氛多了几分怪异。

众人的眸子都齐齐的望向温若晴。

楼上,原本就一直盯着温若晴的夜司沉唇角缓缓勾起,魅惑中尽是入骨的危险。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的真面目!

“嗯。”温若晴终于抬起头,望向眼前的警察,愣了愣,缓缓点头,那样子,带着几分慢半拍的迟钝。

夜司沉紧紧盯着她,不错过她脸上任何的情绪变化。

只是,她脸上的情绪始终没有变化,除了茫然还是茫然!

“请问温小姐昨天晚上十点到凌晨四点人在哪儿?”警察按着某人提供的剧本,继续问道。

温如睛望着警察,呆呆愣愣的没有回答,似乎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只是心底已然涌起惊涛骇浪。

凌晨自己从酒店逃出来下了出租车后,好不容易遇上一辆车,虽然是叶南宇那个妖孽弟弟开的,但好在成功带离她逃脱。结果不久,对方就被警察传唤去了。

这个警察一出现,温若晴就猜到,这十有八九是那个男人的安排!

没有想到,那个男人不过只是怀疑,竟然在她的订婚宴上,让警察这般来审问她!他到底是谁?居然能有这样的势力?

若她没有猜错的话,那人此刻应该正在暗处看着她,看着她的反应。

他做这一切,不过就是想从她的反应中看出破绽。

若是她此刻露出一丝一毫的异样,怕是都逃不过。

他这般费尽周折,若真抓到了她……

想到昨天他那让人惊颤的危险气势,温如晴心底狠狠打了一个冷颤。

靠,不就是不小心睡了他吗?又不是挖了他家祖坟,他至于这般阴魂不散的穷追不舍,非要置她与死地吗?

她感觉此刻的她就如同走在满是冰霜的悬崖上,一个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了。

温若晴此刻心中很崩溃,神色间却不敢露出任何异样。

“请问温小姐昨天晚上十点到凌晨四点人在哪儿?”警察只能再重复了一遍。

“你的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温如晴皱了皱眉,脸上似多了几分困惑。

警察愣住,这个问题是深奥到常人无法理解吗?

“这反应……简直了!没有更迟钝,只有最迟钝。”楼上,秦五少看着温若晴此刻的反应,突然有种无语的感觉。

这么直白的问话,竟然听不懂?

夜司沉的眉角微动,眸子中多了几分高深莫测的冷凝,唇角微抿,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回事?这温大小姐不会是犯了法吧,警察这语气听着像审问。”

“看着像,不过这温大小姐脑子不是有问题吗,脑子有问题,不追究法律责任的。”

“这温小姐的病竟然这么严重?难怪叶宇南到现在都不出现。”

此刻,大厅中已经传来众人低低的议论声。

温若晴似乎浑若未闻,自始至终都是不变的呆愣,似混混沌沌不知所措。

警察反倒觉的压力山大,一时间竟有些问不下去了。

“警官,我做错什么事了吗?”温若晴似回了些神,眨了眨眼,迷茫的眼眸中多了几分小心翼翼,有紧张,有担心,有害怕,却更有几分委屈。

楼上,一直望着她的夜司沉,眸子似乎微微的闪了一下。

“没,没有。”警察暗暗呼了口气,看着她的样子,心中竟不忍,再加上毕竟出师不正,有些心虚:“温小姐不用害怕,就是例行询问一下,温小姐只要告诉我昨天晚上去了哪儿就可以了。”

语气已经不像刚开始那般严肃。

“昨天晚上我去妖兰会所做完SPA,然后就回家睡觉了。”温若晴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很认真的回答,那纯真的眼神,那认真的神情,你若怀疑都是一种罪过。

她的回答笼统而简单,没有时间说明,更没有任何的侧重点,但越是如此,越是让人无处怀疑。

楼上,夜司沉的眸子缓缓眯起,刚刚她的反应,他竟没有发现任何的端倪。

“去妖兰会所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