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地》全文章节在线阅读-春之地老王张春丽小说

完结版《春之地》小说里的主角叫老王张春丽,喜欢这本春之地老王小说的朋友随我一起来看看吧!张春丽还想反驳老王,可是老王又接着说道:“别动,我就是摸摸而已,不会对你怎么样。”面对着老王的话,张春丽心里本能的想要拒绝,可是一想到马上就能成功了,她咬牙坚持了下来。“嗯……”

image.png

精彩内容:

六号任由冷汗从眼角流下,摇摇头。

“还不能确定。”

“大人,我们已经将此事经手人全部秘密监控。”

“与老爷子密切接触过的七十三人中,有两人有重大嫌疑了解实情,是否……”

韩凌闭目沉思,几秒种后睁开眼睛。

“打草惊蛇,露个马脚,让他们发现我们在盯一个人。”

“如果他死了,给我盯死接触另一个人的所有人。”

“大人是说他们会灭口?”

九号皱眉,迟疑着说,“要不先抢救性审一下,然后再放?”

韩凌摇摇头。

“他们了解的东西不够,一旦被那边察觉我们得手,可能会直接放弃这里的所有线索,得不偿失。”

六号恍然大悟,躬身称是。

十七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

“大人,沈老爷子一位普通二线地区的家族家主,年事已高,不问世事。”

“就算有人想用他来引大人出来,也不必用如此隐蔽的方式,以至于我们动用了地网的力量都进展缓慢。”

“大人是否考虑过,老爷子本身会不会……也有些秘密呢?”

韩凌深吸一口气,声音有些低沉。

“当年,老爷子对我恩深义重,视如己出。”

“我却没能在他膝下尽孝,以至于让他抱憾而终,临走前还在为我的以后担忧。”

“不管他有什么秘密,有什么身份,对我来说,他都是比我亲爷爷还亲的长辈。”

“所以……”

韩凌转过身郑重的说。

“即使调查此事会将我拖入泥潭,甚至会搭上我的命,我也不惜一切。”

四人肃容。

“愿为大人所驱,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韩凌欣慰点头。

又叮嘱了几句,韩凌悄悄的回到房间里。

沈碧君母女刚刚吃完饭,还有一个生面孔的中年妇女,三人正在客厅里小声交谈。

见韩凌回来,何丽莲热情的招呼了一声。

“韩凌啊,来喝杯茶。”

韩凌答应一声,坐了下来。

沈碧君帮韩凌倒了杯茶,韩凌刚喝了一口,何丽莲就迫不及待的开口了。

“韩凌啊,听说你之前在玄北境当兵?”

韩凌点点头。

“现在也在当兵,我请了假回来的。”

“那不是过几天就得回去了?”

何丽莲有些不悦。

韩凌沉吟着说。

“我攒了十年的年假,应该可以待一段时间。”

何丽莲哦哦答应着,又问道。

“你表弟也在玄北境呆了几年,现在是橙级了!”

“那你现在是什么等级啊?”

韩凌颔首,“我不在一般等级序列中……”

何丽莲皱了皱眉。

。“还没等级?你不是都当了十年兵了,一点进步都没有?”

“进步的话,应该也有一点吧。”

韩凌哭笑不得的说。

何丽莲叹了口气。

“有一点可不行,韩凌啊,伯母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你,跟你说句心里话。”

“这么些年来,追求碧君的优秀青年比比皆是,随便挑哪一个,那都是青年俊彦。”

“你要想得到我的认可,最少也混个一星准尉当当吧?”

“不然我跟碧君都抬不起头来!”

沈碧君有些尴尬的叫道。

“妈,你说这些干什么!”

“我还不是为了你,死丫头片子你还没嫁人就胳膊肘超外拐了你?”

何丽莲气咻咻的叫嚷。

韩凌按住了沈碧君的手,点了点头。

“伯母说的对。我的工作危险性很大,而且经常在外,比着那些能天天见面的来说,确实委屈碧君了。”

“不过我这么些年也攒了一点人脉收入。”

“经济上你们母女有什么需要尽管提,我能满足的一定满足。”

“回来这些天,也没顾得上给碧君买点东西,我已经拖朋友帮忙置办了。”

何丽莲“嗬”了一声,意外的说,“口气还挺大?”

“那行啊,你——”

“叮当!”

门铃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何丽莲的话。

何丽莲奇怪的打开门,就见沈青云带着沈碧辉和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站在门口。

门一打开,三人就毫不客气的挤了进来。

“大伯?碧辉也来了,这是侄媳妇吧,快进来坐!”

何丽莲有些受宠若惊的将三人让进屋里。

却得到那个小姑娘一个明晃晃的白眼。

“怎么说话呢,谁是你侄媳妇!我是你大嫂!”

沈青云有些尴尬的介绍。

“弟妹啊,你来主宅比较少,你程家嫂子走了一年了,这位是你的新嫂子唐婷婷来着。”

“岁数小了点,不过是程家老大媳妇介绍的,也算知根知底。”

何丽莲瞠目结舌,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小心翼翼的赔了个不是。

“对不住啊大嫂,弟妹不大出门,您别介意!”

唐婷婷冷哼一声,扭着腰坐下了。

“韩凌!还愣着干嘛,快给你大伯大伯母倒茶!”

“碧君,赶紧叫人啊!”

何丽莲一叠声的吩咐着,韩凌苦笑着端了茶水。

又被指使着去拿点心,忙的团团转。

好不容易迈过这茬,三人在客厅落了座看了茶。

沈青云就将一份文件拿了出来。

有些肉痛的将文件扔到了茶几上,沈青云一脸牙疼的说。

“这是法人变更文件,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沈氏集团的总裁和唯一法人了。”

“文书副本在这,印鉴在袋子里,明天你就能用了,抓紧时间把合同定下来,知不知道。”

沈碧君惊喜的接过文件翻了翻,雀跃的说。

“正好明天要跟玄北军工的人签订初步框架协议了,这文件来的真及时!”

沈碧辉暗自腹诽。

“能不及时么,就是知道要签协议了才加急弄过来的,不然不拖死你才怪!”

唐婷婷捏着伯母的架子,惺惺作态的拿出一个首饰盒来。

“过几天啊,咱们想办一个签约大会,记者啊媒体啊会来不少。”

“伯母看你一天穿的太素净了,给你添个妆,别到时候让人说咱们寒酸。”

“这可是施洛华的限量款项链,虽然是你程伯母戴过的,那也是当年花了五十多万买的呢!绝对够让你出风头的了!”

“反正放在那我也嫌晦气,你拿着戴去吧!”

随意打开盒子看了看,唐婷婷矜持的将盒子推到了沈碧君面前。

沈碧君有些不高兴的微低着头。

明知道这是沈青云拿死人东西来恶心的,可是一时间拒绝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因为她确实没什么钱了。

父亲躺在医院里,每一秒钟都是真金白银续的命。

家族虽然管了一大半,可是她要到处找实验室研究新药找好药材给父亲调养身体,有多少钱也不够用。

以至于上班都好几年了,却一件像样的首饰都没有。

现在戴的那几样,都是几万块钱的小首饰,连过十万的都没有。

“我说还装什么啊,收着就得了,不然凭你的能耐,把这破房子卖了也买不起这么一套首饰!”

“见过这么贵的东西么?别拿坏了!”

沈碧辉不耐烦的冷嘲。

“是啊碧君,还不快谢谢你大伯大伯母!?”

何丽莲看沈青云脸色不愉,连忙拧了沈碧君一把,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沈青云欣赏着沈碧君难堪的表情,心中熨帖不少。

沈碧君咬了咬嘴唇。

“可是那是程伯母戴过的东西,当初伯母没得时候,我记得她亲口说过她的东西不许别人碰!”

“穷成这样还挑三拣四的,凭你的地位,给你戴这个就不错了!”

“得了便宜卖乖!”

唐婷婷不屑的翻了翻眼睛,满脸都是瞧不起。

就在这时,韩凌握住了沈碧君的手,将她搂在了怀里。

沉稳的声音在沈碧君头顶响起。

“这个就不劳烦大伯了,伯母攒点好东西也不容易,再说这个款式也不适合我们年轻人,伯母还是自己留着吧。”

“我们自己拖人买了一批,应该就快到了。”

唐婷婷被韩凌左一个伯母又一个老气说的脸色扭曲。

甩着指甲质问道,“你什么意思,看不上我的礼物呗?”

“没那个实力还硬要装,谁不知道你们家破落成什么样了。”

“给你个骨头你就好好叼着得了,还挑三拣四的,我看你当天要是掉价怎么办!?”

何丽莲气的脸色发青,忍不住小声道。

“大嫂,话不能这么说……碧君是小辈,别跟她一般见识!”

“碧君,快给你大伯母赔个不是!”

“不行!我才十八,我不小吗?”

唐婷婷尖叫着跺脚。

“赔不是有用吗?今天我看不到你的那一批首饰,我就把你们家这破房子都砸了!让你们给我跪下道歉!”

沈青云施施然的靠在沙发上,假惺惺的劝。

“老婆别动气,东西砸了还能买,气坏了身体进医院多不好。”

韩凌脸色如常,看了看手表,起身走向门口。

门铃声同时响起。

四名提着钛合金手提箱的西装男女礼貌的站在门口。

“请问沈女士在吗?我们是玄北军工的,我们大人嘱咐将这些首饰送过来。”

韩凌指了指屋里的沈碧君,“人在里面,去吧。”

四人点点头,微笑着鱼贯而入。

将沉重不已的手提箱放到了茶几上。

四个人精瞬间看明白了客厅里的情况,为首一人微笑着问道,“沈女士,现在核对一下?”

沈碧君对韩凌的安排丝毫不知,闻言也带着好奇点头,“好,核对吧。”

“啪”的一声,四个手提箱一起打开了,沈碧君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睛。

满盒子的珠光宝气,闪耀的光芒晃的人眼睛都睁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