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狠的捅开 宫口

这慕容雨长得很漂亮,再加上她穿了一件很容易暴露风光的吊带裙,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饶是老张快五十岁的人,对男女之事早就没什么激情了,但一看到慕容雨,心底竟然生出了那种渴望。“丫头,咋个啦?”

2019-10-30 15-38-45.png

精彩内容:

老张看得心里一荡,表面还要装作长辈似的淡定,问道。

他心底却感叹着,这慕容雨皮肤很白,娇嫩得像一朵花似的,再加上刚跑过来的原因,那胸脯的柔软剧烈地颤动着。

真是好看啊!

“张,张叔。你给我瞅瞅,我疼死了。”

慕容雨哪想到老张心里的真实想法,她往病床上一躺,痛哼了起来。

“哪里疼啊?”

“别提了,下午打羽毛球的时候,突然树上飞下来一群马蜂,我,我被蜇了一下。”

慕容雨刚说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突然扭捏了起来,俏脸一红,支支吾吾地又说道:“蜇,蜇到我那里了。”

她的手指了指胸口,一脸为难的神情。

“那可不是小事,快给我看看。”

老张故意板着脸说道,心里却乐开了花。

自从慕容雨搬到了他的隔壁,他心里就惦记上了,可这慕容雨如花的年纪,又是学校的校花,怎么会看上他一个中老年人?

没想到,这机会转眼就送到了手中。

慕容雨犹豫了片刻,就把上面的外套给脱了,那一片柔软瞬间映入了眼帘。

老张眼神不由自主地落下,久违的视觉冲击,让他差点要把持不住,心脏也猛烈地开始跳动。

“这里。”

慕容雨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老张的异样,接着又把那巴掌大的内衣给脱掉,那完美的形状彻底暴露了出来。

在她的右胸上,红肿了一大片,呈现出迷人的玫瑰红,就像是被人用力的吸吮过似的。

“这个,有点麻烦啊!”

老张咽了口唾沫,平复一下慌乱的心,刻意控制着激动的心情,让自己的语气尽量保持淡定些。

或许是老张的目光太直接,见惯了男人眼色的她,瞬间想到了什么,俏脸红到了耳根,心里有些发慌,她还从来没在外人面前这么暴露过,可现在被马蜂蛰了,又不能不治。

可接下来,她又怀疑自己是不是想错了,老张的目光虽然明亮锐利,但好像只是专心在帮她治病。

她悄悄地偷眼看了老张几眼,俏脸一阵火辣辣的。

啐!

我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总是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呢?

慕容雨心念一转,说道:“那,那就拜托张叔帮我治好。”

“嗯,我再给你看看。”

老张很激动。

他早就想摸上去了,只是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突然,看到慕容雨一副任君采撷的俏丽模样,他整个人仿佛都要酥化掉了,没来由地,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丝丝的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