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逸老师和夏露露同学

顾逸伸手将失神中的少女揽进自己的怀里,他转手拿过那张考了零分的试卷。“恩。特别棒。填空选择全部都填写了答案还是考了零分。”顾逸说话的瞬间,夏露露身上瞬间充满了男性的气息,她小脸一红,不敢说话。男人冰冷的手伸进少女的上衣之中,他直接袭向少女硕大的胸,手指揉捏着乳头,“舒服吗?”夏露露身体瞬间软了下去,她平时对自己肥大的胸部感到懊恼,因为这对胸部太大导致买文胸不方便,而且特别的敏感,自己一模都能软了身体,更何况是另外一个人。

2019-11-9 10-25-17.png

精彩内容:

“哈哈,我就说吧,这个地方就是我住的小区。没想到啊,竟然有人敢在我的小区里作奸犯科,还真是不给我西京警花面子哟。”女警一下车,就兴奋了起来。

听这话里的意思,她应该也是住在这里。只是她这语气,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警察啊。

“咳咳,方璐,你镇定点。”旁边的一位中年警察有些看不下去了,提醒了一声。毕竟她这个样子,真不知道是来办案的还是来幸灾乐祸的。

中年警察看着这里的情况,走上去问道:“我接到报案,你们这什么情况?”

这时,躲在门岗室的打手连忙跑过去,指着韩笑,急忙说:“警官警官,是我报的案。我们来这里买东西,没想到这个小卖部老板见财起意所以打劫我们几个。”

对于这个小打手的颠倒黑白,韩笑听得是目瞪口呆。

“哦,这样啊,直接带走不就行了。这几个伤重的,先送医院。”所谓的西京警花可懒得管那么多,虽说这个案子是发生在自己住的小区,可毕竟只是一桩小案,没意思。

中年警察可没那么粗心,看着地上的钢管铁棍,望向韩笑:“你来说说怎么回事?”

韩笑摊着手,随意的说:“难道这局势还不够明显吗,这些人是我打的,没错。不过我只是正当防卫,你们见过来小卖部买东西带武器的吗?”

这时,方璐无聊着走进店里四处观察起来。

反正她平日里早出晚归的,对这个小卖部一点印象都没有。而且,在她眼里,这个韩笑比倒在地上那些人看起来更像坏人。毕竟,只有他是站着的,其他人都是躺着的。

中年警察见状,只好说:“你们全都跟我回局里吧。”现在这样情况,必须要带回去录口供。哪怕他只是正当防卫,也要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韩笑摇摇头,笑着说:“对不起,没时间,要睡觉。”

苏月盈叹了口气,原本在这个时候她是不想出面的,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她再不说句话,只怕他真的要被强行带进警局了。

“你个大变态臭变态死变态。”这时,后院突然传来方璐的叫骂声。

没一会的功夫。

“终于抓着你这个死变态了,敢偷本小姐的内衣,真以为我西京警花好欺负的不是。”只见方璐怒气冲冲的从后院走了出来,右手还拿着一条蕾丝内裤。

韩笑虽然对她的叫骂一头雾水,但对这个内裤却有点印象……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哦,今天风大,这个内裤不知怎么就刮到我后院了。我本着雷锋的精神没有藏私,只是挂在了后院,还准备贴一张失物招领呢。”韩笑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她性感的身材,特别是胸前的波涛。

同时在心里感慨着,这种女人还真不是一只手能掌握的啊……

方璐冷哼一声:“编,继续编,我看你能不能给本小姐编出一朵花来。今天你要是编不出一朵花,本小姐就先揍你,再把你给法办咯。”

韩笑问道:“揍我和法办有什么区别吗?”

方璐嘴角上扬,露出一个充满阴谋的笑容:“当然有区别,揍你是现在揍;法办嘛,就是把你带到局子里,继续揍。敢偷本小姐最喜欢的内衣,我必须让你深刻体验下什么叫做坦白打废,抗拒打残。”

韩笑又拍着额头,今天还真是诸事不顺啊……

“这是我未婚妻,你觉得以她的姿色身材,我需要去偷内衣吗?”韩笑见自己也没法解释得清了,只好拉出苏月盈这个挡箭牌了。

反正有现成的挡箭牌,不用白不用。

再说了,之前自己不也被她用了一次?现在自己反用她一次,也算是扯平了。

“这应该是个误会。”苏月盈对韩笑并不了解,不过从他屡次拒绝自己来看,他也应该不是这样的人。

“这是你未婚妻?”方璐打量着她,眼神里满是怀疑:“我不信。”别说她不信,就连其他两个警察也不信。一个小卖部的老板,有这么漂亮的未婚妻,这说出去连鬼都不信好嘛。同时,他们也越发怀疑韩笑了。