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赵晼晼&江起淮小说-《外室》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

网络热文《外室》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文章主角是赵晼晼&江起淮,赵晼晼表面装着娇羞不已的样子,心里忍不住冷笑连连。好亲事,亏这两个贱婢说得出口,哪家正经小姐的亲事不需要三媒六聘,只需大晚上一台小轿送进府的?再说那江大人成亲五载,家里一妻三妾,外室无数,孩子都五个了,还时常出入秦楼楚馆,这样的人哪里是什么良配?说什么“做奶奶”,不过是个以色侍人,供他一个人享乐的妓子罢了。

image.png

精彩内容:

脑子里闪过这几天发生的画面,她因为找孩子差点被付泽洲的手下强女干,强女干确实没有成功,可被记者拍照的她成为了全城的焦点,她的爸爸不由分说的打了她,将她卖给傻子做老婆。

而推动这一切的男人,就那么两袖清风的站在边上说,那个孩子是我的种,如果你只想要孩子和孟子喜生,也一样。

他不止摧毁了她三年以来的坚持,更毁掉了她这一辈子的幸福。硬生生的将她扯进地狱。

电击棒打在身上,被蚂蚁啃噬的感觉席卷全身。

冷汗钻出额头,余光中她看到付泽洲正在和孟子妍说话。

他们两个笑的很开心,那笑容就像是夏天的太阳,炫目又刺眼。

凭什么,她要被一个傻子打!

而他却可以和孟子妍笑的开心,柳清尘不服!

她想,如果我逃不掉是地狱,那我就把你也拉进地狱!

深夜。

被打的差点残废的柳清尘从床上起来,她撑着身体进了浴室,忍住伤口的疼痛洗了个冷水澡。

傍晚被孟子喜打的时候,她听见付泽洲说今晚会留下来,这对她来说是个好消息。

柳清尘知道自己玩不过付泽洲,从三年前她被关的那一刻就决定了两个人的实力。

她换了件粉色的蕾丝睡衣,素白干净的脸上毫无血色,为了让自己的状态看起来好一点,她涂了口红。

这还要感谢孟子喜,他为她准备了很多东西,甚至还告诉她付泽洲住在哪里。

柳清尘光着脚踩在黑暗的走廊里,她借着月光找到付泽洲的房间,既然他可以毁了她的一生。

她同样也可以毁掉他的人生!

咚,咚,咚,一声又一声,柳清尘敲着付泽洲的门,那幽幽浅浅的声音,像是午夜索命的幽灵。

柳清尘敲手都快敲酸了,她气愤的踢了一下门,又因为疼痛闷哼了一声。

吱呀一下,刺眼的灯光从里面射出来,高挑的男人背着光站在门口。

柳清尘下意识的挡住眼睛,透过光隙,她看到男人慵懒的打着哈欠,刚睡醒的男人没有一点戾气,狭长的眼眸中好像有细碎的星河在发光,是有点好看,但对她来说也只是有点而已。

她闭上眼睛,纤细的双手圈住男人的脖子,吻上男人的唇。

她以为他的唇会像他的眼睛一样都是冰的,可结果却出乎意料,他的唇很热。

柳清尘撬开男人的嘴巴,她能感觉到付泽洲的僵硬,甚至能感觉到男人的震惊。

柳清尘有些不高兴,小手在付泽洲的身上乱抓。

是男人都会有欲望,她就不信翘不动付泽洲这块墙。

“砰!”

她的身体结结实实的撞在木门上,柳清尘眉头都没皱一下,她冷嘲:“原来也有付总不敢做的事情。”

“你应该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男人立在灯光中,居高临下的瞥着她,就像高不可攀的山峰,而今晚,她偏要将这座山拉进地狱。

柳清尘撑起身体,她擦掉嘴角的血渍,再次朝男人的嘴角吻过去。

这一次,付泽洲躲开了她,甚至眸子里闪着柳清尘看不懂的情绪。

“不后悔?”付泽洲问她。

“你怕了?”柳清尘笑意吟吟,“我看付总也不过如此…唔…唔唔”

柳清尘的唇被男人莫名其妙的封住,她大脑一片空白,呼吸越来越急促。

他是不是有病,她还没说完呢,怎么就亲上来了。

房间的灯因为两个人的动作而熄灭,黑暗中,男人冰冷的眸子逐渐被炙热的火所吞噬,他勾着唇角,说着柳清尘听不懂的话:“这一次,是你先招惹我。”

柳清尘没理会他的话,:只要过了今天晚上,孟家所有的人都会知道傻子卖来的老婆和付泽洲睡了,他也会和她一起掉下地狱。

雷云滚动,小雨沙沙作响,风呼啸着这个夜晚和三年前的夜晚好像一样,又好像不一样。

清晨,沾着雨露和嫩草味道的阳光穿进屋子,斑驳的阳光像是精灵,在女人素白的脸上婉转、跳跃。

柳清尘难受的嘤了一声,紧接着碰到线条紧实的腹肌,感觉有些不对劲,纤细的手又捏了捏,她皱眉。

“舒服吗?”男人沙哑又极致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柳清尘身子一僵,所有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她坐起身,嘴角带着笑意:“ 付泽洲,如果孟子妍知道你昨天晚上和我睡的会怎么样?”

男人大手一拉,她整个人被他压在身下,“你可以试试!”

风铃吹风,男人冰冷的眸子带着冷气,那种冻死人的温度,随着风铃的声音直戳进她的脑海。

忽然她看到付泽洲的手机在床边,拿起手机用力摔在窗边的玻璃上,玻璃震碎,手机完好无损的躺在地上。

付泽洲像是明白柳清尘要做什么,他加快了速度,柳清尘的声音更加娇媚动听。

房门敲动,柳清尘一边又羞又恼,一边也越来越期待门被打开,只要付泽洲的门被打开,他们就会看到傻子的老婆正和姐姐的未婚夫睡在一起,那场面肯定很生动。

“泽洲,你在里面吗?”孟子妍在外面叫他。

柳清尘的叫声没停,她脸色绯红的看着付泽洲,报复的快感让她战胜了心里的恐惧。

而男人的动作越来越快,脸色也越来越难看,那凶狠的眼睛恨不得吃了柳清尘。

柳清尘怕吗?怕,她简直怕死了,但她不会后悔这么做。

房间里窸窸窣窣的喘息声,让房间外的孟子妍越来越不安,甚至指尖都在发颤。

门就在眼前,泪水氤氲了双眼,她却没有了敢推开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