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纪嘉芙谢深小说-《救命索》全文免费章节阅读

精彩纷呈的情节内容,独具匠心的写作手法是对精彩言情小说《救命索》的最好表述,喜欢的朋友们快来看看主角是纪嘉芙谢深的这本小说吧!纪嘉芙以为被谢深套上的项圈是自己的救命索,不知道自己才是他的救命索。依然是围绕着大人、情yu、秘密展开的故事……

image.png

精彩内容:

一时间,房间里面的佣人们每一个人都颇为紧张。

“赶紧让医生来,还有,让她回来!”顾辰生思绪沉稳,声音冰冷中因为关怀带着几丝柔情。

“诺诺怎么了?”

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一个女人颇为紧张的声音。

“那个女人呢,她去哪里了,她到底知不知道她这个家里面到底是干什么的!”柯欣琴疾言厉色:“光知道花钱,一点正事都不办,赶紧把她给我叫回来。

“我这就去打电话。”秦管家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连忙说道。

柯欣琴转脸又对诺诺宠溺的细心呵护道:“诺诺等一会儿,奶奶已经让人去请医生了,一会儿就不会不舒服了。”

她不喜欢言雪是真的,可是疼诺诺也是真的,毕竟诺诺是他们家唯一的血脉,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会让言雪真正的进这个家门。

“诺诺,妈咪回来了。”在电话里面言雪听到诺诺生病了,连闯几个红灯,紧赶慢赶却在这个时候才赶到。

“等一会儿完了我找你算账!”柯欣琴脸色十分不好看直言,眼神里面的厌恶之意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看在眼里。

一时间,空气氛围很紧张。

言雪心中因为柯欣琴的话一惊,却佯装听不到一样继续双目关心着诺诺。

“顾太太,麻烦您让一下,我先看看小少爷的具体情况。”家庭医生神情严肃。

诺诺被家里面的佣人们物理治疗着,那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就算是现在生病,也遮挡不住他眼睛闪出来的光芒。

“什么时候这个家里面还有另外一个顾太太的存在!”柯欣琴不管时间地点场合的尖言尖语道。

往日里,大家都是在柯欣琴不在的时候才会这么称呼言雪,就算在顾辰生面前也不会有这样的避讳,顾辰生因为诺诺的存在对于大家对言雪的这个称呼并没有多说什么。

这么多年言雪对诺诺尽心尽力,可在柯欣琴的眼中言雪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保姆,今天这个保姆言雪却脱离了自己的工作岗位,这样她本来就不喜欢言雪的心加上担心诺诺的原因更加气愤不悦。

言雪一言不发,让开了自己的位置,满心担忧的看着诺诺,不去向柯欣琴解释任何的话。

诺诺不仅仅是她在这个庄园里面立足的根本,她也是发自内心的疼爱诺诺。

片刻之后,医生诊断完毕,说物理治疗打些点滴就好了,不会有什么大碍。

顿时。

“你给我出来。”柯欣琴没有指名道姓,可在场的所有人却知道说的是言雪。

言雪神情淡然,这样的语气她已经好久没有听到了,现在再听到,早已经没有了当年刚刚进入庄园时的心惊胆战。

言雪转头看向已经走出房间里面的柯欣琴,余光看了一眼在不远处坐在沙发上十分面容冷峻的顾辰生,没有多留,她心中淡然跟着柯欣琴走出了房间。

“你到底是怎么看护诺诺的,现在不过是发烧的状态!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觉得你有什么能力可以负起这个责任。你在这里存在的价值是什么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我们家给你这么好的生活是让你来照顾诺诺,而不是让你只知道坐享其成!”

柯欣琴破口训斥,声音不大,却让她身边的佣人心中不敢有任何的松懈。

“你倒是说说看,你来到我们家之后你有什么功劳,你以为如果没有这个孩子,你可以过着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吗?我今天把丑话放在这里,你不要得寸进尺,坐好你的本分,不然我随时都有可能把你从这个家里面赶出去!”

一进入隔壁的客厅,柯欣琴就瞋目切齿的发怒道。

言雪始终低头,做出一副自己做错了事情的样子,这样心中如此愤愤不平的状态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但是并不代表她忘记了这样刻骨铭心的感受。

刚开始来庄园的时候,柯欣琴每一次这样的训斥都会让她心惊胆战,后来凭借着她内心的从容淡定,渐渐她越来越想的开!

日子还长!谁先离开这个世界是十分明朗的!

“你怎么不说话!”柯欣琴怒目而视。

言雪摆出自己早已经融入生命的演技,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伯母,今天是我错了,我不应该独自一人出去的,以后我会注意的。”

诺诺生病这件事情虽然说来的突然,不在她的计划之中,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处理这样的事情实在是绰绰有余,小菜一碟。

“那你说说看,大晚上不在家看孩子你出去去哪了?”

柯欣琴没有罢休的意思,她并不傻,一个人对于她来说是不是真心的,这么多年的阅人无数,她虽然谈及不上慧眼识珠,对于一个人的品性她是有自己的判断的。

不喜欢言雪是因为她心术不正,不喜欢姚兮是觉得她贪慕虚荣配不上自己的儿子,这两个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

言雪微微一怔,不假思索道:“最近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出去看医生了。出门前我都叮嘱好了,却没有想到诺诺竟然生病了。”

“身体不舒服?”柯欣琴那双精明的瞳孔上下打量了一番言雪,穿的如此精致的装扮出去说是见医生?这种鬼话亏她想的出来。家庭医生就在这里,戳破她的谎言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看来她现在的谎话说的是越来越顺畅了。

言雪坚定的站在柯欣琴的面前,看上去委屈却又十分担心诺诺的模样:“上一次辰生的营养师来的时候我和简短的交流过,我想着诺诺吃过饭之后没有什么事情,就掏空出去想要检查一下身体,是我疏忽了,我出门前应该摸摸他的额头。”

“事情都是人做出来的,而不是嘴上说出来的,我对你不抱什么大希望,只要你好好照顾我们家的乖孙子,别的事情只要你做的不过分我都可以既往不咎。”柯欣琴并不是不罢休,让言雪这样表面看上去温柔善良,胸无城府,暗地里面却不光彩的人带诺诺她是多番考虑的。

之所以这样一直喋喋不休的警告言雪,她就是为了让言雪心中不敢有任何的松懈。

“伯母,你一定是误会我了,我从来没有做过让顾家抹黑的事情,自从我踏入顾家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自己是什么身份,我从来不敢奢求不属于我的东西,我希望你不要误会我。”言雪并没有流眼泪,虽然这一招真的很顶用,可她认为这个时候的眼泪说不定会适得其反。

柯欣琴冷哼一声,睥睨一眼:“收一收你的小心思,你的路会好走很多。”

懒得和言雪再继续纠缠下去,发泄完自己心中的怒火,起到了警告言雪的作用,那颗疼爱诺诺的心让她不再这个房间里面停留片刻。

言雪抬头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在自己前面的柯欣琴,心中暗笑,虽然刚才明面上是柯欣琴占了上风,可是在她的心中柯欣琴不过是一只猴子。

对付柯欣琴的招数,她现在根本不需要浪费脑细胞,她早已经摸清楚了柯欣琴这个人的人物性格。

三年!三年的青春她不是白白浪费的。

言雪的脸上在没有任何人注意到的时候,缓缓勾起嘴角,漏出一抹阴森的笑容。

“七七。”一入门,姚兮有一种接近疯狂的状态向房间里面冲去。

她控制不住一个母亲发自内心对自己女儿的关爱之情,尤其是在她刚刚有了那么恐怖的念头之后。

“你赶紧放开七七,你再不放开她,她都不能呼吸了。”宋莹莹着急忙慌地说着,脸上刚刚敷上的面膜都被她毫不犹豫的拿了下来。

惊慌失措的姚兮恍然间好像听到了宋莹莹的声音,渐渐松了自己的双手,然后一脸惊恐的看着七七,眼神中又含着对七七的宠爱之情。

“妈咪,你怎么了?”七七显然受了惊吓,可是她伸出了自己那双肉乎乎的手摸向了姚兮的脸颊,一瞬间,姚兮的眼角不自觉地流出了一滴泪水。

这滴泪水,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妈咪。”看到这抹眼泪,七七显然更加着急了,眼神中也担心的流出了眼泪。

“你别这样吓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宋莹莹加重了声音,心急如焚道。

一时间,姚兮从自己刚才那个恐怖的思维里面跳跃了出来,一脸认真的模样看着七七:“七七,我们暂时不去幼儿园了,等到以后再去好不好?”

这是她内心下的决定,她不敢认真去想言雪现在的真实面目,三年前她对自己的做的事情丝毫不留情面,她可不认为现在的言雪会留任何的情面给自己。

现在的她对于她来说,是一个没有任何关系的陌生人。

七七愣了愣神,十分乖巧:“好。”

到这里,姚兮才深深的松下了一口气,脸上的紧张之意也缓了很多。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