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诊所司马静如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医生,我……我想让你帮我取个东西。”“嗯?取东西??”看着老王疑惑的表情,司马静如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在……在我那里面,就是一个跳蛋……然后……然后拿不出来了。”说完这话,司马静如直接羞的把头埋进了胸口。老王看着对方的模样,不由得为之一呆,尤其在那低头的一瞬间,胸前的那一对圆润更加饱满起来,再加上之前被水打湿的衣物,蕾丝之下的一片白皙都露了出来,异常诱惑。

2019-11-7 10-52-07.png

精彩内容:

“有,有,谁的没有,也应该有老舅妈的呀,哈哈”郝利赶紧把烟递给了老舅妈一盒。

“不行,这外国烟,我也要尝尝,给我一颗”郝利的二舅妈本来不抽烟也要尝尝。

“不会抽烟,要它干啥,都浪费了”郝利的三舅妈说。

“怎么能是浪费呢,抽了就不浪费,要不你也来一颗”郝利的二舅妈说。

“我可不来,一股子味”郝利的三舅妈还在面前划拉了两下驱赶一下面前的烟味。

“就是,不抽,是你没那口福,这烟还挺冲”郝利的老舅妈一边抽烟一边说。

“是挺冲的,这叫什么烟呀,都是外国字”郝利的二舅问郝利。

“这叫绕亚篓子,是那的地产烟”郝利说。

“什么篓子?念起来还挺憋嘴的”郝利的小舅妈说。

“绕亚篓子”。

“你管它啥篓子呢,能抽就行呗,这烟多少钱一盒呀?”郝利的老舅问郝利。

“一磅多”郝利说。

“这烟这么便宜呀”郝利的二舅惊讶地说。

“在人家当地算是便宜的,可是按现在的汇率换成人民币差不多二十了”郝利说。

“啥,这么贵呀”郝利的老舅妈也惊讶地说。

“来,来,快吃菜吧,抽烟也不顶饿呀”郝利的妈妈对大家说。

“就是嘛,吃点总比抽了强”郝利的三舅妈说着自己的道理。

“这你就不懂了,土地老吃烟灰就有这口神瘾”郝利的老舅妈很悠闲地说。

“对,对,这叫,烟酒不分家”郝利的叔在一旁说。

“对,对,来,还是喝酒吧”郝利的老舅说。

“来,来,喝”。

“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