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室》赵晼晼&江起淮全文在线阅读txt

由知名作家谜团最近创作完结的最新言情小说《外室》全文在线阅读尽在宇杰资源网,文章主要讲述主角赵晼晼&江起淮之间的精彩故事:赵晼晼不慎落水,穿成被亲爹、后娘当作瘦马养成的扬州小商贩之女,送给了当地盐商巨贾江起淮……

image.png

精彩内容:

柳清尘在强烈的恐惧中闭上眼睛,等她再看睁开时,房间里空无一人。

她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唯一确定的是后背因为恐惧而塌湿了大片。

在接下里的日子里,不管她怎么旁敲侧击问女护士,女护士都不搭理她,每天除了给她塞饭就是给她塞饭。

这样的生活非但没有让她开心,反而更加恐惧,若不是肚子里的孩子,她可能早就疯了。

就在柳清尘以为自己会被困一辈子时,女护士终于带她出去了,只不过她是被女护士推出去的。

女护士在她身上不知道打了什么,她一点力气也没有,她看到女护士将浑身无力的自己推进手术台。

看到十多个医生聚在自己的肚子面前,他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而她的眼皮越来越重,视线也越来越模糊,甚至来不及思考……

柳清尘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遥远又很涟漪的梦。

那是一个风雷滚动的晚上,海浪不断冲击着甲板,眼前的轮船开始晃荡,醉酒的她好像看到了温子安。

借着酒劲,柳清尘一个熊抱扑了过去,她双手揽着男人的脖子,双手夹住男人的腰,脑袋像小猫一样,在男人脖颈里蹭啊蹭。

他的怀里真的好香,香的她都不舍得离开。

温子安推她,还很礼貌的叫她小姐,柳清尘生气极了,她偏不听他的话。

她闭着眼睛,凭着感觉亲他的耳朵,勾绘他的耳廓,见他不为所动还小心眼的咬了他的喉结。

她能感觉到他僵硬紧绷的身体,甚至是蠢蠢欲动的欲望,可他就像是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不管她怎么吻,就是不为所动。

她吻了很久,吻的她好想睡觉,她打着哈欠正准备放弃时,他将她推在栏杆上。

那柔软的唇覆盖上来,冰冰凉凉,像极了夏日里的雪糕,让人吃了还想再吃。

海面翻动,海水打在两个人的身上,男人辗转到甲板上,本以为是她的霸王硬上弓,却不曾想是他的汹涌撞击。

疼,真的很疼。

但因为那个人是他,她一声不吭甚至是青涩配合他的节奏。

天空渐渐下起了大雨,黏腻的汗被雨水冲刷,酒劲渐渐随着汗渍挥发,柳清尘被雨浇得难受,她恹恹的靠在男人的脖颈上。

而男人依旧如同海浪撞击甲板般汹涌,她却因为体力不支酣睡在他的肩膀上……

再次睁开眼睛时,她在一个明亮干净的别墅里, 昨夜的梦那么清晰,清晰的像是刚刚发生过。

只是一瞬,她便从床上跳起来,肚子没了,孩子也不见了。

虚弱的身体让她眼前晕晕的,也让她毛骨悚然。

她来不及穿鞋,直接光着脚朝外跑,缝合的伤口再次裂开,衣服很快被鲜血染红。

正准备给柳清尘换药瓶的医生拦住她,“柳小姐,您刚生完孩子,先生说您这段时间都不能下床。”

柳清尘紧攥住他的胳膊:“孩子呢?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柳小姐,您的刀口裂开了。”

“我要见孩子,我要见孩子!”柳清尘双眼充斥着血丝,双手紧抓医生的胳膊,啪嗒啪嗒的掉着眼泪。

医生难为情看着她:“先生说床边的桌子上有他给您的一份信,那…”

话音未落,柳清尘的身影已经不见了,根本不像是刚生完孩子的女人。

她拿起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纸,除了一张两千万的支票,还有一段话。

“孩子我带走了,信封里的两千万是给你的,家庭医生和女佣他们会照顾你直到身体康复。”

柳清尘发疯般的将支票撕碎,眼泪如泉水止都止不住,她跪在地上,哭声哽咽,宛如小兽低鸣。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抢走我的孩子……”

她不认识他,更不知道他叫什么,他随便写了一封信就将她的十月怀胎的孩子带走,他有没有想过她的感受!!!

愤怒、酸心、悲凉、心如刀割所有复杂的情绪汇聚脑海,柳清尘眼前一黑,重重的摔在地板上。

三年后,港城。

柳清尘坐在车里,她掸了掸烟头,深吸了一口,烟雾迷离了她微红的双眼。

她找到了那个男人。

那个三年前抢走她孩子的男人,她虽然不记得男人的长相,但是她记住了那双令她恐惧到战栗的眼睛。

她在财经频道上一眼就认出来了,辗转三年,没想到她找到三年的人就在她的身边。

而今天她终于可以见到自己的孩子,柳清尘何止是激动,她紧张的一个晚上没睡。

她不知道孩子是男是女,是高是矮,是胖是瘦,她每天都在幻想孩子到底是像她,还是像温子安。

距离她见孩子的时间越来越近,柳清尘每隔几秒就照一遍镜子,生怕自己会丑到孩子。

这三年,她一心都在找孩子完全忘了自己是一个女人。

电话铃声响起。

柳清尘迫不及待的拿起电话,却因为紧张导致电话掉在车座夹层里。

她打开车门,刚想要捡东西,就感觉有一双犀利的眸子盯着她。

光着盯着就能让她感觉到脊背发凉的人只有一个,就是那个男人。

柳清尘不敢动,就连呼吸的节奏也不由的放慢,耳边的电话铃声一直在响,她置若罔闻。

柳清尘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双眸子上,她看不到他,却能感觉到那双危险的眼睛。

夏日无风,燥热的天气让柳清尘口干舌燥,后背也被火辣辣的太阳灼伤,但她依旧不敢动,因为她害怕、恐惧、甚至恐慌。

“这位小姐,您在不开车,我就撞过去了。”她车后的司机按了十多遍的喇叭。

这一声,将柳清尘的意识拉回,她落荒而逃般的钻进车里,疾驰而去。

耸如云端的高楼之上,一双危险且犀利的眸子透过百叶窗,打量着造成交通堵塞的倩影。

车子离开,男人眯了眯眼睛,办公室的气压更低了,所有的高层都不敢吱声。

只见他不疾不徐的走到桌边端起一杯咖啡,好整以暇的瞥向众人。

众人的心脏提到了头顶,纷纷摆出了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