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啊 堵住分身 菊学 呜咽

大三那年,泰国游在大学莫名地火爆了起来,我便跟女友顾清约好了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报了个五天四夜的团。刚下飞机,出了泰国机场,女友很兴奋,她立刻换上了及臀的超短裤,上半身穿了个露脐的卫衣,打扮很是性感。

2019-11-3 12-33-03.png

精彩内容:

一般国内的团,到了泰国会有一个专门的领队,带队的是一个叫阿亮的泰国人,但他的国语很标准,介绍自己说祖上是云南人。

一路,或许是顾清穿得很暴露,所以他老喜欢盯着我的女友,这让我很愤怒,特地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以示警告,但这家伙是个老油条,依然故我的在我女友身上扫来扫去。

行程最后一晚,我心想总算要摆脱阿亮这色鬼了,可他却敲开了我们酒店的大门,神秘兮兮的问我们,想不想去看一场特殊的表演。

在泰国,最特殊的无非就是人妖表演,难道还有比这个更特殊的?我有点犹豫,但女友却跃跃欲试。

心着反正最后一天了,难得出国一趟,怎么也得见识一下世面。不过见识的费用真高,女的要1000泰铢,男的要2000泰铢。

阿亮告诉我们,想见识的,就在酒店楼下集合。

我带着顾清到楼下,看到团里有十几个人报名了,基本上都是成双入对的,其中还有几个女人长得挺漂亮的。

阿亮叫了三辆日式的皮卡车,在泰国这种车几乎遍地都是,很快就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港湾,接着坐船来到了一个海岛上。

这岛上灯火通明的,很热闹。

阿亮对这很熟悉,领着我们穿过了几条横巷,来带了一个黑不溜秋的屋子门口,买了票后,有专门人领着我们走了进去。

阿亮本来是领队不想进,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看看我女友,也跟着买票进场。

屋子里装修的跟个鬼屋似的,再加上冷风嗖嗖的,顾清吓得急忙钻进我的怀里,四周到处都有墨镜黑衣大汗把守着,这让我心里也直打鼓。

进场后,我们被安排到了一个很大的圆台下。

屋里早就坐了形形色色的人,不光有泰国人,还有一些欧洲人的面孔,等我们围着圆台坐好。

有个泰国人叽叽咕咕地,站在桌子中间说了一大堆,反正我也听不懂,但这时灯光却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